神笔侠现世  

 

 

  白傲摆摆手,说道,“刚才使用第十七式,超过了我的能力,后来了结魔煞的那一击又消耗过度,所受到的反噬,我大限将至了。”林昊天心下大惊,自从白傲收留他以来,他就将白傲看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怎能不震惊!林昊天刚想说什么,白傲却打断了他,“昊天,以后的路你就只能一个人走下去了。刚才…我使出的第十七式……咳…咳……其实…不够完善,咳…咳咳…我现在就……将真正的…咳…咳咳……第十七式,咳咳…传给你,你…咳咳…坐到……我前面来,我…把我的……咳咳…感悟…传给你。”

  白傲手中决绝不停与血枪碰撞,冷笑道,“你还发得出弑神枪么?”

  现世污浊,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看似平静的世界下,隐匿着蠢蠢欲动的混乱。在这不公平的所谓平等下,有一群为了真真正正的平等而奋斗的侠士,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人们只知道他们共同的名字——现世隐侠!木剑,足以斩断子弹;剑速,远远高于枪速。他拥有天赐神速,为人间不平而战,死在他手下的人在他看来都是该死之辈,他的手中有两把剑,一把来自地狱,一把来自天堂,在天与地的指引下,他从一个孤儿变成了一个剑客,他的名字是——林昊天!这个名字在穷凶极恶之徒的耳中象征着死亡,却很少有人能认出他。得罪他的人,他也会赋予死刑,因为他很少主动得罪其他人,有仇必报——这是他的性格,不可违背……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他的第一把剑便是在这一天所得到……2125年7月24日,清水镇太阳灼烧着世间万物,天空也被染红,没有人在外走动,林昊天正待在他从小所在的一栋房子里练着他师傅教他的剑法。他的师傅是20年前将这天魇星闹得天翻地覆的剑魔白傲,他所传授给林昊天的正是他当年闯遍天下的剑法——死亡魔魂剑。这套剑法分为16式,每一式都有独到之处,也都有其不足之处,还有一式传说中的第十七式剑,白傲用了数十年的光阴也没有收获。而现在林昊天学会了每一式的形,只有第七第八两式具备意,毕竟剑意多数要在战斗中领悟,而白傲希望他走出自己的路,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然而死亡魔魂剑最注重的却正是剑意,这套剑法练到极致,单单凭借剑意就足以致人于死地。“师父,你来了。”看见一个白发老人从房内走出,林昊天收了剑打招呼道。“嗯,昊天啊,你的剑练了也有十二年了,当初我在发现你的时候看见了我的影子,同样是孤儿,同样的倔强,同样的坚强,你那时八岁,现在应该有十八了,我帮不了你太多了,以后就靠你自己了,我这里有一把剑,它所蕴含的力量十分强悍,希望你能善加利用,不要重蹈我当年的覆辙。”白傲慈祥地说着,将手里的黑色剑鞘以及其内的长剑递给了林昊天。林昊天接过长剑,将剑从剑鞘内拔出,右手握剑,左手在剑背上滑过,只见在剑柄上有一团天蓝色火焰图案,剑长两米四,剑身厚度居中,但是那股剑意令人胆寒,不过也只是胆寒而已。“多谢师傅!”林昊天如获至宝,越看越喜欢,当下对着一旁的一棵活了数百年的参天大树挥舞而去,只是随手一挥,直径达十米多的大树就被剑气砍倒在地上,“师父,这把剑叫什么名字?”白傲捋了捋长长的白胡子,笑道,“天炎狱火剑。”白傲话音刚落,就有人闯了过来,闯来的人有二十多个,其中一个一袭红袍,年纪和白傲相差不大,其他人都是军装,且每个人都有一把枪,都带着黑色的面具,只听见那一袭红袍的老者大笑道,“白傲,我们之间是时候分个胜负了!”“哼,”白傲冷哼一声,“你这十几年来三天两头往我这跑,台词也不换一句,听的我都有些不耐烦了。怎么?这次多带了几个人就想解决我不成?”“看着吧,之前顾及到你那徒弟太小,为了让你安心上路才没有动全力,这次我必取你命!”红袍老人说道。“昊天,看好了,看我今天正式使用死亡魔魂剑的十六式剑法来解决他们!”白傲说道,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散发无穷杀气的的黑金所铸之剑,“魔剑——决绝!”“剑魔白傲,你我之间,二十年的仇怨是时候了结了!”红袍老者手中也在无声无息间多了一柄血色长枪,“今天就看看是你剑魔白傲的魔剑决绝强,还是我魔煞的血枪弑神更强!”“死亡魔魂剑,十六式——杀气冲天!”“弑神枪!”一道黑光一霎而过,与一道红光撞到一起,掀起了无形的气浪,四周飞沙走石,林昊天等人站也难以站稳,不过也只是持续了一小会,两道光一触即分,白傲嘴角溢出鲜血,却勾起一抹笑容,“你输了。”魔煞倚着血枪半跪在地上,抹去嘴边的鲜血,冷笑道,“是么?二十二亡命枪手,摆天离枪杀阵!”“是!”剩下的二十二人应了一声,便围住了白傲,每一把枪的枪口都对准了白傲,拉开了保险,犹如一条二十二张嘴的毒蛇瞄准了白傲。白傲仰天大笑,随即说道,“你们未免太小看老夫了!死亡魔魂剑,第一式——死意滔天!”刹那间,二十二把枪也全部对白傲开火,只是令人惊讶的是,每一发子弹大都在距离白傲一米的地方就化为灰烬!白傲右手举剑,怒喝一声,一层无形的气温向四周扩散开来,犹如一道龙卷风以白傲为中心转动,“第四式——魔风龙吟!”白傲将剑往天一指,只见白傲身前形成了一条黑龙的虚影,隐隐传出龙吟之声,白傲一剑斩下,空间似有裂缝出现,只是并不明显。“白傲!”魔煞怒吼一声,“吃我一枪,灭佛枪!”说着,魔煞避开剑气,握着血枪一枪刺出,刺向白傲,白傲将剑挡在身前,恰好挡住了充满杀气的血枪,“魔煞,这么多年了,你的枪术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十三式——天地葬歌!”“白傲,你也好不到哪去!”魔煞收了枪,枪尖向下刺入地中,“镇魂枪!”林昊天看着二人一招一式的对决,不知不觉感受到了剑意,百兵之王,唯我独尊的剑意!“天下苍生皆蝼蚁,生死只在一念间。”林昊天喃喃自语,“这就是死亡魔魂剑第一式的剑意!我明白了!”林昊天拔出天炎狱火剑,“第一式——死意滔天!”天炎狱火剑被高高举起,一层无形的气纹扩散开来,四周的二十二个枪手尽数喷出一口鲜血。白傲和魔煞也看到了这一幕,白傲大笑道,“好,不愧是我白傲的徒弟。”“哼,二十二亡命枪手,你们什么时候连个刚成年的小孩都打不过了?速摆天离杀阵!”魔煞怒斥道。“是!”二十二枪手应道,随即围住了林昊天,十一人在内围成一个圆,十一人在外弥补里面十一人的缺口,形成了又一个圆。二十二人的枪已经被之前林昊天所发出的第一式死亡魔魂剑所毁,当下每个人都拔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冷兵器,一步步向林昊天逼近……

  “哼,你是不是忘了我的二十二亡命枪手?”魔煞冷哼一声,随即下令道,“剩下的十八亡命枪手,速来助我!”

  “白傲,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再使用其他的剑式,我只要再发一招弑神枪,你就死定了,你还不认输?”魔煞狞笑道。

  白傲手中的决绝迎了上去,与灭世枪雨撞到了一起,两道气场撞击在一起,林昊天和剩下的十八个亡命枪手尽数喷出一大口鲜血,将目光转移到白傲和魔煞的战场。决绝上的光彩不断变化,金色,绿色,青蓝色,红色,黄色,黑色闪烁其中,林昊天还隐隐看到龙与凤的虚影,那是白傲在不断的换招所形成。“这就是第十七式么?”林昊天暗想道,“把前十六式完美地集中为一剑,师傅这里虽然换招快若闪电,但终究不是一剑,只是以巧妙的方式将那十六剑连续的使出来,使其看起来像是一剑罢了。”此时白傲的决绝已经破开了枪雨,与魔煞手中的血枪撞到了一起。

  白傲和魔煞战斗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谁分心则谁败,在林昊天冲出包围的一瞬,白傲与魔煞本来难分难解的局面在这一瞬决定了胜负,林昊天所使用的死意滔天与白傲同出一源,对白傲的影响也更小,虽然差异很小,但高手过招,只要有差异,即使再微小也足够决定胜负!“十六式——杀气冲天!”魔煞当即便被这一击打到吐血,“白傲,今天,我要你必须死,禁忌——灭世枪雨!”这一刹那间,血枪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最后变得无穷无尽,向白傲刺去,每一把枪都给白傲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而且每一把枪都让白傲感到危险的气息。

  “师父!”林昊天悲痛至极,养育自己多年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白傲拭去林昊天脸上的泪滴,“昊天,有生必有死,咳…咳咳,不必太过伤心,现在…咳,咳咳…闭上眼睛,我…咳…咳咳…咳咳……将对第十七…咳……咳咳…剑的感悟…咳咳…从你的咳…咳…咳咳咳……百会穴传给你,会有点痛,忍一忍,就好了。”说罢,白傲右手手指伸出,点在林昊天的额头处,由于百会是一大死穴,白傲即使没有太过用力,但在内部还是会使林昊天感到疼痛,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林昊天睁开了眼,因为他感到白傲所要传给他的,他都明了了,当他睁开眼时,白傲也收回了手指,“昊天,以后的…咳…咳咳…咳咳…路,就靠你自己了!记住,侠与魔,只在一念间!不要…咳咳…咳咳咳…咳咳…重蹈…我当年的…覆辙!”说完,白傲倒在了地上,再无气息。

  “师父……”林昊天落下了眼泪,但还是照白傲所说的做了,他知道只有听白傲的才能让白傲去的安心,“既然救不了师父,就不能让师父有所遗憾!”

  了结了魔煞,决绝飞回白傲手中,白傲将剑刺入地下,倚剑而立,林昊天在冰封了十八亡命枪手之后,看到魔煞被了结,白傲倚剑而立,随即一式炎爆九天了结了这十八个人,冲向白傲,“师父,你怎么样了?”

  十八个亡命枪手中一个握着斧头的人走上前去,“你还没有那个本事!”说罢就是一斧落下,林昊天手一转,挡在了上方,恰好挡住了这一击,那斧头却继续向下压,此时那人对着另外十七人说道,“你们快走,去帮老大,这里我挡着!”其他十七人闻言,纷纷向着魔煞冲去,林昊天怒喝一声,震开了斧头,吼道,“一个都别想走,第七式——寒冰封天诀!”林昊天握着天炎狱火剑从下往上一挥,长剑指天,冰封四方!十八个亡命枪手纷纷停下了行动,但对白傲与魔煞没有造成太大影响,魔煞感到了一丝冷气,随即目光便转了过来,看见被冰封的十八亡命枪手,知道大势已去,心中萌生退意,“白傲,林昊天,我和你们势不两立!”当下就要逃走,收了血枪,转身而去,白傲哪里肯放过他!大喝一声,“去!”手中决绝飞出,刺中了魔煞的心脏,魔煞当即倒地,断气而亡。

  林昊天陷入天离杀阵,但却只领悟了第一式的剑意,而且对于唯一一个领悟了剑意的第一式,林昊天也还不能做到收发自如,面对天离杀阵的威胁,林昊天别无应对之法,他能想到的唯有以杀破杀!手握天炎狱火剑,他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吧,今日不是你们死,便是我亡!”林昊天手握天炎狱火剑,冲向二十二人中的一人,一剑斩下,被那人挡住,随即就有七人立刻攻向林昊天,林昊天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手中长剑刚被震回手中,便改变角度,回身一扫,一剑扫过,立刻就有四人应声倒下,没了呼吸。但与此同时,林昊天硬挨了其他三人各自的一击,“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踉踉跄跄地向后倒去,林昊天刚刚站稳身形,便有六个拿剑的人斩向林昊天,林昊天用天炎狱火剑勉强接下了这一击,震退了那六人,之前砍了林昊天的三人又冲了过来,一人拿刀,一人握剑,一人使斧头,林昊天急忙退后,斧头离林昊天头部仅有一厘米,刀与剑都在林昊天的衣服上划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好险!”林昊天心惊道,“接下来我要反击了!第一式——死意滔天!”无形气纹再次散开,四周剩下的十八亡命枪手全部受到影响,身形一滞,就在这一瞬间,林昊天动了,凭借他天赐的神速,这一瞬,足够他逃出包围圈!

  此时,在林昊天看不见的黑暗处传来一声林昊天听不见的叹息。发出叹息的是一个黑袍人,在林昊天将白傲埋葬后,那黑袍人喃喃自语道,“白傲老兄,你这是何苦……”话音落下,黑袍人又隐入了黑暗中。

  生死一瞬,白傲脑海中死亡魔魂剑一到十六式一一闪过,最终让白傲发现了这十六式剑法的贯通之处,“原来如此,可以没能早点悟透,以我现在的力量,要施展这招还是太勉强了。”白傲叹息道,“算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第十七式——天穹-鬼神诀!”狂风大作,鬼哭神泣之声犹如从天外传来,天色变得灰蒙蒙的,仿佛末日!

书评(25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