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突然发生在一颗名叫神星星球的故事,妖之起源,妖字一种象征奇特不可思议,希望能各位希望能叶子小说…… 妖之起源之阿巴拉星球前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阿巴拉此时正在屋子里在火灶旁一边做着香喷喷的香粥饭,一边表情疑惑地,看着在桌子旁,边洗漱边不断发出咳嗽的母亲——阿莲娜。。

  抬起头阿巴拉的脸上突然有些悲伤,在心里心想:“我是不是不是娘亲的孩子,要不然,为什么娘亲要对我一直那么排外,不告诉我缘由。”

  看到阿巴拉欲把窗帘全部拉开,母亲阿莲娜的面色立刻变得不悦起来,语气不悦生气的出口说:“巴拉,你这是要干什么?咳咳。”阿莲娜似乎是因为动气,因此情不自禁地又咳嗽。

  风轻轻地吹着,大片大片的松木林针状树叶迎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心里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为什么。

  虽然不是很痛,然而阿巴拉不知道为何,感觉到心里,有些心痛。那毛巾残留的水分让阿巴拉的脸感觉到一抹湿润的感觉,同时鼻子还嗅到了一抹水的味道。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那感觉还有那味道,让阿巴拉的眼中,配合上心痛情不自禁地有些想溢出泪水。

  也是,虽然地处森林,食物很丰富,可是米饭类等粮食是人类社会才有,原始森林可没有。小木屋里除了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及一副桌子椅子以外,还有的就是火灶上的铁锅及一些餐具,还有一衣柜等,家里就没有其他什么东西,看起来挺拮据。

  “虽然娘亲那样子对我,虽然娘亲样子对我……”阿巴拉,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一抹愤懑,一抹名为十分不甘与委屈的愤懑。“我还是要对娘亲好些。”阿巴拉想到了刚才自己让娘亲出门的那一幕。

  表情有些疑惑,接过木碗阿巴拉出口说:“咦!娘亲,怎么了,香粥为什么不吃完,今天香粥巴拉觉得煮的不错,难道是香粥不好吃?”

  轻风吹拂,如温柔母亲的双手,轻柔的抚摸在大地;原始松木林中,空气中,自然而然地弥漫着一股松木香;早晨的太阳很晴朗,有一座古香古色,外表有些沧桑,且还攀附着褐绿色的藤蔓,此时正白色炊烟袅袅,坐落于一片差不多有两亩地大小的草地上。

  自己所吃的小木碗,其中也有剩下很多香粥。阿巴拉和阿莲娜一样,同样也是没有胃口吃下饭。“我之所以吃不下饭,是因为心情很不好,真很不好,因此吃不下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娘亲也吃不下饭。娘亲的心事,究竟是什么?”

  蓝色皮肤的阿巴拉和阿莲娜都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美,只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巴拉,如今看着阿莲娜心里很疑惑。

  “咳咳。”耳边一直环绕着娘亲的咳嗽,阿巴拉表情有些担忧地出口说:“娘亲,那个,你老是咳嗽,要不我把窗帘拉开点,让新鲜空气好进来,让你这咳嗽病能缓和一些。”

  看着驱兽香阿巴拉在心里心想:“娘亲要求阿巴拉刻意而为的,那就是离开家的时候,绝对绝对要拉开窗帘全部,同时再点上驱兽香。”

  来到了窗户面前,阿巴拉一下子就把窗帘给全部拉开,同时转身到家里一角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了一根类似于香的东西,把香的头置于火灶内点燃,当点燃后又把香插在了位于屋子中间地板的缝隙上。

  阿莲娜无视阿巴拉的话语,突然咳了两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语气很是不悦地出口说:“巴拉,还不快点把窗帘给我重新拉上,还不快点听娘亲的话,把窗帘给我重新拉上,这是家里的规定你不知道吗?巴拉,你真是个坏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你就那么叛逆,不听娘亲的话。”

  “娘,娘亲,为什么,为什么在家的时候,你就只允许家里的窗帘顶多拉开三分之一,让屋子里的空气得以流通就行了。才拉开三分之一而已,家里的空气说真的流通到底能够流通多少。自巴拉三岁懂事以来,不,在阿巴拉还没有懂事之前,娘亲你就每天也这样过。多少个日夜让娘亲你都因此得上了疾病,因长期处于空气不是很好,因此得上的咳嗽病,昨夜娘亲,巴拉又被你的咳嗽所吵醒了许多次。娘,娘亲,还是把窗帘给拉开吧!让屋外的清新空气能够大量进来,和屋子里的空气能够很好的交换。前两年娘亲你的咳嗽病还好些,只不过这两年,娘亲你的咳嗽病,是越来越不好。不想让你的咳嗽越来越不好,娘亲,巴拉求你,巴拉恳求你还是把窗帘拉更开些好吗?”

  “风雪会飘进屋里来,有时候会搞的比动物在家里乱来还遭。”

  使劲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被不好的情绪所控制,阿巴拉在摇着头的同时强迫自己想其他事情,一丝疑惑,又浮现于阿巴拉的脸上。

  “扣扣。”一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当打开门,阿巴拉看到了阿莲娜拿着一个还剩下很多香粥的木碗,递到自己的跟前。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阿巴&惑,又

      使劲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被不好的情绪所控制,阿巴拉在摇着头的同时强迫自己想其他事情,一丝疑惑,又浮现于阿巴拉的脸上。

  •   “&着眼中

      “我只有娘亲一个亲人,我只有娘亲一个亲人。”阿巴拉,心想着眼中有一抹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只不过又不知道为何,又透露着一抹似乎很深很深的伤感,一抹名为很孤独寂寞的伤感。

  • 被阿巴&拉拉到

      听到娘亲不悦的声音,‘哒’,窗帘被阿巴拉拉到一半停止了,转身阿巴拉表情一片很是疑惑得出口说:

  • 已经猜&了答案

      不知道是否是早已经猜测知道了答案,或许是其实根本不知道答案是什么?那灰色黯然的眼神,诉说着一个小孩子,真的真的很伤感的,‘灰色世界’的痛…………

  •   在&心里心

      在心里心想着为什么的同时,阿巴拉同时还把视线投向了窗户处那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

  • 有些不&的忠告

      听到家里的规定这五字,阿巴拉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悦起来,也不知道为何。手拉开窗帘使的劲很大力,似乎娘亲的忠告对于阿巴拉来讲就是耳边风。

  • 莲娜表&情有些

      当阿巴拉来到窗户边缘,伸手欲把那厚厚的布质蓝色窗帘拉开的时候,阿莲娜开口说话了。只见阿莲娜表情有些焦急地,松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语气焦急地说:

  • 病,老&成为了

      突然停下摇头,阿巴拉表情疑惑地在心里心想:“娘,娘亲,为什么宁可家里的空气不好,导致呼吸道疾病,老是咳嗽,还一直不让拉开窗帘,一直不让拉开窗帘让呼吸道疾病越来越严重,甚至从轻病成为了重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