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平凡普通的人,他穷,他“蠢”,他丑,他矮。  一个“的美丽”的世界,自由的,自由的,自由的。  人人都会觉得他蠢——蠢的去帮组别人,蠢的切记付出,蠢的去主动做事情,这个社会人们早了他不在私的能奉献,帮组别人了,勤劳朴实?努力?奋斗拼搏?私的?帮组?呵呵,人们只我,陈也99,性别男,爱好女,九零后,未婚,有意者电联~电话5425054250。

  “哈哈”众人一阵哄笑,因为陈诚在众人心中一直是蠢蠢的,比如陈诚经常帮助杨雅,帮她扫地啊,给她钱吃饭呀。那是众人还都说蠢蠢欲动啦,纷纷嘲笑陈诚,只是后来同学们才发现除了杨雅,别的人他也帮而且别人给他钱他也不要。总是单纯的傻乎乎的去帮助别人啊什么的。

  “呦原来是蠢蠢啊,好吧就打你那去吧。”段子欢喜说道。毕竟陈诚身体比杨雅结实啊!

  “慢着,还是打入我那吧!”一直看着事态发展的陈诚喊到。

  “叮叮叮叮”这时老师的手机响了起来,上官老师接完电话便走上了讲台。

  本人还是第一次尝试着写小说,希望读者可以多多给予支持和宽容。(好吧,感觉自己想多了,其实读者都是迫于我的帅气外表和美好人品吸引才去的朋友亲戚。)作为一个年轻淫,一个有志向,有理想,有报复,有目标,好吧其实四个词是一个意思,我承认我在凑字数。嘿嘿~有种你来咬我啊,,哈哈哈哈~本人正在无耻的淫笑中……

  想着想着,杨雅就睡着了,她坐在陈诚旁边,趴在了陈诚的身上因为他需要第一时间知道陈诚醒了。

  “不好意思,老师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实验。也可以开展一些创新实验哈”说罢,便离开了。

  陈诚之所以会替杨雅去承受这一针是因为他知道这一针极痛,而且有可能半身不遂,他之前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替他。只是性格使然,蠢蠢的陈诚虽然在外围关注着这一切,但还是去了。

  细胞融合是一件很基本的技术,如今细胞融合已经应用在所有的植物生产中了。在融合过程中人们已经可以对性状进行选择性表达的操作。比如选择性的让桃树和花生融合的性状表达为桃树的树枝和根系并要求花生长在桃树根上。当然这个选择性表达的完成还需要后续的基因选择性保留和舍弃,这是后话,现在他们学生毕竟进行的只是融合。

  “这些够不够”陈诚爸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医生,在通讯中得知自己儿子晕倒在实验室时陈诚爸便带上了毕生积蓄。

  当然植物和植物的细胞融合已经很成熟但是动物和植物,动物和动物的细胞融合却一直没有取得进展。因为在植物融合后可以通过组织培养获得植株。可是动物和动物,以及植物和动物的细胞在融合之后却不能获得个体。

  “杨雅,给你100卡,给我做实验宿体”段子,貌似征求,却死死的盯着杨雅。

  杨雅,班里的最后一名,穿的破破烂烂,长的也不高,经常污漆嘛黑的脸。一点也不像一个女孩,长的也特别瘦弱。因为有国家补助,要不然她不可能来读书。只是,出身贫寒的他来到学校几乎就是受人欺负的。班里的事当然她做因为其他人嘛给钱呗。如今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是明码标价的,所以没钱的她就只能自己做了,扫地,拖地,抗水,等等。现在他正在角落里收拾实验器材,听到段子的话,不得不赶紧过去。

  “好吧,我试试!但是我不能保证能治好。”医生心里想不要白不要,嘿嘿!反正随便搞搞呗。

  “体内器官都已在衰弱中”医生说道,“这恐怕我治不了啊。”

  另一边,杨雅回到家便告知父母在学校的所有事情,杨雅父母觉得很过意不去,于是带上了所以积蓄来到医院,并把所有实情告知陈诚爸妈,说罢。当得知陈诚九死一生时,还提出杨雅和自己都将要报答陈诚,杨雅父母和杨雅会照顾陈诚爸妈一生。至此,杨陈两家似乎融合成一家,陈诚爸爸妈妈没有抱怨也没有反对。

  班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围观着,段子则拿着已经融合好的细胞在思考着,之后看向了角落里的杨雅,露出了微信。

  大约过了半小时,陈诚的父母赶来,看到陈诚便把他送往了医院,而杨雅,陈诚爸则问到了她的爸爸通讯号码,告知杨雅马上就回。便让杨雅回家别让父母担心,便走了。陈诚爸骑着电驴载着陈诚和陈诚妈来到医院,还好是大晚上的人不多,只是人不多也没法再排队了,陈诚爸感觉陈诚的呼吸越来越衰弱。

  陈诚爸给挂号员一大比钱,又说了一些话终于跳过繁杂的过程直接去了病房,又等老半天没医生来,陈诚爸也清楚如今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因为世界以钱为尊,像这样医院的单位要不断收钱也是正常。这也是陈诚爸妈平常有病不上医院的原因,包括陈诚也是。只是这一次,诶,陈诚爸又去给医生一笔钱,这才来给陈诚看病。

书评(94)

我要评论
  • 是蠢蠢&啊,好

      “呦原来是蠢蠢啊,好吧就打你那去吧。”段子欢喜说道。毕竟陈诚身体比杨雅结实啊!

  • 边,至&人,除

      伴随着剧痛之后陈诚晕过去了,而其他的人早已离开,只有杨雅一直守在他身边,至于其他人,除非给钱,呵呵

  •   “&验哈”

      “不好意思,老师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实验。也可以开展一些创新实验哈”说罢,便离开了。

  • 学哈,&。”说

      “同学们,都看清楚了吧!”上官老师问到,“没看清楚的问同学哈,下面自己操作。”说罢,他便开始四处转悠起来,不时的给一些学生指点。

  • 雅只能&班待下

      杨雅只能答应,试想一个无钱无势的她,要想继续在这个班待下去能拒绝吗?

  • 注射器&的脊髓

      想罢,段子便拿出细胞注射器吸取细胞后正准备插入杨雅的脊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