盅雕与狰  盅雕娃娃  盅雕baby  盅雕的电视剧  盅雕是什么电视剧里的  盅雕怎么读  盅雕吃自己的孩子  盅雕食子  盅雕山海经  盅雕  

 

 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日有死之山,上无草木,多沙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循行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日盅雕,其状如雕而有触手,其音如婴儿之音,是故可长生不老,是食人。 盅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一山洞。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洞壁上开始出现壁画。阿辉把火把朝墙上凑近了点,方便大家观察,壁画清晰可见。这里跟外面的山洞不同,别说植物,连苔藓都没有,空气中虽然潮湿的很,但是洞壁上没有一丝水迹,壁画光鲜亮丽,就像是刚画上去一样,画的内容像是远古时代的某种仪式。

  “这丫的还真是阴魂不散,说他他就来。”阿虎吐了口唾沫。

  戴依依拿开阿辉身旁的书,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偌大的白墙被书架遮挡住的中间有一扇朱红色的大门,把手是两只骇人的怪兽,其状如雕而有触手,门上交错的贴了无数张“禁”,似乎里面藏有食人的怪兽一般被封印起来。

  “是一样的!”阿虎说道。

  “看来那个东西出现了。”

  “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曰有死之山,上无草木,多沙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盅雕,其状如雕而有触手,其音如婴儿之音,其心可长生不老,是食人。”

  阿辉抬起头,眼神闪烁,忍住心里的波动,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既然是熟人,那应该也知道老爷子花了一辈子也没找见。”

  “嘿!你丫的给辉哥看了什么?!”阿虎跑上前来。

  阿辉皱皱眉没有说话。

  还没等别人说话,阿虎大声说道:“进啊,你看外面这鬼天气,出不去还不进去,难道坐着等死啊?再说了,里面又没人,怕什么,难道有鬼不成,说不定丫的我们还能顺个宝藏什么的回去,气死李波那小瘪三。”

  女人摘下自己的帽子,头发散落下来,黑如瀑布,肤色白里泛红,嘴唇如樱桃般粉嫩,她接过阿虎手上的火把,明眸在观察四周后微微泛出一丝紧张来。“这个山洞不太寻常,门口矗立的巨大峻岩就很蹊跷,山洞内似乎是人工开凿的,大家看洞壁,是不是有凿过的痕迹。”

  海峰点点头,这场风雪真的是来的太突然了,而且似乎没有消停的意思,来时的路已经被大雪封死,只能找其他的方法下山了,海峰掏出手电筒,朝里面走了进去。

  “你丫的找抽!”

  “辉哥!”

  阿辉站起身来。“成交。”

  阿辉点点头,搬起梯子来到书架前,老式的木式书架上已遍布灰尘,一本本发黄的书籍见证了流逝的岁月,书架的最上方,有一个陈旧的木盒子,在积尘的掩盖下,似乎已被人遗忘。

  “合作愉快。”

  “恩。”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头,“&。”

      阿辉点点头,“阿虎说的有道理,我们进去看看吧。海峰还是你打头,阿虎跟在你身后有着照应,依依跟在你们后面,我垫底,没有问题就出发吧。”

  • 住吐槽&通往鬼

      阿虎忍不住吐槽道:“这丫的破地方难道是通往鬼门关的?这比墓里还阴森!”

  • 阿虎抛&了个白

      阿辉忍不住把刚喝的水喷了出来,戴依依朝阿虎抛了个白眼。“海峰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我们再等一等吧,再过十分钟还没出来,我们就进去找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