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秦飞的书名叫《我的绝美冥妻》,是作者北方先生以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老板娘第一次朋友见面就得约我,却有人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死了,那么要和我第一次约会的是谁……...这一切都是幻觉吗?等一下,如果这是幻觉,我甚至都怀疑从我步入大门的时候,我所看到的都是那‘东西’故意给我制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也许我本人还傻傻的站在楼道里,也许面前的女房东也是不存在的。。

咚、咚、咚

这一切都是幻觉吗?等一下,如果这是幻觉,我甚至都怀疑从我步入大门的时候,我所看到的都是那‘东西’故意给我制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也许我本人还傻傻的站在楼道里,也许面前的女房东也是不存在的。

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切都寄托在了那年轻人的身上,他也没在管小女孩了,转身向车的前方走去,突然猛的一跺脚,大喝一声:“都想再死一次吗?”

我准备起身离开,突然,有人在外敲门,我沉浸在回忆中,这冷不丁的一下,吓了我一跳。

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为有这样一个粘人的‘妹妹’感到开心,但我马上就要死了,说生气吧,好像也不是小女孩置我于死地。我叹了一口气,不知该说什么,唯有将生的希望全寄托在年轻人的身上了。

小女孩转身拉着我就走,我差点就摔倒了,不知道这小女孩力气会这么大,只是随意一拉,胳膊感觉都要拽下来了。

二爷爷见我进来以后摆了摆手,让那两人以及大叔伯走了出去。我来到床边,看到爷爷的样子时,身躯一震,爷爷整个脸部肿,嘴唇发紫,一双眼球都翻过来了。

我多想我手中有一把刀,然后疯狂的刺入太阳穴,就像午夜凶铃里,贞子在一步步逼近,那两个女孩精神上受不了一样,开枪自杀了,我也体会到了那是什么感觉——终极恐惧,比死亡都可怕的恐惧。

小女孩身子猛的一惊,差点掉了下去,看来小女孩对眼前的年轻人,恐惧的不是一点半点,明明不是说她,也把她吓的不轻,小脑袋一直摇着,嘴里不停的嘀咕,我不敢了。又紧紧抱着我说,哥哥我好害怕。

显然,那一巴掌就是眼前的年轻人打的,不过相比于那巴掌,我更惊讶他所说的话,他怎么知道我姓秦,在我印象里,我根本没见过此人的。

我深呼一口气,心想这大中午的,也不知道是谁会来。不过当我看到女房东还神志不清的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给盖的衣服也掉落下来,白花花的****着,这场面,怎么看都像是我下药奸**房东的样子。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有了一丝触动,也许我真的对这个比我大好几岁的女房东动情了,俗话说的好,患难见真情,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二爷爷说完这句,就又回房间了,我不懂二爷爷为什么这样说,当时以为是爷爷死了,才会说七月不详,现在看来二爷爷早知道我会遇到这些事的。

我低声叫饿几句爷爷,硬咽着哭了起来,二爷爷也跪了下来,低吼了一句大哥,趴在床沿上哭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我肩膀,我才起来,一看是大伯,叫我出去,说二爷爷找我,我这才发现二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外面。

呜呜

这时,我心间像是有人狠狠捶了我一下,恐惧在逐渐消散,意识恢复清醒,心头又猛的一颤,竟然有点心疼起小女孩了。

还有就是遇到老板娘时,要让小女孩离开我,态度及其不好。现在又有这个神秘人更是想要除掉她,难道这一切都是小女孩所为?

我感觉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累了,真的太累了,还不如就这样死去。我一下子瘫坐在了车板上,心灰意冷,干脆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想也不去问,随便吧,那‘东西’要杀我,也算是费尽心思了。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逼近,&样,开

    我多想我手中有一把刀,然后疯狂的刺入太阳穴,就像午夜凶铃里,贞子在一步步逼近,那两个女孩精神上受不了一样,开枪自杀了,我也体会到了那是什么感觉——终极恐惧,比死亡都可怕的恐惧。

  • 身都在&‘百鬼

    想到此,我浑身都在打颤,爷爷提到了七月、百鬼、还有天等,‘七月’一定就是七月中旬了,‘百鬼’让我想到了百鬼夜行,也许就是明日了,那‘天’呢,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 过来了&了。

    我吓的直后退,是小女孩跟过来了,那个短信也是小女孩故意给我看的,我都快要窒息了,房门每敲击一下,我的心都在跟着颤一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 行干扰&刚才真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是不是小女孩强行干扰我的情绪,让我没有那么害怕,理智了很多。这种感觉我无法用言语去表达,但我清楚,刚才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 ,一个&孩,嘴

    门彻底打开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出现了,怀中抱着半大的布娃娃,我看着小女孩,嘴巴大张,什么也说不出来,意识快要模糊,我知道,也许我就要死了,活生生吓死的。

  • &在哭,

    突然,哭啼声响起,像是一个婴儿在哭,女房东说的都是真的,她没有骗我,那黑手印……我不敢想象。

  • 然有点&了。

    这时,我心间像是有人狠狠捶了我一下,恐惧在逐渐消散,意识恢复清醒,心头又猛的一颤,竟然有点心疼起小女孩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