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朋友见面,她喝多酒死死地缠着他不放。第二次朋友见面,她被继母设计陷害陷入昏迷,他替她出了头。第三次朋友见面,他把她堵在墙角:“我救了你,你怎么恩情我?”当她如愿以偿娶了他后,占脑海浮现白天继母在耳边说的话:“厉家小少爷的确是傻子没错,可傻也不是没好处,你嫁过去不会被欺负,以后可以当家作主。厉家家大业大,厉尘非又是诸多继承人之一,以后你就是厉家少奶奶,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就你这长相,也敢出来撩妹,抱歉,我眼光很高,没那么重口味。”

待瞧见居然是个长相精致的小美女,两眼立马放光道:“嘿嘿,别找了,你眼前就有个现成的男人。走,哥带你去玩点刺激的,保准你整个晚上快活似神仙。”

可即便恨,她还是得嫁,就为了母亲。

想到这,慕星辰不由跌跌撞撞起身,刚走了几步,忽然撞到一个醉醺醺的男子。

她觉得好恨。

一想到她父亲为了利益,将她嫁给厉家傻子,她就气得忍不住想做些出格的事情来报复…

慕星辰眼神有些飘忽道:“谁让你站路中间的?滚开,别妨碍本小姐找男人。”

慕星辰目光悲沉的盯着杯中的酒,漂亮的眸中,蒙上了一层晶亮的泪雾。

慕星辰明知自己得认命,可骨子里的叛逆,却又让她仍旧心有不甘。

男人一脸猥琐的笑道。

慕星辰眼神有些飘忽道:“谁让你站路中间的?滚开,别妨碍本小姐找男人。”

那笔庞大的医药费,不是她这个大学刚毕业的人,能负担得起的。

不知何时,他身后竟站着一名男子。

猥琐男惊呼一声,扭头看去。

更别提母亲长久沉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或者更久。

离婚再迎娶,这一切看似无可厚非,可笑的是对方还带来一个只比她小一岁的同父异母妹妹。

因为这话,她跟家里人发生很激烈的争吵,为此,她的亲生父亲还狠狠抽了她一耳光,说她不嫁也得嫁,否则就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

离婚再迎娶,这一切看似无可厚非,可笑的是对方还带来一个只比她小一岁的同父异母妹妹。

男人一听,多看了慕星辰两眼。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厉家傻&就气得

    一想到她父亲为了利益,将她嫁给厉家傻子,她就气得忍不住想做些出格的事情来报复…

  • 可厚非&,可笑

    离婚再迎娶,这一切看似无可厚非,可笑的是对方还带来一个只比她小一岁的同父异母妹妹。

  • 纪大约&,突然

    男人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得獐头鼠目,突然被撞,有些不爽道:“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 岁的模&,身姿

    年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纯黑色手工订制西装,身姿修长俊挺,五官如雕刻般精致,却极度缺乏表情,神情一片冷肃,看起来像屹立在天地间的王者,令人望而生畏。

  • 不料,&手臂,

    不料,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伸出来一条手臂,用力捏住他的手腕。

  • 着杯中&眸中,

    慕星辰目光悲沉的盯着杯中的酒,漂亮的眸中,蒙上了一层晶亮的泪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