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堂归百度云网盘  画堂归男主角是谁  画堂归小说  画堂归好看吗  画堂归小说免费阅读  画堂归txt百度云  画堂归只今  画堂归txt下载  画堂归全文免费阅读  画堂归  

 

 新书《玉金记》已开,评论交流免费试读……本文清流正剧风。讲的是一介小孤女只身一人报仇的故事……薄薄月光笼罩下的素心庵恰似一位谢了幕的青衣,洒落静穆中带出几分凄切。。

卫宜宁听到身后的哽咽声,恰好念完了经文,就转过身来。

八年前,她的父亲卫宗钊因为调戏逼死宫娥,且是国孝家孝两重孝在身的非常时期,皇上震怒,夺了卫宗钊的爵位并将他流放到万里外的老凌河。

此时的西禅院已经全熄了灯,但还有人没睡。

偷泥鳅的贼站起身,倒好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不知道的还以为夜游神下凡,哪想到居然是个偷鱼摸虾的毛贼。

四月初的清宵,微云淡月。

卫宜宁早起梳洗过了就跪在蒲团上给父母念经,她每天都是念完经后才吃早饭。

冬瓜忙不迭的去了,尽管此时天还没亮。

直到水面重新安静下来,太夫人才缓缓开口:“一条小泥鳅能兴起什么风浪?也值得为她在天子脚下冒险?明心,你是没了头发还是没了脑子?”

说他空有个身架子,文不成武不就,嗜酒成性全无一点儿才干。除了十五岁那年手刃了杀父仇人外,再无一点儿出众的事迹。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双惊天地泣鬼神的巧手。不但能够做出让人欲罢不能的美食,还擅长缝衣绣花。

“哎哎,都好着呢,姑娘别惦记。”林妈忙不迭地说:“我今天来见姑娘一面是想跟你说一句——”

翌日清早,超勇公钟野坐在桌旁准备吃早饭。

“五姑娘!”林妈脚步踉跄的走过来,一把攥住卫宜宁的手,张了好几次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卫宜宁带着爹娘的骨灰回京,因为热孝在身,不便就进智勇公府去,便安排在家庙里继续守丧。

钟野字漫郎,京城中的人都把钟漫郎当笑话讲。

“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公爷最好再弄几篓泥鳅回来,”葫芦坐在窗前一边给钟漫郎缝补衣服一边闲闲地说道:“那东西晾干了烤着吃奇香,用盐渍了久储不坏。”

“公爷,您这是打哪儿弄来这么一篓肥泥鳅?”小厮冬瓜搓着手咽着口水问。

太夫人语气冷峭,如镰刀割过青麦,断茬齐整。

超勇公府早已只剩个空架子,朝廷的俸禄已经停了快十年了。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宗钊带&岁。

    当时卫宗钊带着正妻王氏和一子一女前往配所,儿子福安在路上得天花死了,女儿就是卫宜宁,当年也不过五岁。

  • 鱼篓,&几步就

    这人单手提着鱼篓,几步就跨到了山墙边,高高的山墙被他按着墙脊轻轻松松就越了过去。

  • &只鱼篓

    放生池泛着暗淡的粼光,一只鱼篓被缓缓提了上来,里面已经装满了泥鳅。

  • “平常&哪能这

    “这些泥鳅多半来路不正,”葫芦一点也不替自家公爷遮掩:“平常河里的哪能这么大个头儿?多半是哪个放生池子里的。”

  • 熟悉他&缝衣绣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双惊天地泣鬼神的巧手。不但能够做出让人欲罢不能的美食,还擅长缝衣绣花。

  • 光,笃&传得很

    此时,东禅院还有灯光,笃笃的木鱼声在静夜里传得很远,甚至淹没了踽踽而来的脚步。

  • 手,洁&女儿家

    葫芦人如其名,矮矮胖胖白白净净,尤其是一双手,洁白丰腴,柔弱无骨,比一般女儿家的手还要绵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