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夭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李夭桃 小说下载  李夭桃 小说  李夭桃笔趣阁  李夭桃闲听落花小说  李夭桃讲的什么  李夭桃txt闲听落花  李夭桃txt百度网盘  李夭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李夭桃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虽复活于微贱,却于这乱世中逍遥盛开,携妻之手,坐看天下云生风起,闲听庭院雨落蕉叶庙宇已经坍塌的差不多了,只有正殿还算完好,正中的观音像油漆斑驳,端坐在莲台上的观音大士,眼帘半垂,悲悯的俯看着世间。。

后厨间里正一片忙碌,李宗贵正忙着拆一只半熟的猪头,见李小幺进来,放下手里的尖刀,就要站起来,旁边的白案厨子老方站起来,拍着李宗贵的肩膀示意着:“你忙你的,这猪头铛头急着用呢,我空着,给小幺拿吃的去!”

唉,如今她活在这个世间几乎最底层,皮囊好了才是祸根呢。

老方从汤锅里拣了大半碗羊杂,又从灶头边拿了只烤饼过来放到碗上,连碗放到高凳上,再转过去,盛了碗红米粥端过来。小幺洗了手坐到小杌子上,掂起筷子,深吸了口气,“真香!”

李小幺拉着魏水生出了门,拉着他往金梁桥街过去:“水生哥,咱们从金梁桥街绕回去,我今天发了注小财,有个客人,一份阿胶枣儿,居然给了我二两银子!咱们去成记买一斤荔枝腰子给水生哥你吃,再买一斤胡店的白切肉给大哥,再去张记买个两三斤生炒肺,让二槐哥吃个够!嗯,再买一斤狮子糖,我和贵子哥吃!”

水生哥也真是帅气俊俏,高而挺拔,瘦削若竹,柳眉星目,冷峻中带着隐隐的忧郁,长的好,功夫好,字写得好,能文能武,就连她刚看到时,也口水心水过呢。

温娘子眨了眨眼睛,有些怔神的看着魏水生,对着很魏水生,她反应相当慢。

就是现在,麻烦就不少了,算了算了,不想这个,不能想这个了,一想起从前……她就难过的想流泪,跟从前比,如今这日子,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啊!

魏水生抬手拍着额头,无可奈何的答应着:“好吧,咱们就提一提,人家若不肯,就不能再多说了,这么拿人家的货,到底是咱们理亏。”

贵公子紧盯着李小幺,一直看着她转个弯看不见了,左边的中年男子看着他,低低说道:“一个有趣点的小厮罢了,二爷,咱们此行事关重大,生不得枝节。”

“就这价,我先付钱,让我一个一个挑着拿,水生哥,咱们去试试,也许人家肯呢,不试怎么知道?”李小幺摇着魏水生的手:“再说了,我一天只拿五斤枣儿,又不多,就是一个一个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呆站了片刻,李小幺才继续悠悠然然往前晃。

“太平府果然物华人盛,连酒肆的小厮,也有这样的人品气度。”贵公子缓缓摇着折扇夸奖道,咬字清楚而重,是北地人。

温娘子一枚一枚掂起铜钱,看着李小幺交待道:“从来没做过这样的生意,你可别外头说去,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这生意可就没法做了。”

“二两银子呢!哪里花得光!水生哥,你再陪我去趟温家果子行,咱们跟温娘子再说说拿货的事。”李小幺眯缝着眼睛笑的含义万千,魏水生低头看着她,奇怪问道:“上次不是说好了,让你赊帐,十天一结,这又要说什么?”

温娘子正在里间盘着帐,听到李小幺响亮亲热的叫声,急忙迎出来,抬眼看到魏水生,呆怔了下,脸颊泛起红意,下意识的抬手拢了拢头发。

“咱们现在有钱了,不用再赊帐了,我先给她钱,那枣儿,我要一个一个挑着拿。”

李小幺清脆的答应一声,托着托盘,脚步轻快的往福字甲号雅间过去。

她如今卖枣子,是耍了滑头的,人家一碟枣子是堆尖了卖,她一碟枣子,虽说摆的好看,可比那堆尖了的,正经少了不少。因为这个,她从来不说价钱,只让客人看着赏。

魏水生郁闷的看着李小幺,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幺妹大病一场活过来之后,怎么就变得赖滑至此了?这满肚皮的鬼心思……

李小幺从书里恍回神,忙放下手里的书,端起杯子,将茶一口喝干,跳起来,拉着魏水生的手:“走吧!回家了!”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殿还算&台上的

    庙宇已经坍塌的差不多了,只有正殿还算完好,正中的观音像油漆斑驳,端坐在莲台上的观音大士,眼帘半垂,悲悯的俯看着世间。

  • ”小幺&,一边

    “嗯。”小幺慢慢嚼着饼和肉,含糊的应了一声,李宗贵干净利落的拆完了猪头,一边伸手再拎一只猪后腿过来拆骨,一边转头看了眼小幺,关切道:“没累着吧?”

  • 后头,&周围七

    李小幺个子小力气小,被人群挤在后头,眼前除了一只只伸长的脖子,什么也看不见,只好支着耳朵听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

  • 晃悠悠&和店铺

    李小幺左右转着头,看着热闹,晃晃悠悠慢慢逛着街,正要转进潘楼街时,前面一阵骚乱,路中间的车子急急慌慌的往两边避让,路两边的行人和店铺里的掌柜伙计赶紧跑出来看热闹。

  • 唉,如&乎最底

    唉,如今她活在这个世间几乎最底层,皮囊好了才是祸根呢。

  • 两碟阿&这是最

    李小幺掀起托盘上盖着的雪白夏布,托了两碟阿胶枣儿放到桌子上,垂下托盘,往后退了两步,这是最后两碟阿胶枣儿了。

  • &挑,探

    贵公子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笑起来,眉梢微挑,探头看了看两碟枣子,慢吞吞的问道:“公子我要是不赏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