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枝寒端木雅望  北枝寒的鬼医毒妾  北枝寒小说鬼医本色  北枝寒 凑凑  北枝寒的全部小说  一树春风有两般 南枝向暖北枝寒  南枝向暖北枝寒  北枝寒简介  北枝寒为什么不更新  北枝寒的小说  

 

 纸醉金迷的上海滩随之而来着步步杀机,十里洋场繁华热闹沉醉,重活一世的白蓉萱为了找出陷害母亲、残忍杀害哥哥的凶手,迫不得已女扮男装回祖宅找寻真相……雪从中午就开始下,一直到了夜里依旧没有停歇。。

“不会的。”黄氏安慰她,“那药是学茹吃过的,药效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瞧她的模样,和学茹当时的样子很像,似乎也是受了惊吓,是不是睡梦里被谁家的鞭炮声吓住了?”

舅母黄氏是湖北宜昌人,家族世代经商,与唐家早前曾有生意上的往来。也正是因为有此关系,黄氏的祖父在很早就和唐家定下了亲事,后来黄氏的母亲病逝,父亲忙于商铺无暇管家,身为长女的黄氏理所应当的承担起家务,不但负责黄家的日常事务,还要监管弟妹,年轻时就颇有贤名。

孟繁生紧张地四下望了望,唯恐给人听了他的大逆之言,“慎言吧,你忘了年前李先生是为何被宪兵队带走的了?不过酒后随意发表了意见,就被人告发,前几日我听说他还被关在牢里,吃了不少苦,这会儿子你又埋怨什么?”

不一会儿,唐学茹就领着一大群人跑了回来。当先的一人刚刚出现在门口,白蓉萱就不可抑制地落了泪。

黄氏嫁到唐家后,为舅舅唐崧舟生下三个孩子。长女唐学萍后来嫁到了同在杭州的张家,白蓉萱记得这位姐夫十分能干,少时就支应门庭,生意做得十分红火。长子唐学荛早就弃文从商,跟着舅舅一起做生意,他年纪虽轻,但眼光独到,又肯吃辛苦,常常让舅舅感慨这个儿子若是早生几年,怕是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幼女唐学茹是个不安分的主,整日的惹祸,白蓉萱最后一次听说她的消息,是她跟着几个好友偷偷溜去了广州的女校读书,之后就音信全无了。

吴妈在一旁听得乐呵呵的,“我送孟先生和徐先生出去。”

除夕之夜,漫天白雪。

如果是梦,为什么眼前的一切都这样真实?

之后,她就无力地陷入一片黑暗。

崔妈妈脚步飞快地冲出了门。

白蓉萱闻声先是一愣,随后就腼腆地笑了起来。

众人听到她这样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唐老夫人道,“你这混世魔王,也知道自己太过顽劣,明儿又长了一岁,看你还敢不敢胡闹?”

孟繁生尴尬地搓了搓手,“那个……你要不要喝水?我帮你倒。”

吴妈听了这话,哪还用人吩咐,自己就去削梨子了。

白蓉萱一愣,忍不住从母亲的怀里偷偷探出头看了一眼,发现说话的人是她的舅母黄氏。

孟繁生临到房门口,不放心地转回头来,“你好好养病吧,我明天再来看你,给你带胡同口老朴家的烤地瓜。”

风景旖旎的杭州、热闹繁华的上海、阴雨绵绵的天津,落叶雪飘的北平……这一世,她跌宕起伏,像是无根的柳絮浮萍一般,被命运推动,不由自主地去了这么多地方。

眼前的情况却让白蓉萱越来越糊涂,如果说这是梦,可为什么梦会这样真实?如果一切都是幻觉,为什么她能闻到花香,能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温暖?

徐顷誉见孟繁生坐在床前不远处,和白蓉萱礼貌地隔着一段距离。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却没一个人开口说话。他有些好笑,故意说道,“蓉萱,为什么你叫广增为孟大哥,却叫我徐先生?是不是太见外了?不如你也叫我徐大哥好了,也显得亲近。”

白蓉萱摇了摇头,“孟大哥,你好好坐着,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从角落&,匆匆

    吴妈闻声连忙从角落里找出一把旧油纸伞,匆匆地跟了出去。

  • 该拒绝&们再慢

    孟繁生劝道,“吴妈,你只管收着。如今蓉萱尚在病中,还要请大夫吃药,你就是为了她,也不该拒绝。若是心有介意,就等蓉萱病全好了,你们再慢慢还我就是了。”

  • &好多说

    吴妈心疼地看了白蓉萱一眼,也不好多说,忙着去隔壁借了两个凳子,又张罗去厨房找水壶烧热水。

  • &委屈地

    徐顷誉委屈地扁扁嘴,“怎么?这会儿嫌我多余碍眼了?”

  • 松的门&没看到

    徐顷誉透过稀松的门缝向内张望,没看到人影,“是不是睡了?”

  • 。远处&沉闷的

    他们此刻身处北平城内最破败的地方,胡同两边的四合院都没有张灯,深夜里黑沉沉的,显得格外阴森。远处富人区传来了清脆的鞭炮声,给这沉闷的春节增添了几分喜气。

  • 吴妈是&个下人

    吴妈是个下人,没读过半天书,听不懂他文绉绉的话,一时有些发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