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枝头过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话音未落,就听到后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紧接着就是娇俏的女儿声响起。

叶云起嘴角微微弯起,“看来光烧一个洞不行,风一,你去——”

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愧是权臣,知道的东西就是多,明襄干脆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斗不过,就既来之,则安之。

“你不问我们去哪吗?”

明襄拿食的动作一顿,随即含糊道,“他们都是小老百姓,我跟着大人不知会遇到什么危险,自然是先将他们都安顿好了才来的。”

“什么意思?”

风一确信道,“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我不同意。”

“明老板我不管,韩先生可决不能出事!”

明襄眼睛有些湿润,值钱,真值钱。要是能做一场左丞相访谈会,光门票钱都能赚翻。

一年前,百话茶馆落地殷都,凭借优越的人员相貌和说书质量,一时风头无俩。明襄上下打点,近日已经有盘下整条街,做成商业娱乐一体中心街区的打算。可偏偏出了打架斗殴的事情,直接把茶馆给抄了。

殷都大街小巷一下子炸开了锅,熙熙攘攘人群攒动着往茶馆门口涌去,刺眼的封条贴满了门窗,士兵重重把守,连只苍蝇腿也插不进去。这样轰动全城的事件并不多,据记载,上一次还是二十年前桑海的海盗女头子上京投诚,讨走了皇帝的陪读好友——这个陪读是上一届禹国第一美男。

舆论中心的正主此时正在牢里和死刑犯们聊天,明襄面色红润地靠着牢门,一会和这个搭几句,一会挪到那边东扯西扯,手上十多斤的锁链哗啦啦地响着,也不嫌累,好像牢房成了她新开的分店,越热闹越好。

“我,想活命吗?”

千颜馆是禹国最大的情报机构不假,但却没有那么多规矩,人都是来去自由,但绝不能透漏馆内半分机密,否则面临的就会是抹杀。

明襄想要站着活下去,左丞相轻轻地瞥了她一眼,

文求索也算是书香世家,少年时家中遭遇山贼,他外出登高,躲过一劫,明襄见他有点文化,便让他来千颜馆整理情报。

南邱之地,禹国粮仓,要是万亩良田被毁,后果不堪设想。明襄神色晦暗不明,这位丞相大人,是真的想救百姓吗。

“说说你的观后感吧。”叶云起一边阅览政务,一边漫不经心地叫醒打瞌睡的明襄,“观后感是,我很有钱。”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所以&呢,我

    “所以呢,我先以个人的名义和这位左丞相相处,看他是正是邪。这段时间,千颜馆大小事务,交由韩先生管理。来,有异议的继续举手。”

  • 明襄手&,从容

    明襄手里的年糕已经被捏扁了,她嘴一张,还没开口,叶云起又收起了调笑的口吻,从容说道,“叶某将马车让给明老板,是礼教修养,明老板莫要多想。”

  • 叶云起&滋味吗

    叶云起看着她发丝微乱,搭在脸上,黑亮的一双眼,灵动狡黠,眸色暗了暗,“明老板不觉得荒野野外,别有滋味吗?”

  • 刚才的&话题深

    没有就刚才的话题深聊,语气也恢复如常,明襄也装傻顺着他,笑嘻嘻道,“您让我去哪我就去哪,您在哪我就在哪。”

  • 骏马之&,头发

    叶云起挑起内帘,明襄坐在骏马之上,一身劲装,头发高高扎起,白皙的脸蛋上,一片绯红。

  • 里满是&赞同,

    “对啊对啊。”石珠大眼睛里满是赞同,“外面还说是因为韩先生,骂他男颜祸水。”

  • &。

    叶云起的侍卫一个个端坐如钟,沉默如石,一看就是接受过长期训练的精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