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歌清雅妻为君纲  妻为君纲txt  妻为君纲 百度网盘  妻为君纲讲的什么  妻为君纲txt全本下载  妻为君纲下载  妻为君纲txt下载  妻为君纲txt下载百度云  妻为君纲 百度云  妻为君纲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了,不紧要。复活成了一个有娘生没爹教的私生女,也不紧要。在家里被人看不起,在学堂被太子、党被欺负,更为完完全全地不紧要。只要你有一个剽悍的娘亲,不会再有一个的剽悍的姐姐,有朝一日,终但是也可以妻为夫纲,妻为君纲。————————————★晚晚滴新书《感帝恩》传上咯,评论交流大家书友,通到车在下面~~“平时在家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

“好!”温婉脆生生地应了声,心中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他是铁了心要送她去京学,把她培养成那所谓的第一女学士了。唉,以后的事情,有得麻烦了。

温婉解释了一番,那位先生便激动地奔走相告,一时间,通州红渠镇出了个神童这一风声便不胫而走。更有两位先生,直接联名举荐她去京学上学。这样一来,温婉远在京城为官的父亲温向东也风闻了这一讯息,为传闻中的神童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而自豪不己,破天荒地不顾温家人的反对,坚决地接柳氏母女进京,同时安排温婉进京学读书,宣称一定要培养她考入国学,让他的女儿,成为东望国有史以来第一位文心阁女学士。

温向东也顺着她的话笑了起来:“对,瞧我!见了东就忘了西了!”说着,当下单手抱着温婉,另一手牵起温娴,大步往门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忘叮嘱两个女儿:“呆会见到老太君和老夫人,可要乖乖地叫人。”

说起这次进京的事,温婉就有一千个懊恼,一万个悔恨,刚穿过来那会儿,就碰上乡学的会试,温婉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卷子发下来,却原来是让大家以平时所常见的两种东西,各写一首诗。

柳氏转过目光,看向坐在旁边又开始打哈欠的温婉,沉声说:“婉儿也记住。”

柳氏一听这话,手蓦地一抖,锐利的针尖就一下子刺入了手指,渗出了红红的一点血星子。放下手中的绣活,转身扶着温娴的双肩,正色叮咛说:“娴儿,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生辰就是甲酉年十月。”

“知道了,娘亲,姐姐的生日是十月。”温婉嘴上毫无异义地应着,心中无奈地感叹着,可怜的妾室啊,连女儿的生辰都要让着他人。她记得五月初的时候刚给温娴庆祝过生辰,那时她还送了一条手工串起来的珠链做贺礼来着。

温婉虽然有张文学学士的文凭,但是吟诗作赋却是不会的,无奈之下,就抄袭了骆宾王的《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和白居易的《草》(“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这两首诗交上去,本来是做好挨训的打算了,没想到乡学里的先生一看到这两首诗就叫了她过来,让她解释这两诗的意思。

温婉是在发觉母亲呆立了半晌没有动静,抬起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泣不成声。温娴轻轻晃晃母亲的手,小声提醒说:“母亲,有人出来了……是父亲大人!”

一听这话,柳氏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簌然而下,低低摇摇头,然后将两个女儿往身前推了推,低声说:“就是孩子们一直念着你。”

“二公子。”朱色大门里出来一个中年嬷嬷,梳着整齐的发髻,鬓角光滑得不见一缕凌乱的发丝。“天色不早了,看来夫人今天是到不了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过来,忽然看到温向东身前的温婉母女三人,惊异地“啊啦”了一声,随即端起笑容,连声说:“原来夫人和小小姐已经到了,公子也真是,就在这外面说起话来了,也不快让人进去,老太君刚刚还跟老夫人说起这事呢!”

“谢太君。”

转眼已经进了内堂的门,温向东在门口将温婉放了下来,在两个女儿的背心轻拍了一下,温声说:“去见过老太君和老夫人。”

“对了,娴儿,你更要记住,你的妹妹,只有婉儿一个。其他人,都不是你的妹妹!”

马车在行驶了一个半月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南洋温家,这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据说,在东望刚建国的时候,温家就已经富庶南洋一带了。俗话说:富贵传家,不过三代,温氏一族却很难得到一直繁荣到今时今日,不得不说是一个令人侧目的奇迹。

柳氏的声音往上拔了三个高度,温婉才慢吞吞地撑起半倚在车厢转角的身子,蜷起腿坐直身子,一边还不忘用软软糯糯的声音朝端坐在侧的青衣妇人抱怨:“这样坐好累的,婉儿的腿都快断了,娘亲。”

温娴连忙拉起妹妹的手走过去,老太君从身旁的嬷嬷手里接过两个红锦囊,一人一个塞到手里,笑盈盈地说:“拿着,这是太君给你们的见面礼。”

看着跪在堂下的两个玄孙女,一个赛一个的水灵灵,温老太君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连忙说:“乖,都乖,快起来!”说完,就有两个丫头过来扶她们姐妹起来。老太君寒喧地问候了柳氏几声,就笑盈盈地朝温婉姐妹俩招手,示意她们过去。看来对这一对玄孙女,她倒是喜爱得紧。

温婉闻言,转目望向端坐在母亲右手面的小人儿,皎好的面容,洁白的肌肤,连低头刺绣的动作都跟青衣妇人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想到这位比自己年长三岁的姐姐,从上车到现在都一直是这样端坐着,一声累都不曾喊过,倒是时不时偷懒的自己在这里哼哼叽叽,不由有些理屈的憋憋嘴。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唉——&经记不

    唉——温婉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叹气了,早知道那时交白卷,或者干脆自己写两首打油诗就好了。自己刚刚适应通州的生活,却又要进京,进入那个人口杂多,关系盘根错节的温氏世家,想起这事,她就一个头两个大。

  • 欠的温&婉,沉

    柳氏转过目光,看向坐在旁边又开始打哈欠的温婉,沉声说:“婉儿也记住。”

  • 转身扶&生辰就

    柳氏一听这话,手蓦地一抖,锐利的针尖就一下子刺入了手指,渗出了红红的一点血星子。放下手中的绣活,转身扶着温娴的双肩,正色叮咛说:“娴儿,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生辰就是甲酉年十月。”

  • 不太适&应这个

    “婉儿知道了。”同样的话,今天之内就已经听了五遍了,温婉不由地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来到这个架空的平行世界已经快半年了,她还是不太适应这个世界女子战战兢兢的生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