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门伊始起点  蓬门伊始为卿开 奈何屋内荡青苔  

 

 那一年,卢玖儿八岁,神韵显现出来。卫子谦十二岁。戚家盛十七岁。戚博文九岁。这是个家长里短、还闹心耗费脑细胞的魂穿中国古代种地文——她玖儿是最平平淡淡安逸的生活的魂穿了吧,自出生于后在田庄显过着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身边除了个努力上进奋学却又鬼精鬼精的卫家五子,除了鼻孔朝到天上去老自个儿吃闲醋的东家大少爷。但是,自东家的霸王小魔头七少爷会出现后,她的田园生活慢慢的变了味,被卷进了大户人家的深深地宅斗之中......她始终自我以为的旁观者角色,就不淡定从容了。她到底是死了,还是半死地活着?。

她闻言黑线,不由得微怔地半张开小嘴。

“洪婶——玖儿她着凉了哦?”

薛氏的事迹的确让众人欣羡不已,只是光彩的背后都有着黯然的现实,那就是本就不算富有的卫家因待哺的人口突增,从此迈进越加贫困的境地。

黄氏笑指道:“瞧你那最嫩的五郎,家里还不是宝贝得很,好歹省了大伙的口粮去供上学堂。这年头啊还是识字算数的活路阔,五郎将来必然会飞黄腾达的。”

粉琢的人儿迷蒙着眼睛,皱了皱鼻子,忍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薛氏倒不觉得心疼,大掌连连挥向不肖子的背部和臀部,瞅着了空还死死地扯捏住他的耳垂珠子,咬牙切齿地道:“你给老娘记牢了,离戚家的少爷们远点,别尽学些下流的东西,害了别人又拖累家人!我可要不起那样的崽子,倒不如趁早宰了喂猪,还省了顿猪粮!”

“惠裳,你看玖儿不论醒着还是睡着,都那么的讨人欢喜。你瞧那眼珠子,又水又亮的,灵气极了!”粗实的农妇赞叹,没忍住去逗弄下那粉嘟嘟的小脸蛋。

自导自演了好一会儿,卢玖儿还是只瞪着眼珠子瞅他,卫子谦不禁纳闷起来。忽尔转念一想,对了!一定是因为身子不爽,所以玖儿才没心思被他逗着玩呢!

卫子谦嘿嘿一笑,随意将脚往鞋里一套,注意力便溜达到黄氏身上来。“洪婶,让我也抱抱,成不?”

卫子谦听着不乐意了。“哪里无赖了,上次家盛兄就是这么对人说的,那卖豆腐花的小娘子还笑嘻嘻地多送了咱们一大面碗呢……哇!痛呀母,阿母、轻点……”卫子谦被扇打得东跳西跃,拼命躲闪。

当大郎回到里屋,二郎替他满满地斟了杯茶,浓郁怡人的茶香扑鼻而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愧为顶级的云峰毛尖,若不是主子肯体恤赏赐,恐怕他们这般人家再庸碌奋斗三十年,也未舍得去买上一两茶叶。

他才刚应声,黄氏早就转身往外走出去了。屋里少了人对话,自然安静了不少。卫子谦正值活跃的少年时期,哪里耐得住气,开始不断地逗弄襁褓中的人儿,扮鬼脸、装猪叫……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却只换来卢玖儿一脸平静的凝视。

薛氏恍然省起,扭头便唤大儿子出天井来,问:“你洪叔有让你带话回来吗?”

又抑或是,这是她往生投胎后的新生命,只不过漏饮了一碗孟婆汤?

小而有力的心跳,就在白嫩而肉感的身体内鼓躁着。但是无论如何地伸手蹬脚,顶多只能翻身趴了过去。她无力地发现,这副身子的骨头还未长成,娇软得想要支撑着坐起来,也无法办得到。

黄氏正在内屋用小被子将女儿捂实,听到声响笑着招呼卫子谦进去。“哎,囡儿这些天晚上睡不稳妥,大白天又不肯补觉。昨晚更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我四更天朦胧睁开眼,居然发现她趴在窗边呆坐,也不知道是多久的事儿,整个人都冰冰凉凉,毛发和衣物都蒙上了厚厚的水气……”

薛氏也得意地笑不拢嘴。“毕竟是在大城大宅子里做工,也不求什么飞黄腾达,只要他们都能长些见识,食饱穿暖养得起一家子,我也就知足地去酬谢神恩了。”

卫子谦将手上的物什搁到桌上,凑近床榻去看人,果然那脸色没有前些天的红润粉嫩,反倒苍白得有点发青。

老榕的树冠又大又茂密,将灿烂金晖的阳光牢牢地挡在了外面,只往树下藤织的婴孩篮里投下荫凉的暗影。偶尔有几丝风掠过,颤动了枝叶,摇曳出温柔催眠的弧度,与婆娑又古老的自然曲调一起,安抚着藤篮里躁动的人儿。

怪异的低呜自近身发出,她意外地一怔,止住了嘤嘤细啼。当复又使尽吃奶的劲儿,将身子翻回仰天的卧躺式后,头顶的那片绿榕被一只放大的黑狗头所占据。她从那双凑近的褐色眼珠里,看到了自己错愕惊惧的面孔。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混沌的&和知觉

    混沌的光阴,不知快慢地从枝缝叶隙间流逝。当眸光渐渐清明,听觉和知觉敏感起来时,脑海里也慢慢地浮现出一些断续的、光陆怪离的……

  • 婴孩,&得下心

    一个不足岁的婴孩,另一个也是未长成的孩子,黄氏又怎会放得下心,只稍稍猫弯了腰身,让五郎托着自己的臂弯虚抱了一会儿。

  • &“哎呀

    “哎呀。”黄氏低头,轻叫了出声,眉眼间尽是喜意,“玖儿笑了。”

  • 命躲闪&。

    卫子谦听着不乐意了。“哪里无赖了,上次家盛兄就是这么对人说的,那卖豆腐花的小娘子还笑嘻嘻地多送了咱们一大面碗呢……哇!痛呀母,阿母、轻点……”卫子谦被扇打得东跳西跃,拼命躲闪。

  • 又沮丧&泪意,

    她郁闷又沮丧地张开嘴,明明没有泪意,却有稚嫩细弱的哭声自然地逸喉而响。

  • 红的耳&人儿,

    卫子谦疼得连连讨饶,可薛氏就是不心软,好不容易待气出完松了手,他便护着两只被拉扯得通红的耳朵,火烧屁股般地躲到黄氏的背后,一身狼狈相反而逗笑了襁褓中的人儿,弯起了唇弧径自笑得灿烂。

  • “呸!&要是有

    “呸!”薛氏笑啐了声,“要是有那福气,早得了女儿哪,又怎会落到这般田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