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下载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小说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txt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txt下载  

 

 事业停滞,爱情枯燥乏味,何立夏回故乡承继了一栋怪异的老房子。老房子除了附加风烛残年的外婆,还附加了一把传家宝贝大菜刀,除了一个雌雄莫辩的怪异隐形人和两块玉牌像的房契……惊天一响,使用外挂出场。*无CP,菜刀莽,谢关注更多,请所有收藏第六次!。

不是所有的六都代表顺利,何小满像是瞬间被抽走了脊梁骨和浑身的精气神,颓然跌坐在地上,全然不顾自己为了充场面穿的那套全新两件套大牌卫衣卫裤,虽然只是A货可也砸了她三千多块呢。

起码秃头会计每个月都会按时把她驴一样辛苦赚来的提成钱一分不差的算给她。

所以尽管这栋房子出现的巧合到诡异,何小满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上面那俩地方她都不想去。

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直接穿羽绒服回来。

但是何小满可以。

这段话外婆说的气喘吁吁,对于一位风烛残年差点抢救不过来的病人,说话都是一种负担。

可是她明明是一直在一个地方转圈,怎么跑到了五里地之外的槐树堡来?难道是她天赋异禀领悟了瞬移术?

老宅的位置何小满还是有点印象的,但是仅限于十岁以前。

何小满听到这里默不作声从百宝囊里翻出化妆镜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自己出现胡子、喉结这些零件,困惑的看了看自己舅舅,张淑媛是你闺女不能继承菜刀,难道我何小满其实是个男大学生?

没被彻底吓瘫在地,一来是因为何小满本来就胆子大,二来关于诡打墙的传说她也是听过的。

想到外婆家这些闹心事何小满就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何小满忽然发觉这图案颇似她小时候和邻居二萍画了无数次的“一个老丁头,借我俩皮球,他说三天还四天也没还……”的那个千篇一律又略显古怪的老丁头。

何小满发散的思绪忽然被眼前影影绰绰的建筑物和稀稀拉拉的几棵树给扯回来,哎呀他个卷卷,这……这不就是自己刚刚继承的那份产业吗?

基层销售员的颠沛流离可以治愈所有的择床和失眠。何小满深深体会到,一切个性都是因为没有遭受到生活的毒打。

虽然这栋“花园别墅”继承得无比闹心,总算能解决她眼下即将露宿野外的困局,初冬的北方穿着一身A货X口卫衣卫裤在外面冻一整晚,别说A货就算是真货也扛不住啊!

一家子哪个更懂得忍让哪个就注定了要吃亏。

知道这次回来会面对什么,所以何小满的“百宝囊”里自备了干粮和水。

何小满确定自己要是就这么在外边蹲一宿,明天等待她的只有两个去处,要么是南山公墓能争取到一个坑位要么就是镇医院争取到一个床位。

说完这话的同时何小满也迷迷糊糊醒过来,忽然想起这不是五郎镇那个代销点,她的同行兼室友常瑾也并没有跟她在一起。

其实也不能怪何小满,面对外婆那样充满乞求的眼神,她是真的没办法拒绝,只能乖乖答应去四舅家住。

第2章 黑

2021-10-02

第3章 救命

2021-10-02

第4章 分析

2021-10-02

第5章 过户

2021-10-02

第6章 记恨

2021-10-02

第14章 装修

2021-10-02

第17章 危机

2021-10-02

第23章 风波

2021-10-02

第24章 全中

2021-10-02

第27章 大G

2021-10-02

第32章 相邀

2021-10-02

第71章 目的

2021-10-02

第72章 约定

2021-10-02

第73章 坑

2021-10-02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溜溜的&一个光

    当再次看见这三根树枝和光溜溜的石头,拼在一起借着手机灯光看起来像是一个光溜溜的脑袋和生了皱纹的额头。

  • 一想到&忽略了

    一想到吃的,何小满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一整天下来就算是强悍到被全公司忽略了性别,何小满也感觉自己也是肉体凡胎,也知道什么是饿什么是累什么是饥寒交迫。

  • 秃秃的&头子被

    三根树枝加上那块光秃秃的石头,冷眼望去像是一个老头子被草草掩埋在这里。因为掩埋得不是很彻底,于是露出来光秃秃的脑袋和额头。

  • 雾之类&。

    别误会,何小满的大挎包虽说号称百宝囊,平时到处跑业务最多里面放点打火机、防狼喷雾之类的,里面放菜刀这种待遇今天也是头一次。

  • 子大,&二来关

    没被彻底吓瘫在地,一来是因为何小满本来就胆子大,二来关于诡打墙的传说她也是听过的。

  • 显眼的&同款石

    当察觉到自己一直在一个范围之内转圈时她找了块比较显眼的石头当做参照物,为了防止出现雷同款石头她又找了三根枯枝当做标记。

  • 她小时&…”的

    何小满忽然发觉这图案颇似她小时候和邻居二萍画了无数次的“一个老丁头,借我俩皮球,他说三天还四天也没还……”的那个千篇一律又略显古怪的老丁头。

  • 忽然窜&远,不

    何小满感觉背脊发凉,脚底下像是踩了钉子一样忽然窜出去老远,不敢再看那个自己亲手摆的树枝和石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