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清始终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按部就班,从来也没考虑过这种事会降在自己身上。 又有些出乎意料地很庆幸,这给了她勇气去彻底摆脱也没梦想的生活。 当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梦时,有人拉住她的手说她,这世上可能会有比梦想更弥足珍贵的东西。 虽然,也没什么事是唾手可得的,总要用最重要的的东西去换更最重要的的。“铃铃铃”,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绿山墙画室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比想象中来的早,简单地打过招呼,是个脸色和今日天气一样阴沉的小姑娘。。

“叮。”沛沛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里,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许久,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回道:“早上好!”

顾轻清转头看向她,有些惊讶,半天没说出话来。

等陶亦寒和舒悦回来时,顾轻清正跪在沙发前,趴在地上朝沙发下喊着:“豆腐!豆腐!”

顾轻清简单介绍一下油画的作画工具和基础作画步骤,便交由客人自己上手了。因为没有别的顾客,顾轻清随即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别紧张,你画你的,自由地按你的想法画就好。”

笔顿了一下,顾轻清懊恼自己好像问错问题了,但好奇心还是驱使她问出了下一句,“为什么啊?!”

“你不用管我。舒悦在负一楼的地下车库,还有好多东西,她一个人应该不上来,能辛苦你去帮个忙吗?”

“哦,对了……我能加你个微信吗?”顾轻清挠挠头,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唐突。

顾轻清宽慰道:“其实运气好的话,职场中能遇到契合的小伙伴,我的前同事就变成了现在的好闺蜜,所以我并不后悔当初进入那家公司工作。残酷的生活总归还是有很多乐趣的,比如和朋友聊聊天,画张画,或者就单纯地看着天空发发呆……你喜欢看天空吗?”

“思颖今年开学大四下了,现在正忙着做毕业设计,所以近期没有时间过来。小陶老师是她雕塑系的师弟,思颖拜托他来帮忙的,是个人挺好的小伙子。”

“你刚刚那么喊,它当然害怕得不敢出来。”舒悦放下手里拎着的大购物袋,低头从里面翻出一件东西,丢给顾轻清,“你得用这个。”

“姐姐,我画完啦!”女孩仰起脸,像个讨糖的小孩。

陶亦寒看着舒悦笑了笑,“我知道。”

看着它橙黄色的眼睛,“应该先给你取个名字,不然你都不知道我在叫你。”

黄昏时刻,顾轻清和舒悦才载着满车的战利品回到画室。顾轻清抱着塞满了各类物品的猫砂盆,用脚踢开门。

舒悦转移话题,聊到在顾轻清离职不久后,采购部的邓艾也离职了。

顾轻清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或许吧。”

顾轻清喊住将将要出门的陶亦寒:“等一下,我把她手机号发给你,如果你找不到车停的位置,可以打电话给她。”

默默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啤酒苦涩的味道让人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顾轻清并不是个会喝酒的人。

舒恬却嘲笑老程太天真,“她是因为拿了不少回扣,而且采购部经理离职后,估摸是上头没人罩着,自己也赶紧找了下家。”

舒悦卸下双肩背包,放到胸前,背包的中间有个透明的小窗,可以看到包里面正躲了只雪白的小猫咪。

第八章 梦

2022-09-23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这幅吧&。”

    随着唰唰的翻页声,画面最终停留在梵高的《莱斯附近的海景》上,女孩指着画册,“就这幅吧。”

  • 问题,&“姐姐

    沛沛临走前问了顾轻清一个问题,“姐姐,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 &。”顾

    “来吧,选选看,想要画哪张画?或者有自己想画的图也可以。”顾轻清弯起嘴角将画册递给客人。

  • 候去拿&正巧碰

    老程接过话茬:“这也不奇怪,有一次加班的时候去拿外卖,正巧碰到她。她和我说过,她是跟着前领导一起跳槽来的,薪资没涨多少,工作却更难做了。”

  • 了个借&口翘班

    女孩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没有,我刚刚工作,今天早上刚走到公司门口……也不是,我就是找了个借口翘班了。”

  • 在公司&了口酒

    在公司资历很老的陆敏老师却还是笑不出来,闷了口酒,“别说了,我这个月算是白干了!”

  • 顾轻清&接着道

    顾轻清接着道:“记得我当初离职不也是因为我们部门换了新领导,还是顶头上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