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柔弱弟子梨花带泪我见犹怜的盯着眼前一脸铁青的师尊:师尊,我也不是故意地砸碎你的花瓶的…… 楚凌望着碎了一地的芯釉青兰瓷,他的心在一滴血啊:那是砸碎的花瓶吗,那但是我瓷器中的大儿砸,你……你……......r> 黎宸渊望着这一幕无可奈何的摇着头,眼里却是带着狡诘:师尊,我手疼,需揉着? 楚凌:没看见了正烦着了么,哪里太热了那儿呆着去。 黎宸渊也不恼,漫不经心的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件宝物,放到手心手把玩:师尊,你看一看这是什么,把我的手咯的很痛呢? 楚凌余光一撇,看见了黎宸渊满不在乎的抛了什么东西

书评(22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