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母亲早亡,大太太上位,莫雨璇和弟弟死不瞑目。二世,竟再次穿越到21世纪,的识人不清,别人夺回财产,丈夫婚内,谋财害命。三世,老天垂怜,竟复活回去一世,这一次看她怎么手撕大太太,救父救灾,带着弟弟闯出一条生路!收获多美男王爷一枚,过上没躁没臊的幸福和快乐生活!床十步以外,二十八九岁样子的梳着妇人头的女子,焦躁不安,眼睛紧紧盯着床上少女,旁边站着一名男子,同样眼睛紧紧盯着床上的人,他的腿被一个小丸子紧紧抱着,大概四岁的小男孩,生的粉雕玉琢,眼里有着急也有害怕。男子轻轻抚着小丸子的头,似是安慰。。

正直春末夏初,繁花盛开,绿叶成阴,风轻轻吹着湖畔的柳树,一荡一荡的,让人看了心情平静,徐夫人是个爱花之人,偏爱丁香,所以园子里种了很多丁香花,这些丁香花都是徐夫人和莫朝文成亲后种下的,莫朝文真心疼爱妻子,便搜罗不同品种的丁香花,不管大小,都挖回来种在园子里。现在两人成亲十多年了,莫朝文对妻子的情深也成为京中的一道美谈。

待已看不到尘缘师太背影了,两人才回过神来。

缘尘师太忙站起来道不敢,莫朝文示意坐下后,才缓缓道来:“小施主由于之前泡在水里又呛了水,受到比较严重的惊吓,丢失一魂一魄,三天昏迷不醒并且梦魇不停,说明丢失的一魂一魄正在回归重整,今天之内,小施主会醒过来的,诸位安心”。

没过一会,丫鬟进来通报,“老爷,长贵找您,说李大人到了府上”,莫朝文点点头后对莫雨璇说,“你好好休息,歇好了就到园子里走走,闷在屋里不利于病情”,莫雨璇点点头说,“好的父亲我晓得了”。说完莫朝文就出门去了。

上茶润喉后,妇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妇人走到门外,吩咐丫鬟提水去给少女擦擦身体换身衣裳,吩咐奶娘把小丸子抱走喂点吃食,然后并着男子带着道姑到花厅。

“尘缘师太说她今日会醒,等娇娇醒来再说,应当无事”,话刚落下,一小丫鬟着急喊道:“夫人,小姐醒了”。夫妻两人一听,顾不得说话,急冲冲的就往外走。

莫雨凌听到姐姐喊,急冲冲的向窗前跑去,脸上肉嘟嘟的很是配合的随着跑动颤抖着,看的莫雨璇和徐夫人笑出声来。

“谢天谢地,真的太谢谢您了,请受我一拜”,徐夫人说着就要弯腰拜下去,尘缘师太伸手拦着,“不必谢老身,这也是我和小施主的缘分,这串沉香串我已带在身上多年,待她醒来,将此物转赠予她,保她平安”,尘缘师太说着就把沉香串放在徐夫人手上,继续说道:“老身还有事情,我这就离去,若有变故,大可去白云庵寻我”,说罢双手合十,道声阿弥陀佛,就迈步往前走,徐夫人和莫朝文紧跟着尘缘师太脚步,刚想说话,尘缘师太抬手止住说,“不必再送,不必再言,小施主渡过此难,一切顺遂,请留步”,说完也不管两夫妻怎么样,便提脚往外走去,莫夫人与丈夫目送尘缘师太出门。

“娘,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晓春手脚麻利给莫雨璇换上一身淡绿色的衣裳,梳了双丫髻,此时莫雨璇也才九岁,这身打扮让她看起来活泼又可爱,脸上带着婴儿肥,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梨窝,如果不是因为脸色唇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肉团,那双眼睛因为开心而看起来闪闪发亮,装着星辰大海的眼睛让人不自觉深陷其中。不过莫雨璇可是已经经历了两世了,脸上带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为了不怕家里人察觉到变化,只能尽量装的像个小女孩。现在却是不用装了。

园子里做了四个秋千,是供莫雨璇和徐夫人好友的子女玩的,刚开始只有一个,后来办赏花宴时,小孩子们都抢着玩,后来才加做的几个,所以就有四个秋千。丁香花经过了十几年的扎根,下人们的尽心伺候,丁香花树便长得枝叶繁茂,高大粗壮,秋千便显得小小的。莫雨璇摸着秋千便坐了上去,轻轻逛着,闭上眼睛闻着花香,真好。

莫雨璇看着晓春,想起前世晓春因为护住而被姨娘污蔑乱棍打死的场景,是个忠心的丫头,不枉我对她的信任,今世我一定好好护着你和半夏。

纱帐内,那少女倚着床头,瀑布似的黑发柔柔的搭在肩上,肌肤胜雪,眉头轻皱,小巧的鼻子显得娇气又可爱,樱桃小嘴紧闭着,也许因为身体原因,唇色有些发白,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目光清澈,眼里像装着星辰大海,让人陷入其中。此时她的眼神带着一丝迷茫,看向周围,好像过了很久,看着这一屋子摆设,又熟悉又陌生,看着眼前两个丫鬟,几乎要想不起来了。又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十指纤纤,尖细的手指又带着一点婴儿肥,心想:莫不是我回来了?

纱帐内,一名少女禁闭双眼,满头大汗,长长的眼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嘴里不断说着胡话,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双手用力握着拳,指甲戳进手心,淡淡的血迹隐约透出来,身体像个弹弓一样绷得紧紧。

“娇娇,娇娇”,人未至,声先到。莫雨璇看着门外冲进来的女人,甚至着急的差点在门槛处绊倒,吓得身旁的丫鬟脸色都变了。莫雨璇眼睛瞪的大,不确定的喊了一声,“娘?”

门口响起脚步声,是莫雨璇的父亲莫朝文,不是他来的慢,原是徐夫人一出门就跑着过来,莫雨凌又是在西边的小厢房吃着点心,来的比较快。莫朝文三十岁左右,宽阔的额头,下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不易看出他的情绪,鼻子高挺,两片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下巴蓄着手指长短的胡须,看起来严肃又有威严,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

“娘,是娘吗?”莫雨璇不确定的问道。

1 重生

2022-07-22

2 重游莫府

2022-07-22

3 赏花宴始

2022-07-22

4 赏花宴 一

2022-07-22

5 赏花宴二

2022-07-22

6 赏花宴三

2022-07-22

7 噩梦一

2022-07-22

8 噩梦二

2022-07-22

9 抬姨娘

2022-07-22

10 见张白子

2022-07-22

11 收为己用

2022-07-22

12拿到铺子

2022-07-22

15 升迁

2022-07-22

17 庄子农事

2022-07-22

18 重伤男子

2022-07-22

16庄子之行

2022-07-22

19 救活了

2022-07-22

20 身份揭开

2022-07-22

21 幕后势力

2022-07-22

22 道别

2022-07-22

23 回城

2022-07-22

24 青州来人

2022-07-22

25 住进莫宅

2022-07-22

26 十岁生辰

2022-07-22

28 寒留香

2022-07-22

29 和离一

2022-07-22

30 和离二

2022-07-22

31 和离三

2022-07-22

32 新生活

2022-07-22

34 莫老爷子

2022-07-22

35 尘埃落定

2022-07-22

37 玉佩

2022-07-22

39 帖子

2022-07-22

41 遇郭沫盈

2022-07-22

42 初识

2022-07-22

43 鼓上舞

2022-07-22

44 意外之事

2022-07-22

45 开张

2022-07-22

46 盆满钵满

2022-07-22

49 官事已定

2022-07-22

50 寻凤玉玲

2022-07-22

53 郭府

2022-07-22

54 情窦初开

2022-07-22

56 春去秋来

2022-07-22

58 梅园插曲

2022-07-22

59 告白

2022-07-22

60 再遇故人

2022-07-22

61 早产一

2022-07-22

62 早产二

2022-07-22

65 端倪出现

2022-07-22

66 兵器去向

2022-07-22

67 夜里相见

2022-07-22

68 生辰

2022-07-22

69 撞破

2022-07-22

70 事后

2022-07-22

71 入局

2022-07-22

72 做诱饵

2022-07-22

73 满月宴

2022-07-22

74 慎王驾到

2022-07-22

75 新鲜吃食

2022-07-22

77 局势

2022-07-22

78 夜闯闺房

2022-07-22

79 热泉

2022-07-22

80 偷天换日

2022-07-22

81 躲过一劫

2022-07-22

82 搞错对象

2022-07-22

83 疯了

2022-07-22

84 另有隐情

2022-07-22

85 盘账

2022-07-22

86 异动

2022-07-22

87 背叛

2022-07-22

88 赐婚

2022-07-22

89 放下

2022-07-22

90 良辰吉日

2022-07-22

91 我护着你

2022-07-22

92 成亲

2022-07-22

93 情敌?

2022-07-22

94 意外

2022-07-22

95 前因

2022-07-22

96 咄咄相逼

2022-07-22

97 事情败露

2022-07-22

98 幕后之人

2022-07-22

99 处置

2022-07-22

书评(254)

我要评论
  • 姐喊,&随着跑

    莫雨凌听到姐姐喊,急冲冲的向窗前跑去,脸上肉嘟嘟的很是配合的随着跑动颤抖着,看的莫雨璇和徐夫人笑出声来。

  • 有一妻&得逞的

    前世也是赏花宴时才导致只有一妻的莫朝文纳了一房姨娘,就是害莫雨璇姐弟的罪魁祸首。赏花宴也应该是在最近了,这世我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 醒不舍&徐夫人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候,徐夫人看女儿刚醒不舍得离开,便和莫雨璇莫雨凌两姐弟就在房里吃了。吃了饭莫雨凌便有些犯困了,头一点一点的,徐夫人便带着莫雨凌回去睡午觉了。

  • &乱棍打

    莫雨璇看着晓春,想起前世晓春因为护住而被姨娘污蔑乱棍打死的场景,是个忠心的丫头,不枉我对她的信任,今世我一定好好护着你和半夏。

  • “夫人&来,也

    “夫人莫怪,夫人跑的也太快了些”,徐夫人听到莫朝文这样说,顿时脸上红了起来,也才想起刚才不顾姿态的奔跑,还差点绊倒,真是老脸都丢了,手帕捂着嘴巴轻咳两声,掩饰尴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