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柳煤矿  离柳州最近的城市  离柳不离桂  离柳不离桂是什么意  离柳集团属于什么企业  离柳集团有几个煤矿  离柳焦煤集团  离柳吧  离柳焦煤集团领导班子简介  离柳集团  

 

 前段时间江湖上流言四起,说是千百年前被堕神劫走的含清仙君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回去了。柳含清望着小离恨笑得怪异:“离恨,他们说你是我儿子,”离恨满头黑线。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一夕慢慢长大,柳含清望着身边的男人有些百感交集。他是为她彻底颠覆世界的人,是让她毁了仙根的人。千百年后的她,已不再是洒脱肆无忌惮、很任性肆意妄为的含清仙君,皆因她拿一身骨血换了个断情虐爱的他。俗世九转,世事千百年,她容颜变幻,忘掉往事,却没能无法割舍一段情。天上人间,流年赶赴,他相貌未变,往事仍存,却没能留不住一个人。假正儿八经半靠谱女主X腹黑飚演技女主半虐半甜,当心糖里有要说修仙也并非难事,只需拜个有一二道行的师父,学点儿皮毛术法,便也勉强算得半个修仙人,这类人大多无病无灾地活个一两百岁也就到头了。可真正天生了一副仙根仙骨的人却是能修得仙身,从此不食五谷,无惧岁月,覆手之间造化自然,能称之为有通天之能。。

一家人还没从柳含清归家的欣喜中回过神来,千千万万个问题就到了嘴边。

堕神将柳含清一掳就是千年,千年里,柳含清也在堕神的故意放水下与自己的父母兄长报了千年的平安。千年以后,东海神屿突然沉到海底,柳含清就在神屿沉海当日领着一个小娃娃到了坐镇东方的大哥东岳家做客去了。

四兄弟到了四方天地,各自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他们的隐居之山为东岳、西岭、南丘、北川,这一隐就隐了三百年。却不料住在那空空山的一对父母感情着实是好,竟在这三百年里又给他们添了一个名唤柳含清的妹妹。

这次妖魔作乱却与过去万万年大不相同。曾经最大规模的叛乱不过也就是魔尊、妖君领头,祸祸一下人间仙界罢了,可此次妖魔之首居然是一位神。神界在数十万年前就已因内乱全盘覆灭,却没想到当初算是领头灭了神界的那位堕神居然靠着封印自己,硬是留了自己一命。数十万年后苏醒,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所有的妖魔鬼怪搞事情。

 传言世上有座仙山,名为空空山,大多修仙之人生于此山,修习于此山,未得金身者便葬于此山,可谓是仙人云集之地。只可惜,天生仙骨极其罕见,故就算是空空山上,真正能称得上是修仙之人的也不过数百,加上世上散仙,普天之下估摸着也就寥寥数千人。

柳含清听得啧啧称奇,长叹了好一对有情人。她看二人连在地府都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想来是怕来世走散了,她便扯下一缕青丝,将两人的手系在了一起。柳含清听完了故事便转身离去,身后一对情人对着她的背影千恩万谢,而她此刻却是在脑子里物色了一座凡山,空空山她是待得无聊了,或许那种地处凡尘,人烟繁盛的山要有趣得多。

人间京城郊外有一座野山,无名无姓,山不高,灵气也不充裕,可但凡是出京入京的都免不了要路过这匹山,山脚有个小茶馆,南来的北往的都爱在小茶馆里喝茶歇脚,小茶馆里有位说书先生,最爱听来茶楼里休息的飘摇客讲故事。听了故事他再一润色,便能出一场大戏。

自蝶妖一事过后,柳含清发现了比斩妖除魔更加有趣的事情——观察世间情爱。要说这第一步自然是好好看看自己那对腻腻歪歪爱了千年的父母。看久了,柳含清便觉得十分无趣,不过就是两人腻来腻去,母亲气了父亲哄,父亲气了母亲哄,实在是没什么新意。到是去人间走了一遭,发现一个人间公主哭着喊着要嫁给一个屠夫,惹得人皇屠了屠夫九族,公主也索性含泪一抹脖子跟着屠夫去了。

接下来两百年里,柳含清凭着连生四位金仙的母亲的好肚子,修仙之路通达无比。两百岁的时候,她头戴凌云簪、里着天蚕衣、身披雪玉绸、手带摄魂铃,硬是在法器加成下仅受轻伤就渡了天雷劫,修得金身,还顺利解开了当年四位哥哥封在身上的一千二百年修为。

天下人知道的事她自己自然也知道,因此,她修得金身后,也确实在六合之中横行了许久。今天掀了北海蛇妖的老巢,明天端了九荒巨魔的窝点,凭一己之力,搅得妖魔两道哀声震天。她这一搅和就又是三百年。

      要说修仙也并非难事,只需拜个有一二道行的师父,学点儿皮毛术法,便也勉强算得半个修仙人,这类人大多无病无灾地活个一两百岁也就到头了。可真正天生了一副仙根仙骨的人却是能修得仙身,从此不食五谷,无惧岁月,覆手之间造化自然,能称之为有通天之能。

西:“你带着的这小娃娃是谁?”

当年公主和人皇闹脾气深夜逃出皇宫,差点被人贩子买到青楼,愣是被虎头虎脑不怕死的屠夫从人贩子手上捞了回来,还好吃好喝地供了她好几日,直到人皇亲卫找上门来,才知道自己随手救来的小娘子竟是金枝玉叶。谁料公主是个死心眼儿,就偏偏看上了这个长相平凡、身份低下的粗鄙男人,自此两人感情一发不可收拾。人皇得知后是怒不可遏,之后的事儿也就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北:“这小男娃神似堕神,难道是当年堕神看上了你,掳你回去做夫人,如今你们已得了这个小男娃?”

柳含清着实好奇这小蝶妖何故这般不管不顾偏要救一个人类小郎中,便随手拿一抹仙气吊着小郎中的命,拘着小蝶妖问她为什么要救小郎中。

父:“当年堕神为何掳走你?”

只是天下总是不能太平太久的,总有这么一些想搞事又胸怀大志的妖魔鬼怪盘算着要占领人间。她作为仙门五大金仙之一也不好袖手旁观。

她生于仙门,长于仙山,是所有修仙人里最有仙资的人,活至五百岁也未知七情六欲,是真正的六根清净之人。而自蝶妖一事之后,她开始迷惑,世间情爱当真如此令人痴迷?自己的父母也因彼此深爱对方,不似四位哥哥般无爱无欲,所以一直不得金身。情爱既然如此害人,为何还有人为之甘之如饴?

蝶妖得了人身后,回到了小郎中身边,当初小郎中被柳含清用仙气吊过命,现如今也有了几分仙医的模样,已经开始脱离人间的医术,用简单的法术治病救人了。小郎中见蝶妖回来,也是十分欣喜,没过多久,二人就完婚了。

书评(320)

我要评论
  • 莱取了&了天蚕

    大哥东岳从蓬莱取了凌云簪、二哥西岭从西夷夺了天蚕衣、三哥南丘从九荒抢了摄魂铃、四哥北川从寒极寻了雪玉绸,乐得连头发都没长出来的柳含清咯咯直笑。

  • 柳含清&,分明

    柳含清见那小郎中眉心通透,分明是阳寿未尽,历此劫难也不过是蝶妖妖气过重,影响了他的运势。要救小郎中不难,要炼化蝶妖却不太简单,但柳含清总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数百年来从未接触过的东西,便答应了蝶妖。

  • 方天地&们的隐

    四兄弟到了四方天地,各自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他们的隐居之山为东岳、西岭、南丘、北川,这一隐就隐了三百年。却不料住在那空空山的一对父母感情着实是好,竟在这三百年里又给他们添了一个名唤柳含清的妹妹。

  • 人类小&小蝶妖

    柳含清着实好奇这小蝶妖何故这般不管不顾偏要救一个人类小郎中,便随手拿一抹仙气吊着小郎中的命,拘着小蝶妖问她为什么要救小郎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