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仵作元修为什么黑化  一品仵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一品仵作免费阅读  一品仵作男主是谁  一品仵作元修结局  一品仵作txt下载  一品仵作txt百度云  一品仵作 凤今  一品仵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品仵作  

 

 开棺忤作、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张口说话的——这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参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也不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也干了。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解剖分析此生真情?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进千军万马,“我求一生比较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都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时此刻,重新开启——古水县,赵家村。。

他虽年幼,却也知道,县衙里威风八面的公差都是男子。

“可怜?”

赵屠子今日看验尸身,并无不妥。只是这暮姑娘,似对此颇有微词。

屋外无声,百十来口人眼巴巴盯着赵屠子,好奇心被吊得老高,急等他的下文。

大清早的,刚下过雨,村里泥路难行,赵大宝家门口却被村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里头村长、保长都在,连族公都惊动了。外头,村里老少探头探脑,不多时,便见屋里押出一人来。

“也并非官差。女子终是不能为官的,暮姑娘未曾在县衙奉职,只是验尸手段颇为高明,知县大人允她随父出入义庄公衙,暮老不在城中之时,若发了案子,便由她看验。”

赵屠子又一哼,扫了眼屋外围着的村人,故作姿态地朝众人拱了拱手,道:“各位老少,咱们都是听着老辈人的故事长大的,都曾听过吊死鬼吧?那吊死的人,舌头都老长,有的足有三寸!赵大宝家的婆娘吊在房梁上,那舌头半点也未吐出口外,岂不蹊跷?方才,我与族公等人进屋将人从梁上放下,你们猜,怎么着?”

六月江南,正是雨时。

人虽不是猪,可屠户看验尸身,并不违律例。

院子里,赵大宝五花大绑坐在泥泞地上,身上已然湿透,却紧盯着自家屋子紧闭的大门,一双眼里盛满希冀。

赵屠子颇有面子地咳了一声,这才提高声音道:“赵家婆娘脖子上的绳索套得死紧,怎么也取不下来!这人若是自个儿吊死的,绳套大小自然要容得下脑袋钻进去。可赵大宝家的婆娘,绳套死死缠在脖子上,取都取不下来!试问,死后取不下来,生前她又是怎么套进去的?这分明就是有人将其勒死,再吊去房梁上的!”

“厉害么……唉!”老人叹了口气,笑容淡了淡,“是厉害,可终究是个可怜女子。”

“可怜哪!生在暮家,是她命不好。”老人转头,远远望向县城的方向,音调悠远,似在讲述一个故事,“我朝啊,仵作乃贱役。与死人打交道的人,整日看验那些枯骨烂肠的,身上沾着死人气,走在街上狗闻见了都要叫两声。贵人们觉得晦气,自不愿为。自古仵作这一行,便是由贱民担当的。暮老虽是县衙仵作,官职在身,却在贱籍。暮姑娘生在暮家,自然也落在贱籍。这倒也罢了,她娘还是个官奴。”

赵大宝已被五花大绑,由村里两个青壮年押着,一路推搡,一路喊冤,“族公!我冤枉!”

路尽头,来人行得缓,风低起,雾轻笼,裙角素白。一枝油伞,半遮了面容,执伞的一截皓腕凝霜胜雪,伞上青竹独枝,雨珠落如玉翠。

屠户,杀猪的。

赵屠子脸色涨红,他虽是屠户,在村中也算富足,便是去趟县城里,跟衙门里的公差也是能搭上几句话的。人贵在富足,有银子便有脸面,还从未有人因他是杀猪的而羞辱于他的!这暮姑娘,明摆着是讥讽他将人当成猪来验!他验尸,一不违律例,二认为自己没有验错,凭什么受人讥讽?

“好容颜?有多好?比村里阿秀姐还要好吗?”幼童好奇问。

正是赵屠子。

第43章 剖心

2022-07-17

第45章 相处

2022-07-17

第46章 心软

2022-07-17

第56章 心服

2022-07-17

第57章 帝心

2022-07-17

书评(260)

我要评论
  • &职,只

    “也并非官差。女子终是不能为官的,暮姑娘未曾在县衙奉职,只是验尸手段颇为高明,知县大人允她随父出入义庄公衙,暮老不在城中之时,若发了案子,便由她看验。”

  • 我与你&无冤无

    “赵屠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诬陷我!”赵大宝急红了眼。

  • 冤枉?&死在了

    “你冤枉?赵大宝,昨儿夜里街坊邻里都听见你和你家婆娘吵嘴了,你家婆娘吵嚷得厉害,你还嚷着要打杀了她。后半夜她便吊死在了房梁上,此事也忒凑巧。”

  • 五花大&冤,“

    赵大宝已被五花大绑,由村里两个青壮年押着,一路推搡,一路喊冤,“族公!我冤枉!”

  • 了笑,&“怕是

    “可不是么……女子。”老人笑了笑,一叹,“怕是我大兴唯一的女仵作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