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嫁千金txt百度云全文番外  嫡嫁千金 小说  嫡嫁千金姬蘅  嫡嫁千金番外  嫡嫁千金txt下载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无弹窗  嫡嫁千金千山茶客  嫡嫁千金txt百度云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嫡嫁千金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七嫁得顺心郎,恩爱有加合谐,三载相伴左右,郎君高中状元。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为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藏尸灭嗣。娇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笑:就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归而已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污声名,锥刺股服毒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谋害,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松手人寰。洪孝五十三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入水中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踹迈入高门大户,秘事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魑魅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曾柔软细腻心肠,而如今厉如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不可能?”永宁公主笑道:“你不妨出去问问丫鬟,看看是不是可能!”

这不是她的声音。

薛芳菲努力从塌上坐起来,床边摆着的一碗药已经凉了,只散发出苦涩的香气。她探过半个身子,将药碗里的药倒入案前的一盆海棠里,海棠已经枯萎了,只剩下伶仃的枝干。

那婆子还要说话,另一个丫鬟也道:“其实夫人也挺可怜,生的那样美,才学又好,性子宽和,谁知道会遇上这种事……”

沈玉容是她的丈夫。

年轻女子衣装华贵,眉毛微微上挑,带出几分骄矜。目光落在薛芳菲手里的药碗上,面上浮起一个恍然的神情,笑道:“原来如此。”

城东转角弯,有这么一处崭新的宅子,牌匾挂的极高,最中间上书“状元及第”四字,金灿灿的——这是洪孝帝赐给新科状元的府邸和御赐牌匾,代表着极高的荣耀。读书人倘若得上这么一块,就该举家泣涕告慰祖先了。

美妇人看了她一眼,道:“少吃些凉的,省的晚上你爹回来你又吃不下饭。”说罢对身边的婢子道:“如意,把果子酪端走,这壶茶凉了,换壶热的香茶来。”

这样如珠如宝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女儿,薛怀远为她的亲事发了愁。高门大户固然锦衣玉食,无奈身不由己,薛怀远看上了沈玉容。

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沈郎心软,”永宁公主不甚在意的在椅子上坐下来,瞧着她,“本宫也不是心狠之人,本来么,想成全你,谁知道你却不肯善了,”她扫了一眼桌上的药碗,叹息般的道:“你这是何必?”

如意心中叹息一声,看了看手里冷掉的茶,又能如何?先夫人已经去了,姜二小姐又是这么个不惹人爱的名声。

她的容颜向来是美的,否则也不会当得起燕京第一美人的名号。她出嫁那日,燕京有无聊的公子哥令乞儿冲撞花轿,盖头遗落,娇颜如花,教街道两边的人看直了眼。那时候她的父亲,襄阳桐乡的县丞薛怀远在她远嫁京城之前,还忧心忡忡道:“阿狸长得太好了,沈玉容怕是护不住你。”

“别说这个了。”妇人却换了另一个话头,“听说新科状元的妇人前几日病逝了,明日还得登门吊唁。”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同情,“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病故了,真是个可怜人啊。”

……

“我是谁?”薛芳菲再一次问。

桐儿?薛芳菲想不起来有这个人。

她在病榻上胡思乱想着,沈玉容是心里有了隔阂,不肯见他,或是故意冷遇她发泄怒气?可躺的越久,加之仆从嘴里零零碎碎只言片语,她便也想通了一些事,真相永远更加不堪入目。

小丫头兀自哭的出神,外面突然一个惊雷,照亮了屋中,寒屋破旧,被衾冰冷,也照亮了薛芳菲自己。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继室夫&淑然。

    屋子里的夫人是当今首辅姜元柏的继室夫人,季淑然。那少女便是首辅千金,季淑然的亲生女儿,姜家三小姐姜幼瑶。

  • 鬟?可&边的丫

    叫她姑娘,莫非是丫鬟?可就算她在桐乡未出嫁时候身边的丫鬟,也不至于穿的这样寒碜。

  • 兀自哭&了屋中

    小丫头兀自哭的出神,外面突然一个惊雷,照亮了屋中,寒屋破旧,被衾冰冷,也照亮了薛芳菲自己。

  • 脆的,&的软糯

    这个声音……娇娇脆脆的,虽然疲惫,却泛着少女特有的软糯。

  • 停止了&小声道

    薛芳菲直直的看着小丫头不说话,小丫头的傻笑停止了,有些害怕,小声道:“姑娘?姑娘?”

  • :“管&她做什

    紧接着,少女独有的娇俏声音响起:“管她做什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什么人家都敢攀扯。”

  • &首饰,

    薛芳菲一愣,打量着面前人。面前的丫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眼睛肿的跟桃核似的,长得倒是可爱,只是瘦骨嶙峋的模样令人看着心酸。她穿着不合身的深蓝布衣,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看着薛芳菲傻兮兮的发笑。

  • 那位“&姜家二

    至于她们说的那位“熬不过这个夏日”的人,应当就是姜家二小姐姜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