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清穿之青色莲花  跃动年华什么意思  青色年华茶叶价格  青色年华礼盒  青色年华茶叶  网王 青色年华  跃动的青色年华男主  跃动的青色年华TXT  

 

 跳动杨天的青春,空气中弥散着荷尔蒙的气息。她的眸中闪着星光,熠熠熠熠是对因为未来的期颐。拘泥陈规,不服气权威,是青春最本真的模样;热忱为帆,智慧为桨,扬帆远航启航向理想开拔。谁的大学最初的也不是白纸一张,谁的青春也不是跌跌撞撞,不断摸索前进?怀一寸冰心,驾一叶扁舟,阳光正好,而我们正路上!距离教官宣布“解散”已经过去仨小时,洛珊洗完澡之后,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就见薛尤走过去,拿着报名表问学长:“学长,请问,报名表上写错了可以涂改吗?这里的职务从小学到现在都可以写吗?个人经历有没有格式啊?照片红底的可以吗?”

“你怎么想起来报社联了啊?那是什么?”萧洋抬起头,张大了嘴,“大家都往团委、学生会挤,你去报个社联?”

萧洋灵巧地避开,手脚麻利地爬下了凳子,“这不是怕你睡死过去,错过了体育部的小哥哥嘛!”

“上课啦!”洛珊实在对着两个小朋友无奈,刚好上课铃响了,赶紧提醒。

洛珊听完一个学姐热情的介绍宣传,左看右看,也不见人,便干脆独自一个人在各个摊前走走看看,顺便找找之前在新生QQ群里,被称赞帅上天的体育部小哥哥在哪里。

招新的场地在体育馆前宽阔的胜利广场。虽然天还没有黑透,各个院校级组织却已经迫不及待的亮起了各自的彩灯和荧光板,远远望去,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我去!”对镜梳妆的洛珊加快了动作,“我的小哥哥!”

晚自习过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了两下门,几人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刚才那个团委的学长已经走到了讲台上。

“嗯,除了管理,还有服务哦!”

在听完校社联的学长激情洋溢的宣讲之后,洛珊举起了手。

“哎,你们说,人少的地方,会不会好进一点?”薛尤问她们。

“等等一下,”薛尤拉住萧洋,“我问问。”

就这样三只单身狗凑成一窝,在各色帐篷、招新旗帜和标语之间穿行,一边不断被拉去听各种介绍和宣传,一边怀里不断被塞着各种报名表和宣传单,及至走完整个广场,怀里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和报名表已经成了厚厚一摞。

“喏,瞅着没?”薛尤指着一个戴着眼镜、肤色黝黑,正唾沫横飞地对着几个新生说着什么的男生,对着两人说道。

洛珊看着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实在不忍心打扰她们的兴致,有气无力地应道:“那好吧。”

“是啊,我听见旁边人叫他‘木哥’了,新生群里不是很多人也这么喊他的吗?”

“可以啊。”也许是被冷淡久了,学长看到有人要报名,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

“尤尤!”萧洋偷偷戳薛尤。

薛尤这才露出了一缕笑容,“嗯嗯!那我们去拿报名表吧!”

“矫情!”萧洋不理她,拉了薛尤,大踏步走在前面,“回去啦,你衣服好像还没泡着呢!”

更新时间

2022-07-15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矫情&步走在

    “矫情!”萧洋不理她,拉了薛尤,大踏步走在前面,“回去啦,你衣服好像还没泡着呢!”

  • “我去&动作,

    “我去!”对镜梳妆的洛珊加快了动作,“我的小哥哥!”

  • “解散&完澡之

    距离教官宣布“解散”已经过去仨小时,洛珊洗完澡之后,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 委里头&”

    “我……”洛珊歪着头想了想,“应该也是学生会和团委里头看吧。”

  • 你不再&校学宣

    “哎,你不再看看嘛?刚刚校学宣传部那个学长很好看呐。”

  • 么能理&被子叠

    “哇,你这种有男票的人怎么能理解我们单身狗对小哥哥的热情呢?”洛珊一边飞速地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一边回她。

  • 突然,&耳边响

    突然,一只手一把拽住了洛珊。洛珊一愣神,却就听见萧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哎?珊珊,你说学生会好,还是团委好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