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巧子不哭了,扭过头,扬起那张泪水横流的面庞,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大太监没眼看了,翻了个白眼去瞧躺在床榻上的三皇子。

画屏松了一口气,拿过石桌上的桃花遮羞美人团扇,一下一下给苏豆豆扇风。

大太监小太监:“……”

“长本事了啊,喝酒喝到天亮,这都日上中天了才回来,啊,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想起陈太医,大太监安能拧眉扫视一周,问:“陈太医人呢?殿下榻前不可无人,他擅自离去是想圣上抄家吗?”

“什么?”

圣上安抚一笑,伸手拍着莫皇后的背,“朕没事,歇息吧。”

三皇子是圣上最喜爱的一个皇子,本想着要在他弱冠那年封为太子,谁知半月前的狩猎中,三皇子被闯入狩猎场的刺客一箭刺到胸膛,好在陈太医说只是刺到心脏旁边的骨头,差那么一点,三皇子真的就无力乏天,唉~

“娘知晓的。”苏江氏手上力度加大,拧着苏诚的耳朵狠狠道:“喝酒喝得开心吗?”

这变脸速度,堪称一绝!

而苏豆豆这一躺,就是十一年。

“殿下晕倒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红豆,入骨相思呐。”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安念怀没有血色的脸庞变了又变,最后他试探性问道:“父皇,咳,您可否将那几人交由儿臣审问?”

圣上见此慌了,大喝,“陈太医,朕命你三个月,三个月朕要见到活蹦乱跳的怀儿!”

安念怀毫无唇色的嘴角微微上扬,给予圣上不必担忧的眼神,“父皇,儿臣没事,您看儿臣这不是好端端的和您在说话嘛。”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苦劳也有功劳,你就是这样对我的?还学会喝花酒啊?!”

只是未等两人再次躺下,安能焦急地揣着小手,在殿门口喊道:“圣上,三殿下晕了。”

紫薇殿又是忙乱的一天。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两眼一&,该死

    “嗯,你…”话还未说完,安念怀两眼一闭,直直倒下,该死,这副残躯……

  • 笑,“&半年,

    半年…安年怀眼眸暗转,扯了个苦笑,“半年,我这身躯还要修养半年,哈。”

  • 太监安&能不禁

    床上的人面色发白,俊美的容颜死灰死灰的,大太监安能不禁惋惜暗叹。

  • 我已派&了几人

    圣上接过安能递来的手帕,擦了泪珠不顾形象吸了鼻子,神情由担心转为狠戾,“怀儿你放心,我已派人抓到了几人,等他们供出幕后黑手,我必让他们尸骨无存!”

  • 前,月&要如何

    夜晚如期而至,安念怀披了件薄衫站在窗前,月光倾撒,照得他的脸格外惨白,黑影从门外而至,在他五步远时单膝跪地,“回殿下,成若四人已被移到水牢,殿下要如何处置他们?”

  • 陈太医&脚一软

    扑通,陈太医脚一软跪了下去,“是,臣遵命。”要命咯,三个月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