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芳华茶叶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芳华百度云  锦绣芳华讲的是什么  锦绣芳华什么意思  锦绣芳华茶叶价格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锦绣芳华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锦绣芳华 粉笔琴  锦绣芳华  

 

 蒙冤而死复活于妹之身自此,她已不再是那个很任性自豪的林家嫡长女林可她是林府很小的嫡女林熙。把真相被埋葬于胸,忍辱负重耐心的等待着可翻云覆雨的那天再活一次,就该步步生莲,锦绣芳华。%%%%%%琴儿第八本书,宅斗种地文,评论交流跳坑支持!谢谢您!林府的前后府门禁闭着,内里的二门处却挂起了白练,但奇怪的是,来来往往的府中人,虽身带白花,束了素带,却没瞧见一个哭天抹泪的,都只是神情有些艾艾。。

一夜的风雨交加,奶妈婆子的几番过来探视,林熙闭着眼一副酣睡的样子,才叫她们放心的放下帐子,歇回了梢间里。

所以在她的记忆里,爹常年都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杵在那里而已,可今个一瞧,却见爹爹两鬓多了许多华发,眼圈子也见了黑,便知自己到底还是伤了爹爹的心,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惋惜自己多些,还是担忧前途多些。

“不!”小女孩大声的喊着:“我要看她,一定要看她!”说着更是蹬腿挣扎,此时棺材边一直在抽泣的老妪摆了手:“罢了罢了,到底姐妹一场,就让她瞧瞧吧,横竖都是最后一眼,她又知道些什么啊!”

中年男子闻言扭了脸:“你大姐她,她与人,与人有私,被你姐夫撞破,就投了井!”

张着小嘴跟着大流请了安,在老太太的摆手间,大家都站了起来,照着大小坐了绣墩。

老天爷,你为什么给了我再活一次的机会,而且还是在这个家里?你是要我洗冤报仇吗?可我林家清流之门,我说不出半个字来,我若能说,又何至于被逼到那种地步?

这一席话出来,陈氏便脸上已有泪珠,而林昌看了一眼陈氏轻叹:“难为你竟想得这么远……”

“什么?那大姑娘的尸首……”

“什么叫做不提?大姐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死了?而且丧还不在康家办,他们竟不声不响的把人给送了回来,这算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少年郎一脸的怒色,直冲到了他爹的面前:“爹,这到底有什么内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该叫七姑娘起了。”

老妪瞧见七姑娘的举动停了抹泪之举,再瞧见她这眼神不对,立刻叫了起来:“抱开,快抱开!”继而婆子们把七姑娘的小手扳开,迅速退了开来,而七姑娘不哭不闹的就那么两眼盯着棺材,一脸的呆像。

老妪站在堂中,两眼盯了许久的棺材,忽然发了力,她甩开两个丫头跌撞的奔到棺材前,一面哆嗦着手指摸着棺中人的面孔,一面口中轻呼:“可儿,我的大孙女啊,你,你怎么就造下这等孽事出来,叫祖母悲痛难言,叫父母不能哭诉,叫整个林家有哀不能举,有悲不能诉啊!”

毕竟林府是清流之家,康府也是,谁都丢不起这脸!

“怪说不得叫我们个个都闭严实了嘴,二门外的都没叫吱声呢!”

这一转眼间,三个人都出了屋,只留下七姑娘一个睡在小床上,可此时她却眼皮一抬睁开了眼,霎时泪水就从眼眶里滚了出来,她小小的眸子里满是痛色,直直地盯着床帐顶,喃喃自语:“我没有做下丑事,没有与人私通,我是,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他们逼着投了井啊!”

“婆母,儿媳妇知道这话说来诛心,会惹您不快,可思量了这些日子,还是决定和你讨这个请儿,实在是,实在是不想林家再有差错了啊!”

半个月后,康家一家因着原大姐夫康正隆的外放,便举家搬迁去了外放之地的扬州,自此赣州林府的大小姐在别人的意识里,理所应当的随着夫家去了扬州,其实却已经香消玉殒,而康家和林家,也就此断了姻亲。

片刻后,七姑娘哇哇的哭了起来,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那老妪脸色发白的急急说到:“把哥儿姐儿的都带出去,莫魇着了!”

立时丫鬟婆子应着抬了她离开,那中年男人才迈步进了堂内,可他并未往棺材跟前去,而是在一旁捡了个椅子一坐,自顾低头不语。

请假

2022-07-12

更新后补

2022-07-12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口上压&叫人没

    天阴沉沉的,暑日的热气尽数闷在空中,似在心口上压了重物一般,叫人没有半点爽利。

  • 言低头&免得姑

    奶妈闻言低头拨了拨七姑娘额头处的刘海,看着那个疤瘌叹了口气:“我去找刘妈要点膏子来,免得姑娘留了疤。”说着放了帐子转身出去。

  • 痛哭的&七姑娘

    痛哭的七姑娘回头看着明秀堂,两只小手在婆子的脑后攥的紧紧的。

  • 人才迈&堂内,

    立时丫鬟婆子应着抬了她离开,那中年男人才迈步进了堂内,可他并未往棺材跟前去,而是在一旁捡了个椅子一坐,自顾低头不语。

  • 着走了&进来,

    不多时,一个颤巍巍的老妪被两个丫头架着走了进来,继而跟近一众妇人,皆是素服白花的打扮,虽个个脸有哀色,终究是无一人放声大哭。

  • 人一言&样都跟

    婆子们见状之好抱着她凑上前去,想着叫她看上一眼了事,岂料才凑过去,七姑娘竟伸出手来死死的抓了棺材边,继而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棺中人一言不发,那神情,那模样都跟魇着了一般!

  • &子,此

    她低声的哭泣着,小小的手死死的捏着毯子,此刻她已不是林家的大小姐林可,而是林家只有六岁的七姑娘林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