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六代传承的敬安伯府家训严慎与深闺养育,这点小秘密才能至今不漏。

这个牙都还没长齐的小娃出没在他们规划逃出城的地道里,不对吧?

父亲关上了房门仿佛关掉了他们的血缘,她忍着火灼的痛苦来到门前,看着门外的姊姊惊恐的与她对视着,眼里充满无辜与无助。

裴谚看着两个比他还义愤填膺下人,忍俊不住的笑了。

大太太说过,娧音同退,美丽姑娘注定得过退居人后的日子。

“相逢即是有缘,尤其在这本不应该遇上人的地方。”裴谚寻了好久的舌头干笑着。

颜娧秉着呼吸,瞌睡虫早跑过了,额际冷汗直冒。

颜娧看着不着急逼供只着急洗手的男子,也不哭不闹不求就静静被披挂着,夜还长着,他都能不急不徐,她急什么?

一再再审视了记忆中的母亲,舍不得她殒命换来囚笼的日子,她还真不知道评论好与坏。

“嬷嬷能给我一身短褐吗?”颜娧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身上的打扮,得先解决才有法子设想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明早被发现头发烧了还得了,丫鬟都来守夜了,她还怎么搞?

按照寄乐山的地图这地方应该是敬安伯府,裴谚把颜娧拎到自己正在挖掘地道,依着火把要看清这小娃娃。

如果前行是死路何必把自个吊死在同一颗树呢?她必须努力不重蹈覆辙,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自立才是唯一能生存的机会。

颜娧痛苦的嘶声吶喊着,即使燃尽了她最后的生命,依然目光如炬盯着门外的孪生姊姊……

她笑了,诡异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园子,门外的人除了父亲的冷静其余皆惊恐不已。

颜娧看着阮嬷嬷眉头越锁越深,也知道又在担忧她的未来了,记忆中待她如亲生女儿的嬷嬷到后来因为偷带她出府几次被揭穿后,大太太毫不留情的杖毙了。

在被发现之前,小姑娘怎么开心怎么活泛吧⋯⋯

阮嬷嬷欣慰的揽颜娧入怀。“好!好!我们娧丫头最乖了。”

隔日,颜姒在父亲的催促下还是和王铭烨成婚。

短褐是丫鬟小厮们的常服,她一个官家姑娘能穿上?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墙壁那&椅子就

    墙壁那头似乎也察觉了她,没给她逃离的机会,一脚踹开了破土墙,颜娧还没来得及离开椅子就被连襟抓住。

  • &被回收

    反正什么理由都不能说明为何大半夜地底另一头有人,不如照实来,老天总不会浪费让她活两回,什么事情都还没办成就又被回收吧......

  • 了抽,&我可以

    裴谚见她生无可恋的哀戚,嘴角抽了抽,嘴里不经意的就溜了话。“我可以教妳。”

  • 墙壁迟&疑着,

    倏地,土墙瓦解在面前,透过微弱烛光,颜娧见着铁橇穿过了墙壁,似乎也为没有阻力的墙壁迟疑着,迟迟没有掘第二下。

  • 自己找&忘。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这绝世名言,只有三吋钉大的她可不敢忘。

  • 拽出一&是敬安

    “主子,您毁了人家小姑娘闺房吗?”清明无法想象大半夜的地道能拽出一个小姑娘来,这上头是敬安伯府呢!这是拽了个伯府闺女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