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裔大宗户  嫡裔子孙是什么意思  嫡裔子孙  嫡裔全文免费阅读番外  嫡裔小说  嫡裔 辰沙若华  嫡裔怎么读  嫡裔是什么意思  嫡裔免费阅读  嫡裔  

 

 她堂堂一个军区情报二处特派员,竟然因为行动中出了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了这个深宅大院里当起中国古代小姐来了,就这种细胳膊细腿,说不了几句话就得歇口气的身体,除了这些多的烦死人的规矩,让人怎么活?本应是受尽屈辱疼爱的嫡女,怎么这家却与别人相同?嫡女却成了弃子,日子跨过越凄惨?她偏不信邪,誓要夺回来都属于她的一切,径直幸福和快乐生活!--------------------------------------------------------------------新书《曲江春》已传上,尽请需要支持。雅安加油,加油,为你们祈福平安!张若华咧咧嘴:“这不是吴处长说你一个人出任务不放心,他才把我召回来了。再说这次的目标可不小,你一个人只怕……”她声音压低了下来。。

那黑衣男子看了看那哭的乱七八糟的短发女子,俏丽的短发,标准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一双大眼睛已经哭的红肿了,长得的确不错,很有几分利落娇俏的气质。

那个黑衣男子走到这辆奥迪TT车旁,敲了敲车窗玻璃,只见车窗被缓缓摇下来,驾驶位上的短发女子正抱着方向盘大声哭着,丝毫不理会一旁站着的他,倒是副驾驶位上那个娇小的长发美女一边从纸巾盒子里抽着纸巾递给那哭个不停的女子,一边抬头问道:“有什么事么?”

见老太太高兴,大夫人状似无意地问道:“这几日倒是没见若兰回府,不知王家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老太太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笑道:“是若华呀,听你母亲说你这几日又病了,可好些了么?今日暑气大,你应当在房里歇着,莫要折腾坏了身子。”

赵兰脸噌地红了,伸手一拍张若华:“瞎说什么呢你,他……他还不知道我是干嘛的。”说着她长叹口气,似乎有些心灰意冷,“你也知道咱们的身份是机密,就算他也是军区的,也是不能说。再说咱们处里也就咱们两个女的,自然也不让我调离。看这样子,我跟他多半也是不可能了。”

那长发的女孩子忙伸手拍着她的肩膀,劝慰着:“是了,就是他有眼不识金镶玉,他不知道你的好,好了好了,别哭了,你都哭了快一个小时了,明天你眼睛还不得肿的像个水蜜桃,你就不怕公司的人笑话你呀!”

“弟妹也惦记着王家的那边?只是可惜了,这若兰可是大房的长女,只怕很难帮若瑶说上几句。”大夫人没好气地对与她并肩走着的二夫人道。

“有没有人受伤?”通讯器里换成了吴处地声音。

若华起身向着老太太微微一笑,道:“身子已经没事了,怕老太太担心,过来给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请个安。”

若梅忙站起身来一福身道:“若梅本想早些来探望老太太,又怕扰了老太太歇息,故而一直到今日听说母亲过来,才求了母亲跟着来看看。”

赵兰取过通讯器呼叫:“0312,0312,我是0311,现在进行B方案……”

那边厢,大夫人也笑着道:“若梅自来就是有主见的孩子,不似若瑶这般柔弱,前几日听说老太太受了些暑气,这孩子竟自个躲在屋里难过,还是彩纹劝了小半日才劝住了。”说着她瞥了一眼身旁坐着的若梅。

那个穿黑夹克的男人已经开始向这边走来,目光正扫视着车里的两个女人,想要看出什么端倪。

“没有,”赵兰说道,却一偏头看见旁边的张若华倒在了驾驶位上,背上的衣服已经被血全部浸透了,赵兰手中的通讯器几乎要掉到地上,她疾呼一声,哭出声来:“若华,若华,你醒醒啊。”

那辆轿车还是停在原地没有动静,看来里面的人应该还在打手机。张若华这才笑着说:“你不是有了咱们帅气的林上尉了吗,他穿军装那笔挺的模样早已征服了你的心了,还觊觎别的帅哥干嘛!”

一辆银白色的跑车自后面超车,与她们的车并行在马路上,也不快也不慢,似乎没有打算超过她们。

老太太打破这尴尬的沉默,先开口笑道:“几日不见,若华倒是懂事不少,也不枉你母亲平日疼爱你。”大夫人却用极为复杂的目光扫视了若华几眼,这才收了回去。

张若华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了,背上的伤口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知道自己的力气在随着背上汩汩而出的鲜血慢慢消失,手脚冰冷,她原本在疑惑,明明已经瞒过了那人,为什么还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但在那架银白色跑车开枪之前,她看见开枪那人脸上露出笑脸,就明白了,他们是宁杀错不放过,不会允许有半点泄露行踪的机会发生。

若华虽然啥也没弄懂,但看情形,这大房二房都未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都是眉头紧皱着,连带着后面的若瑶、若梅也是脸色颇为不好看,对视之中都有火药味。若华也不想多事,跟着她们向回走去。

张若华咧咧嘴:“这不是吴处长说你一个人出任务不放心,他才把我召回来了。再说这次的目标可不小,你一个人只怕……”她声音压低了下来。

楔子

2022-06-24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身向着&老太太

    若华起身向着老太太微微一笑,道:“身子已经没事了,怕老太太担心,过来给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请个安。”

  • 怒火,&久了又

    大夫人被说得一肚子怒火,却转过脸来,冷冷瞧着若华:“你还不回去,仔细站得久了又说着了暑气,还要替你请郎中。”

  • &面绣着

    一旁的丫鬟忙上前接过那小巧的荷包送到跟前,老太太接过荷包细细看时,只见上面绣着牡丹花与翠鸟儿,针脚细密,栩栩如生,可见方才若瑶说得手工拙劣不过是谦虚罢了。

  • 里嗤笑&福了福

    若华心里嗤笑一声,却也不和她计较,只是微微福了福身子,转身向着自己的吟华苑去了,却不曾知道,自己最后的福身的举动,让大夫人和若瑶等人又是好一个吃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