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兄又在作死免费阅读漫画  家兄又在作死漫画  炮灰兄长作死日常  师父天天在作死  家兄又在作死  

 

 

忍不住的,他开始挣扎起来。

这一次,演的是更加逼真,比上一次还要完美。

这一条镜头拍了四五十遍了,拍的周围的人都是怨声载道,从最开始的小小声叨叨,变成了不耐烦地指桑骂槐,安禾也只是捏了捏手指,还是一句话都不说的站在镜头前面,沉寂的像是一汪死水。

怎么睡一觉就变成了这样了?

男人似乎做梦了,他张大了嘴巴,像条缺氧的鱼大口呼吸着,却怎么也喘不上来气,脖子上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臂扼住了他的生门,让他青筋暴起,面目狞狰。

导演和善的眯起小眼睛,圆溜溜的肚子往前一挺,他笑的十分温柔:“不过,我们还是觉得第一条比较好,就用第一条了。”

强壮的男人动了一下,原本平稳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他无意识的拧了拧眉头,又掉了个,脑袋从侧放在胳膊上变成了额头抵在胳膊上,肉眼可见的,他的脖子后面渐渐沁出了汗珠,凝聚,不一会顺着脖子上的褶皱就滑落在了衣服里。

虽说安禾一笑,就像是禁欲的玫瑰花盛放开来,可李万还是恼羞成怒,眯着眼睛里尽是阴狠之色。

导演眼睛转了一圈,嘴巴动了动,落在安禾身上一挑眉,沉默一瞬,他指着后面的工作人员吼道:“干什么,干什么呢?不是说了要清场了,你们能不能别再镜头里晃悠?”

被骂的工作人员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己离镜头十万八千里远,眼角一扫正中心的安禾,他的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被冤枉的羞恼之色,却什么也没说,只得忍气吞声的低下头,拽着自己的道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安禾,离开了。

虽是年过半百,但如今生活水平发达,轻轻松松活到八九十岁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个男人虎背熊腰,一张满是褶子的脸上隐隐带着凶悍之色,就连鬓角处的白发也只是稀疏几根,男人看起来比年轻小伙都要强壮。

而巨大的摩天轮下方控制室里,一个年约五十岁的男人正静悄悄的趴在桌子上,起伏的肩膀,绵长的呼吸,都在预示着这个男人生命力旺盛。

随着导演满意的大喝一声:“好,收工。”

“这...这...”

副导演滴溜溜的眼睛在安禾身上转一圈,见她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他才撇撇嘴巴,慢腾腾的坐下,和导演脑袋挤在一起,俩人对视着,给了彼此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气得李万心中是诅咒连连,恨不能祖宗十八代都给撅出来,磨着牙,他阴测测的自言自语:“别以为你曾经是一线大明星就可以目中无人,你现在已经过气了,不过十八线牛逼什么?你等着,等到下一场戏,有你好果子吃,让你嘚瑟,下一场戏不给你弄得脱一层皮,我都不姓李。”

安禾木着一张脸,心中自嘲的一笑,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转回到最开始的位置上,等着场记一声开始,她又将刚才的表演重新演绎了一遍。

安禾:“......”

“古宅心慌,七场第二十次,准备,开始。”

扮鬼的群众演员连忙点头,一句反驳都没有,就说是自己的错,鞠躬道歉一气呵成。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在桌子&膀,绵

    而巨大的摩天轮下方控制室里,一个年约五十岁的男人正静悄悄的趴在桌子上,起伏的肩膀,绵长的呼吸,都在预示着这个男人生命力旺盛。

  • 象中剧&着。

    在他想象中剧烈的挣扎,也不过是现实中他无意识的动动小手指头,他就在这梦中煎熬着,痛苦着。

  • 一眼已&将心里

    喘了半天,惴惴不安的心脏好不容易放回到肚子,他抬起头,透过窗子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发亮的天空,长出一口气,将心里那一抹不安压在了心底,他掏出手机,低下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刚五点不到。”

  • 从东边&里面爬

    这一场梦,从黎明十分一直折磨他到天边鱼肚泛白,就在太阳从东边的山坳里面爬起来的时候,男人终于大喝一声,从椅子上摔在了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