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看着雷云一时有些不快与好奇心想:岽祜?他几万年不曾来过这天宫见本尊了,他这性子居然会为了一个晋仙凡人之事而上心,看来此人也是不同平常的。这橙色的雷云一看就知不是肉体凡胎之人的雷劫,本尊晋神之劫都才是黄色的更天之雷。岽祜这万年来怕是有些线索了吗。

瑞恬重重的叹了口气:“姐姐又说不去了,她今日看起来气色更差了几分,精神状态也不好,刚刚我亲自给她熬药,喝完药姐姐就睡了,便来寻你们了。”

一道动听的甜美娇声传来:“你两位倒是真让本神开眼了,众仙都求不得,触不到的这份尊荣之位被你俩来来回回推了半年,你们不愿,天帝之位不如让与我吧。”循声而去,一袭淡黄色长裙,粉色及地长腰带束在腰间,更显此女子楚腰纤细。她从庭院蔷薇花拱门处朝园内东边石桌处走来。

蒙夏笑着侧脸看向刚落座在他左边的明媚娇艳女子:“天帝一位你是不能了,我们让与你,这众仙也不同意。可你若劝得岽祜承位,你这天后一位也是尊荣无限呐。”

说话之间,这渡劫之人穿着一身灰色的朴素粗布之衣已来到石柱之下,这副神情清冷的模样却是和这小白脸的年龄不成正比,到更是适合历经沧桑,看破红尘的小老儿。看都没看这守卫,直接就往里走去。宫锁:“这还没成仙呢,就如此高傲。等会上了缚龙台看你还能傲的起来。”

九道雷劫过后,众神发现渡劫之人居然真的活下来了,来不及感叹此子不凡,而他已掐诀而走,不知所踪。

蒙夏便用了两层法力就想一举轻松破开它。可居然感觉更牢固纹丝不动了,蒙夏便回手蓄力后用了九层功力再抬手打出去,想直接用武力轰开封印。

可如今这封印让他觉得此人定有能力,治愈好瑞锦的信心刚刚增长上九霄,这会此话一出又让他跌落下九幽。“岽祜你可还有联系此人的办法,若无那我们就回去看看瑞锦,再寻些其他法子。”

宫省:“这过不了也是正常,你看这些年连这仙界都许久唯有渡劫之仙了。”

这从天雷之劫已然后惊动到了书殿上正在查阅卷宗的天帝,在听见九道雷声起后,此时正放下手中水晶盏与书卷,他起身往殿外走去。

天宫的缚龙台此时叽叽喳喳,和平时的冷清无人气氛完全不同。仙君们或是单手背身后而立不语,或是三五成群围站一起在聊着今天来这的原因---就连站在缚龙台的仙兵都好奇,巨石柱下一守卫者宫省对他伙伴宫醒说:“出现的人界一少年修炼大圆满了,已是渡劫期,今天你看都来了那么多仙君,就是为这事呢。

“哦?九层!那他的确实力雄厚。太古巫神族乃女娲留下的医神族,看来肯定不止是医术了得,空间阵法封印之术或也是大能之辈。而要操控好这些术法,自然法力或灵力高深才能最好的发挥这些术法。”

一边继续盯着缚龙台深色如常说:“此人不论能否成功晋仙,都把他过去了解清楚来回本尊,此事低调查询,你自己去就可以了。”

“我可没少提起此事,可他油盐不进,就是不愿呢。”女子哀怨看着岽祜:“这岽祜上神可没那么容易改变自己决定的,是吧。”

岽祜隔着院落矮篱笆看着此人五官棱角分明,俊朗中带着一丝温柔的脸盘,这不就是他寻的巫神族血脉传人嘛,心想是不是他封印触发后得到消息便回来查看:“郁舟君,许久不见,冒昧前来,打扰了。”

一脸震惊的岽祜看着正望着自己的夏蒙他也满脸疑惑和吃惊:“许久不曾见过你如此焦急莽撞了。你可还好?”

宫锁看着此时正入台阶的人说道:“你们看,渡劫之人来了。这长得一副小白脸似的,看他如此清瘦单薄的样子,怕是难以渡过喲。”

岽祜见状想出声阻止已来不及了。手起诀落之间,封印之力就把蒙夏给反击飞落到好几米开外蹲下了身。

“乔杉,你看这少年倒是长得挺俊俏的,你人间带回的画本里都没有他这模样好看呢”一女子对她身旁一清秀柔美的上仙说到。“倒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大造化的修为啊,也敢来这挨雷劈,要是这渡劫失败,这我怕是会心疼这脸蛋而难受的少吃一碗”。

蒙夏起身:“嗯,无大碍,此封印防御力遇强侧强,但无进攻和杀戮之意。我这也是担心锦儿她,草率了......我可也是用了九层功力了,这一个封印都破不开,此人竟如此之强吗。”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此处外&,人迹

    此处外有结界,人迹罕至,在水一方。小岛上仙气缭绕,山海景色宜人。

  • 朗中带&族血脉

    岽祜隔着院落矮篱笆看着此人五官棱角分明,俊朗中带着一丝温柔的脸盘,这不就是他寻的巫神族血脉传人嘛,心想是不是他封印触发后得到消息便回来查看:“郁舟君,许久不见,冒昧前来,打扰了。”

  • &出现,

    岽祜手掌伸开,杯子便凭空出现,又倒上茶水,递过这女子面前。“恬儿,昨日你说今天要陪你姐姐去下界南方摘杨梅,这么快就回来了?”

  • 句话夏&。

    听完这句话夏蒙满脸写着失落,本来对此人能否医好瑞锦也不抱太大希望,就当碰碰运气。

  • 终于在&但并非

    蒙夏随着岽祜终于在下界找到了这位巫神族遗世的血脉传人修养地,但并非在巫咸国。

  • 要去破&解封印

    还没说完就抬手起诀要去破解封印,话说还真没感受出来此封印如何破解。但感受到封印就很一般,似气若游丝,摇摇欲坠。

  • ,我们&,你这

    蒙夏笑着侧脸看向刚落座在他左边的明媚娇艳女子:“天帝一位你是不能了,我们让与你,这众仙也不同意。可你若劝得岽祜承位,你这天后一位也是尊荣无限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