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沉浮,胜者为王败者寇,朝代的更迭,时代的产物。大夏有位娆娆公主,小小年岁国破家亡,亲眼见到亲眼目睹父母双双殒命,父母身死之际耳提面命让她切记报仇雪恨,切记被怨恨催毁她的心,他们只愿她好好的好好活着。苏家有位纨绔贪恋美色女儿,纨绔又乖戾,因贪念云王府霁月晋王倾世容颜,小小年岁爬墙欲偷看,结果摔了个面朝地,磕上太阳穴,不幸身亡魂散。现阶段朝灭国公主变作看今朝苏家纨绔丑女,身在这场乱世沉浮内,国破家亡,父母的血仇与耳提面命的遗愿两两相互交织,每夜不能够寐,她该如何…床榻侧,一女子,隔着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

母妃…

浩叔后面跟着,守着,没有再追了上去。

“哇…”

一直颤栗。

夜幕之下,雪色将浩叔脸上的杀伐映照的显目。

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夜幕再次降临而来,走到城外三十里处,见有一院被过路士兵们横扫席卷的破败别院庭园,推着木板车进去。

撞了木桩上,一口口血噗出,一个个哎哟哎哟的抱了腹部,后面那些没上前的胆怯了。

一目心悸。

老婆子也匆忙拉着两小娃扑通跪下,更一脸惶惶。

她迈开小步,走去了别院庭园的后山上。

士兵们远远瞧着,真是水痘,赶忙催促老汉。

娆娆死死咬了小唇,还是不哭,可豆大的泪珠却终是浮现了出来,一颗一颗自眼眶滚落。

一语低声,屋门被推开。

“澹梁三王子,按照三国的约定,大秦皇城的百姓自今后起皆乃我云琅国的子民,此事就不必澹梁三王子如此费心,云琅国的事自有我云琅军来处理,澹梁三王子还是去处理你们澹梁的事为好。”

如此一个孩童,她才多大,她其实也只有六岁,眼睁睁看着父王母妃惨死眼前,大秦皇族全族被屠,她不哭也不闹,乖的不像一个孩子。

紧闭的眼睑四周更有一圈赤艳,似被血色涂染。

“娘…”

走至一半时,脚下不慎一个打滑,直接滚落下去。

远远,从一个小巷子里出来了一家人。

朱老伯连着两声,又急慌慌的快步跑去宅院后门离开。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军爷们&染上。

    “两位军爷紧远着点。”老汉急急一声慌,悲泣:“俺家娃儿得了水痘,千万别给军爷们染上。”

  • 白这些&,他也

    朱老伯只是一个憨厚的老农,不明白这些,浩叔如此说,他也跟着看了一眼这星辰夜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