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色满园 小说 好看吗  秀色满园内容大概  秀色满园是什么意思  秀色满园百度云下载  秀色满园寻找失落的爱情  秀色满园  

 

 成了地位卑贱的打扫卫生丫鬟,锦绣理智的选择接受了现实。她努力去学习大宅门的生存技能,从众多丫鬟中脱颖而出,一步步的升为一等丫鬟。丫鬟间的明争暗斗,小姐们之间的勾心斗角,少爷们的别有用意,老爷太太的处心积虑,锦绣左右逢源,努力活出自己想的生活。到了适婚年龄,各种难题纷至沓来。锦绣正面临两难决择……尊严和爱情,究竟哪个更最重要的?----------------秀色圆满完结啦,亲们来看小情的新书华裳吧~O(∩_∩)O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她的耳边回响,依稀仿佛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口音有点奇怪,软软糯糯的就像江浙一带的口音。。

想到死尸,锦莲苍白的小脸愈加的惨白。

却不料毕业相当于失业,捧着一堆证书却还不如本班的其他擅长吃喝玩乐的女生找工作来的快。

锦绣侧耳倾听着锦莲说话,也不多插嘴,只是一径的微笑。

她微微的皱了皱眉,想说“别吵我”,嘴张了几下还是没有发出声音。这个念头一过,她又陷入了沉沉的昏迷中,只有脑际还留着一丝清醒,隐隐约约的听到周围的声响。

这具身体看来甚是纤弱,走上两步就有些摇摇晃晃头晕目眩,要么就是踩到石子的时候撞到了头部引起了脑震荡一类的,所以才会昏厥了半天。

她万般无奈之下到了一家三流的中学里做起了老师,一干就是五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年纪相当的男友正打算结婚共组爱的小窝,却在无意中发现男友背着自己和其他的女人上床。

锦月虽然口出不逊,到底因为方婆子坐在不远处没敢过分的放肆,不情愿的让出一半的凳子来让锦绣坐下。

那婆子也不过是个最低等的管事婆子,姓方,平素一干丫鬟们都称呼她方嬷嬷。专门负责管理一干刚进府不久的低等粗使丫鬟。

那个脸上有点雀斑的小丫鬟看来和锦绣也算熟悉,边走边好奇的询问:“听说你下午扫地的时候摔了一跤,碍事么?”

锦莲不疑有他,热心的扶着锦绣去了吃饭的屋子。

说着话,饭堂就在眼前。不大的屋子里摆了好几张桌子,都是些十岁左右的小丫鬟,大概有二十来个,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管事的方婆子单独坐了一张,面前摆了两样小菜,吃的有滋有味。

说来也巧,她前生的名字叫金秀,现在叫锦绣,听起来差不多,倒是多了一份亲切之感。

锦绣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客气的笑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是头还有点痛。明天就该好了。”

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锦绣微笑了起来,喝着碗里的粥只觉得分外的美味。

门咿呀一声开了,锦莲快步走了进来。

触目所及处是灰扑扑的墙面,简单的梳妆台摆在木质的床边,还摆放了一个木质的马桶。房顶是晒干的毛竹铺成的,不大的屋子里摆了四张床,她睡的这一张正靠在门口。

方婆子厉声的呵斥锦莲:“说了你多少次了,总是没个记性。这里是后花园,夫人小姐们常来这里赏花散步,若是惊扰了主子们打上你三十大板让你皮开肉绽。快快停下哭声,有事慢慢道来。”

总算还有一点值得欣慰的,这张脸蛋可比前生的她漂亮多了,若是好好的保养呵护,长大之后一定是个娇俏的姑娘。

方婆子年约三十,穿着最普通的青衫罗裙,头上插了支普通的银簪子,姿色平常,身材倒是颇为丰腴。

锦莲真是个好心肠,到厨房去盛了一碗热粥来给锦绣。顺便拿了个窝窝头递了过来。

关于更新

2022-06-20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锦绣&就拿两

    “锦绣,我们进府才半年,一直做着扫地丫鬟这等重活。到了明年年初才有晋升三等丫鬟的机会,等我们升做了三等丫鬟,月钱可就拿两钱银子了。又能做些轻松些的活计,到时候我们还住同一个屋子可好?”

  • 为方婆&不远处

    锦月虽然口出不逊,到底因为方婆子坐在不远处没敢过分的放肆,不情愿的让出一半的凳子来让锦绣坐下。

  • 到床上&一跤,

    皮肤微黑的锦月扫了锦绣一眼,语带讥讽:“她倒是精贵,摔一跤就到床上躺了半天,赶明天我也去摔一跤,睡上三日五日不做事该有多好。”

  • 说话之&不多的

    说话之间自然而然冒出了和锦莲差不多的口音,声音颇为清脆悦耳。

  • 搀扶下&默默的

    锦绣在锦莲的搀扶下慢慢的走着,默默的记下去饭堂的路。顺道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 窝头吃&留些给

    锦莲笑着招呼:“锦月,锦霞,你们俩可别把窝窝头吃光了,留些给锦绣。”

  • &莲,我

    锦绣微微一笑:“锦莲,我身子还有些虚弱,走路无力,你带我过去吧!”

  • ,一个&。

    锦绣不知道该坐在哪儿,扯了扯锦莲的衣袖,锦莲会意,将锦绣带到了拐角处的桌子。那张桌子边坐了两个稍微高些的丫鬟,一个皮肤微黑双眼灵动,一个长相讨喜嘴边有着笑涡。

  • 去厨房&烫脚了

    锦莲一拍脑门:“我得快点去厨房端些热水,不然我们今晚就没热水烫脚了。锦绣,你在这慢慢吃着,不用着急,你的那份我也替你端来。”

  • 不登大&负责采

    此时的丫鬟大多是从贫苦人家买来,好多穷苦人家都是很随意的给女儿取个名字,不登大雅之堂。陆府负责采买的婆子特地将每隔三年买进一次的丫鬟们重新起了名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