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珠光宝鉴  重生珠光宝鉴  珠光宝鉴有声小说  珠光宝鉴小说  珠光宝鉴短耳猫咪  珠光宝鉴TXT  珠光宝鉴txt免费下载  珠光宝鉴txt下载百度云  珠光宝鉴免费阅读  珠光宝鉴  

 

 被豪门未婚夫被抛弃?有什么关系,我皆有我的精彩的!世上珍宝,真是假假尽在我完全掌握!我卖学识,卖异能,是不卖后悔当初药!*********非常感谢沐水游做的封面,摁倒狂亲********(卡通伶帮着建了一个群,想沟通交流的人也可以加,本群是正版订阅读者群,要用起点的账户名称验证,进群得截图哦:群号195684583)杜豪长着一张帅气的脸,配上高大匀称的身材,加上他豪门公子的身份,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就连此刻也有不少的女人投来偷偷打量的目光。。

被餐厅里打碎的玻璃划出来的伤口并不深,此时已经没有流血了,只不过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手腕处还是有不少的血迹。

巨大的声响立马惊动了整个餐厅的人,原本杜豪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这下更是引得众人注视。

出租车司机是位中年女/性,此时正透过后视镜朝着顾茗投来担忧的目光。

这所宿舍是顾茗所在的文物学院自己出资新修的,比之其他的宿舍只好不差,可是却因为学生人数不多而没有住满。

今天是周末,原本人就比较少的宿舍更是显得比平时冷清了不少,不过这也方便了顾茗,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楼下的管理员阿姨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来人是女生便又低下了自己的头,继续专注于手中的报纸。

他最喜欢顾茗的地方便是对方那双令人心悸的眼睛,时而盈盈秋水,时而清亮迷人。只是今天他最喜欢的那双眼睛不见了平日里的神采,反而透露出一种淡淡的让人心中一紧的哀愁还有藏在深处的疲惫。

她不信邪的拿着布来回擦了好几遍,结果证实了那血迹真的擦不掉,实在是让人无比的费解。好在那血迹是在玉镯的内侧的,从外面上来看什么都看不到,要不然顾茗还不得哭死。

“杜豪,有些事情不是用钱就能够补偿的,放手!”顾茗没有回头,使劲的抽了抽自己的手,想要挣脱开杜豪的钳制,只可惜杜豪的力气大得惊人,她并没有立马挣脱开。

“你受伤了!”白芳芳一下子就看到了顾茗的手,先是惊叫了一声,随即怒道:“是不是姓杜的那个混蛋干的,他个始乱终弃的家伙居然还敢动手伤人?早知道我就陪你一起去了,看我不打得那个家伙满地找牙!”

顾茗和白芳芳虽然是一个学院,住的同一间寝室,但是两个人却不是同一个专业的。顾茗是金石鉴定专业的学生主修历代铜器和历代宝玉石知识、兼修陶瓷史、古文字、考古等学科,而白芳芳则是陶瓷鉴定专业主修中国各时代陶瓷知识,兼修青铜、玉石、古文字、考古等学科。

杜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那一丝愧疚,从怀里掏出一个支票夹,抽出一张递到了顾茗的面前:“茗茗,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对你的伤害,只希望你能收下这个。”

“说吧,你是什么意思?”顾茗半靠在柔软的座位上,清丽的面孔上未施脂粉,右手轻轻的搅拌着咖啡,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注意力全都在坐在对面的杜豪身上。

杜豪沉默不语,又从支票夹里抽出一张支票,合着之前的那张,一起放在了顾茗的眼前。

原本两个人说好了一起旅行回来之后就登记结婚的,可是临上飞机的时候,杜豪却因为突然有事来不了了,让她自己一个人先走。她知道杜豪最近在忙一个大项目,作为一个体贴的女朋友,她乖乖的坐上的飞机,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再等杜豪来和她汇合。

“你们专业实训,我去干什么?”顾茗不解的看着白芳芳。

她在餐厅里对着杜豪的时候说的话是很漂亮,走得够潇洒,心里也不停地告诉自己不值得为杜豪这种没有原则的男人生气,可是一回到宿舍,看到为她抱不平的白芳芳,被她藏在心底的疼痛就慢慢的涌了上来。

“哪有什么事情,你想多了。”白芳芳打着哈哈,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自然。

顾茗抓住了机会,伸手推了杜豪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抓起自己的行李箱,飞快的跑出了餐厅,并且迅速的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离开这个让人心烦的地方。

也正是这样,杜豪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好朋友外加死党白芳芳和他们杜家在生意上还有那么一丝关系,要不然说不定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真实的情况,直到看到有关于婚礼的新闻报道为止。

请假

2022-06-19

不好意思

2022-06-19

第五十九章

2022-06-19

不好意思

2022-06-19

不好意思

2022-06-19

书评(159)

我要评论
  • 了!”&的从书

    “该死,我把这件事情给忘了!”顾茗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飞快的从书架上翻出了只写了一小半的论文。

  • &知道她

    也正是这样,杜豪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好朋友外加死党白芳芳和他们杜家在生意上还有那么一丝关系,要不然说不定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真实的情况,直到看到有关于婚礼的新闻报道为止。

  • 又擦了&后才发

    她原本以为是刚才没有擦干净,结果连着又擦了几下之后才发现那一抹红丝根本就擦不掉,就像是渗进了玉镯里面一样。

  • &且有的

    虽然有些学科是一样的,而且有的时候也在一起上课,但是主修的重点却不同。只不过顾茗因为长时间和白芳芳在一起,对方所学的东西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只是比不上自己本专业的知识罢了。

  • 的玻璃&始的时

    被餐厅里打碎的玻璃划出来的伤口并不深,此时已经没有流血了,只不过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手腕处还是有不少的血迹。

  • 人,总&要往外

    “你不说我就去问别人,总有人知道。”顾茗看了白芳芳一眼,作势要往外面走。

  • 顾茗受&住轻声

    “嘶!轻点。”白芳芳正好抓住了顾茗受伤的手腕,顾茗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 些什么&你要是

    白芳芳见顾茗这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对方,只能想办法尽量的转移对方的注意力:“顾茗,你的论文还没有交,张教授已经催过好几次了,我怕你要是再不交上去,张教授的那门课你就要被当掉了。”

  • “你先&少的资

    “你先别慌,我帮你找了不少的资料,你今天赶一赶,应该能写完的。”白芳芳拉着差点火烧眉毛了的顾茗,指了指自己的电脑。

  • ,你真&”顾茗

    “芳芳,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顾茗惊喜的看着白芳芳的电脑,直赞白芳芳够朋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