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京最风流这一段  小说一妃动华京  

 

 

说罢,男子杀心四起,他轻轻走上前双手狠狠向前推!

“这对殿下有好处。”男子指出非常重要的一点。他不相信柳扶月绝情如此之快,太子就是她情感上的弱点,青梅竹马之情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想什么呢?叫你都不回应。”白黎坐在她倚靠的栏杆上,从早上忙到现在,她可是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任务完成了,她终于可以偷懒坐一坐。

“什么?”穆长萦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穆长萦干笑几声,顿时觉得手里的栗子糕不香了。

桃溪只是点了几下头,撑着桌子缓缓的坐下。待她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了。穆小姐。你说,我家小姐是不是只是魂丢了?她还会回来的对吗?”

“说是真凶没有捉到,不过总需要有人负责的。”

所以,在穆之昭没有回来之前,穆长萦便在赐婚的催促下直接上路去华京,走上去大婚的路。

穆长萦不明白柳扶月作为王府正妃,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柳扶月与莫久臣夫妻关系并不好,不然他们二人也用不着分居而住。这一点正好让穆长萦非常满意,在搞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她也不想被莫久臣盯着。分开住,不见面,是最好也是最合适最安全的选择。

穆长萦第一次在一个女子面前手足无措,面对一张天真可爱的脸去谈论生死,她实在是不忍心:“我已经死了,现在只是偷活。”

柳扶月依旧保持着端庄:“先生今日出现在这里,应该与殿下说过了。”

男人警告她:“带着不详之物,你会死!”

空气中沉默了一会儿,只能听见风吹动树枝的声音。莫久臣的贴身侍卫南旧亭出现在树梢处观察不远处湖边的动向。柳扶月站在湖边,在她身后应该是有一人,只可惜此人被挡在树的后面,南旧亭因为要把持距离所以不能向前,自然是看不到王妃身后的人是谁。王爷让他只跟着王妃不要打草惊蛇,故而南旧亭只能隐藏的蹲在树梢处。

人群之外,穆长萦明日大婚的新郎莫久臣就站在大火之外,紧紧看着这场突如其来打乱他所有计划的大火。他转动着右手拇指上的象牙扳指,听禁卫军声音发抖的来报大火无法扑灭,蹙起眉头。

柳扶月向男子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没有看到其他人,她看向男子冷静道:“恐怕不是殿下约我,而是先生你约我吧。”

桃溪:“小姐从来就不喜欢栗子糕和吃手撕鸡肉。”

穆长萦抬起头,嘴里还有栗子糕:“谁倒霉?”

王妃居然敢拽着王爷!王爷虽然不情愿竟然没有甩开她!

在王府的西侧便是王府四大院子。丽玉轩住的是煦王府侧妃当家主母高令颜,在它南侧的是玲碧夫人的院落云梦轩,在云梦轩的旁边便是寒栖夫人的凝香轩。穆长萦无事的时候站在了丽玉轩旁边的锦绣轩门口,如果她以艺羽夫人的名声嫁进来的话,这便是她的住处。

准备出门的女子系好身前的披风带子,温柔且坚定道:“王爷已经给我非常大的退让,我何德何能得到优待,若是继续负他,连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更何况——”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久臣不&离开,

    鸿胪寺的西院还在继续整理中。莫久臣不离开,穆长萦也无法离开。

  • 平浪静&不在王

    接下来的两天过于风平浪静。莫久臣时常不在王府,府中的下人一个个也都是个嘴巴严实不说话的。穆长萦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朱雀榭,偶尔还会被桃溪带出去在王府里四处逛逛。

  • &,狠狠

    “小姐——”桃溪泣不成声,狠狠的敲打了穆长萦内心处的柔软。

  • &柳扶月

    穆长萦愣了一下。白黎知道前天晚上的事?那她肯定知道是谁约见的柳扶月吧。

  • “奴婢&第一次

    “奴婢记得,今天可是两年来小姐第一次与王爷出门呢。”

  • 出事的&都不知

    “去哪做法事?王府吗?还是小姐出事的地方?”桃溪想起那夜就忍不住掉眼泪:“我真是没用。出事那晚,我连去见了谁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召回小姐呢?”

  • “小姐&。”

    桃溪扑哧一声笑了:“小姐饿了就多吃嘛,您以前也很喜欢吃这些的。”

  • &面的曾

    她看着锦绣轩里面的红绸一一被扯下,里面的曾经准备大婚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心里不免自嘲唏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