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龙颜大怒。

话犹在耳,只是当时姜绾才刚醒过来,脑袋还懵的厉害,完全没领会到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更别提把人拦下了。

不肯放她,也是怕她再想不开寻死。

皇长孙若是不治身亡,那赐婚自然作废,没道理让两个才刚满月的小姑娘从此守寡一辈子,可皇长孙活的好好的,这赐婚就是大问题了。

姜绾忙道,“娘,我没骗你,我真的想通了,即便一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再寻死了。”

肩膀只是轻伤,要不了命,但丢人啊。

皇长孙是太子的嫡长子,将来十有八九就是储君,是帝王了啊。

儿子孙子送去被打一顿还不够,还要再打一回吗?

金儿阻拦道,“是老王爷让捆的,怕姑娘再想不开寻死,小少爷别动。”

绣球从绣楼下追着人打,追了大半条街,最后也不知道是谁临起一脚,绣球朝一旁鸿宴楼飞了过去,好巧不巧把正在楼里喝酒的靖安王世子给打晕了。

自己嫁不出去,还连累大哥二哥退了婚,她把河间王府的脸都给丢尽了。

何况赐婚可不是随便赐的,也得讲个门当户对,和河间王府不相上下的,又岂是等闲人家?

小丫鬟小脸一白,飞快的爬起来,凑到床前伸手要探姜绾的鼻息。

皇上狩猎是一个月前就定下的,狩猎之事正好由靖安王负责。

正说着呢,走进来三个俊逸不凡的男子。

让京都未定亲的世家子弟都到场,绣球砸到谁,谁就娶姜绾。

他的正妃之位,可能就是太子妃皇后了,能不争不抢吗?

结果老王爷又来了一句,“明儿狩猎场有只鹿,猎回来给绾儿补身子。”

说着,伸手探姜绾的额头。

事关她终身,她比谁都心急知道结果啊。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的唤道&娘?”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见姜绾半晌没说话,小心翼翼的唤道,“姑娘?”

  • 抢绣球&跑不了

    抢绣球的都散了,就剩一个跑不了的靖安王世子,不选他也不行了。

  • 小丫鬟&探她鼻

    不说话吧,这小丫鬟又怕她睁着眼睛带着呼吸挂了过来探她鼻息。

  • &,但这

    她醒来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见过的人不少,但这小丫鬟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在屋子里的人。

  • 然后百&放了,

    然后百官就咬着靖安王世子这颗倒霉蛋不放了,逼着他挺身而出把姜绾这个祸害给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