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死后嫁给了姐姐的未婚夫  

 

 

日薄西山,华灯初上,美人着一身素白宽袖长裙缓缓登楼,少女纤细消瘦,肤色极白,像极了寥寥数笔勾勒的水墨画,简单却不失神韵,五官精致,如雕如琢,未施粉黛的小脸,在灯笼昏芒里,也如藏遗星。

人群里有眼毒的认出这几人是望京有名的四杰,那小公子就是温家嫡次子温晏。

年迈的贺国公枯木逢春,人逢喜事精神爽,笑容满面的看着这一群的人。姻缘天注定,虽然阿弱不在乎谁能成为她未来的夫君,但老人家总归还是不愿意自己的枕边人太过于平凡。

绣球还没扔出去,贺容紧紧的拉着老发妻的手,嘴里小声的碎碎念:可要保佑自己得个合心合意的孙女婿才好!

贺府的管家笑的十分的和善,说话待人都十分的客气,看时间差不多了,一边的宣布规则,一边的说一些吉祥讨喜的话,说完了,才看向贺骋。“郡主,可以开始了!”

骤雨将歇,雨打芭蕉叶带愁。

雅间外,厅堂内的说书人还在滔滔不绝,听客众说纷纭,老生常谈,争论的点翻来覆去的,也无非是楚世子的死到底值不值得罢了!

装修雅致考究的酒楼内,说书先生折扇轻拍,舌颤莲花,口若悬河,说的正是著名的横城一战!

园子内张灯结彩,有心人都提前入了园子,就指望着占据个天时地利人和。

天黑沉沉的,乌云滚滚,狂风呼啸,山雨欲来。

温晏收了折扇,扇子在掌心一拍:“呵,被绣球砸到,可以说是运气,抢到绣球可以说是好运开花了。可要把绣球抢到还不算,能坚持一炷香,这才是重点,知道为啥要这个条件吗?”

“我不觉得苦,就不是折磨,更谈不上耽搁!”

自己的孙女看着长大的,贺家是武将,男孩子舞刀弄枪的倒是美谈,可女儿家总归还是要贞静温婉一些才惹人怜爱一些。因此,贺骋从小倒是饱读诗书,才情无双。

三月三,上巳节。黄帝诞辰,斋戒沐浴,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

贺容雷厉风行惯了。着急眼说道:“我巴不得现在就喝孙女婿奉上的茶!”

贺容觉得有戏,在对上那双冷清的眼睛,光棍到:“祖父想给你招个上门女婿,我身子骨不爽利,咱们家子嗣不旺,总不能让香火在你这里就断了。不然哪天我下了黄泉,见到贺家的列祖列祖都没脸交代!”

“阿弱的婚事,祖父祖母做主吧!”

安定郡主身份高贵就不说了,关键是人还长的美貌。臻首娥眉,倾国倾城,是个十足的大美人。为了未婚夫守节三年,有情有义,乃是望京城德容德行排行中的翘楚。

贺骋把那喜庆的绣球抱了起来。扫了一眼下面的人群。

可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贺容这么多年却是不容易。

第二章招亲

2021-09-11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迈进了

    贺容小心的又迈进了一步,“那……招亲大会就定在上巳节如何?”

  • 钟的贺&他一句

    贺骋抬眼,扫了一眼老态龙钟的贺容,很想回答他一句,“不好!”

  • 年就乘&!

    但贺骋母亲江氏郁结于心,忧思过度,只过了两年就乘鹤西去!

  • 家的列&”

    贺容觉得有戏,在对上那双冷清的眼睛,光棍到:“祖父想给你招个上门女婿,我身子骨不爽利,咱们家子嗣不旺,总不能让香火在你这里就断了。不然哪天我下了黄泉,见到贺家的列祖列祖都没脸交代!”

  • 年,就&!”窗

    “你祖母和我这么多年,就盼着你能有个好归宿,就盼着你身边有个知心人!”窗外吹进了一阵冷风,贺容咳嗽了几声,空空的声音似风鼓空响。眼泪花都给咳出来了。

  • 在蒲团&上相对

    雅间内茶香四溢,雾气氤氲,前来避雨的年轻的少女和古稀老者跪坐在蒲团上相对而饮,气氛尚且融洽。

  • 贺容雷&说道:

    贺容雷厉风行惯了。着急眼说道:“我巴不得现在就喝孙女婿奉上的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