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棠补水仪  娇棠复合型奶片  娇棠侍安  娇棠轻舒导入仪  娇棠复合型清脂奶片怎么样  娇棠初露朦胧月  娇棠焕颜沁肤礼盒  娇棠夜纤雪  娇棠剃须刀  娇棠小说  

 

 

小男孩脸色发白,结结巴巴地道:“你骗人。”

头目在他头上用力一敲,“肥羊肯定是肥羊,可是福源客栈,不是我们能闹事的地方,你找几个小的在店门口盯着他,只要他出客栈落了单,我们就行事。”

吃了两颗后,黎洛棠微微颔首,不愧是游记里记载的美食,果然美味。一碗土汤圆就十颗,吃完,黎洛棠喊摊主过来结账,女摊主拿着抹布过来了,“公子,九文钱。”

那几个男子发出几声猖狂的狞笑,一个长相猥琐的瘦子更是嚣张地道:“喊,大声的喊,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城里就没人敢管我们兄弟的事。”

黎洛棠扫了眼那个江湖客,这什么人啊?居然掀她的底,算了,路人而已,不必理会,翻身上了马,掏出一块碎银子,抛给伙计,“饭钱。”

“闭嘴,我才不要做你们祖宗,要是有像你们这些不孝子孙,我倒八辈子血霉了。”黎洛棠打断他们的话,忿然道。

接着就听一个公子对另一个公子说道:“我跟你说,本地人都知道想吃最正宗的炉焙鸡,就得来这家店。城里那几家店的味道,还是差一点。”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软嫩细滑,没有了一丝油腻,酸酸甜甜的味道妙不可言,真可谓齿颊留香,极致的美味!

“解药,快把解药交出来。”有人喊道。

进城后,黎洛棠照旧先找住宿的客栈,牵着马,沿着长街缓步而行,路上没有经得住诱惑,买了一包鱼皮花生、一包千层酥、一包藕丝糖、一包蛋黄麻花。

黎洛棠诧异地挑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回了荷包。黎洛棠只当他年纪小,不经吓,没多想就松开了手,小男孩一溜烟地跑掉了。这种小偷抓去衙门,衙门也不会管,她就不多事了。

“小弟明白。”小偷儿乐呵呵地去办事了。

“少侠,小的知错,少侠,这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以后定痛改前非……”偷马贼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黎洛棠放过自己。

“要是偷走了,被我抓到,那就是打断你双手双足。”黎洛棠微眯着眼,冷冷地道。

“用餐,要两个馒头、一碟小菜、一碗蛋汤,行了,就这样吧。”黎洛棠觉得这种路边小店不会有什么美味,打算随便吃点,填饱肚子,等进了城再去酒楼大快朵颐,享用一下《易牙遗意》里的炉焙鸡。

“来了,来了。”伙计又是一路小跑过来,“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之所以知道他们是江湖中人,是因为他们都身着劲装,目露精光,和平民百姓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随身携带着兵器。

黎洛棠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个小尾巴,找到路边卖土汤圆的摊子,就过去买了一碗;摊主动作麻利,很快就送上了一碗土汤圆。

“万家的落英鞭法,嗬,这小子好生厉害,居然身兼两家绝技,那小贼眼盲,这回遇上硬点子了。”先前认出黎洛棠所使轻功的江湖客道。

书评(385)

我要评论
  • 灰色短&黎洛棠

    “来了。”一个穿着灰色短褐的十七八岁少年提着茶壶跑了过来,一边麻利的倒茶,一边问道:“公子用不用餐?”为了行走江湖方便,黎洛棠是男装打扮。

  • 江湖客&人听到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 菜,黎&巴看着

    没想到这路边的小店,也能煮出这种诱人食欲的菜,黎洛棠咽咽口水,眼巴巴看着妇人将碗放在了前面那张桌上。

  • 以后定&说服黎

    “少侠,小的知错,少侠,这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以后定痛改前非……”偷马贼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黎洛棠放过自己。

  • 不中箭&,鞭影

    马上空间有限,若想不中箭,偷马贼必须弃马。就在箭射出的同时,黎洛棠也飞身跃起,挥出手中长鞭,鞭影重重,似银蛇飞舞,又似花儿朵朵开,令人眼光撩乱。

  • 马,躲&拉,偷

    偷马贼翻身下马,躲过了袖箭,可是却被黎洛棠的长鞭缠住了脖颈;黎洛棠用力一拉,偷马贼被她拖倒在地。

  • 随便找&,屈指

    黎洛棠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屈指敲敲桌面,唤道:“伙计,上茶。”

  • ,说得&要开鉴

    四人坐在黎洛棠的邻桌,高谈阔论,说得都是江湖事,铸器山庄新铸出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铸器山庄要开鉴宝大会。

  • 常,毕&,要怎

    不过现在是饭点,经过此处的路人,在这小店用餐很正常,毕竟此地离城还有二十多里路,不填饱肚子,要怎么赶路?

  • 食报以&。

    可以放肆的吃东西了!对美食报以最纯真热情的黎洛棠,在这世父母的溺爱下,无忧无虑的长到十四岁后,决定出门去觅食,啊不,是江湖历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