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华一夜霜原文及译文  江西财经大学周冬华  东华理工大学  冬瓜排骨汤怎么做  冬瓜的功效与作用  东华大学  冬华一夜霜  冬华一夜霜的意思是什么  冬华医院  冬华  

 

 

绿竹头发凌乱,似水草一般黏着汗水搭在头上、赤裸的肩上和背上。她的眼神有些恍惚。灰暗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孤零零的木床,和一台冰冷冷的柳木梳妆台。梳妆台的铜镜里映着绿竹模糊的脸庞,脸颊明显有些宣红。两点烛火在她眼中跳跃。

绿竹借着月光愣愣地瞧着那缕青烟缓缓地氤氲、飘散,最后消失得无边无际。

绿竹愣愣地朝着那个方向瞧着,一时间忘记了寒冷。“她若想活,只能靠自己。”绿竹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天干物燥,小小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绿竹感觉自己似乎在飞,耳边回响着打更人悠长沙哑的声音和哀嚎般的风声。

绿竹将那件略显肥大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犹疑地张了张口,想要说声谢谢。却不想这时远远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沙哑的男人的声音:“阿铁!她若想活,只能靠自己,你帮不了他。走吧!”那声音随着风飘散而来,似是在千里之外,又似是在咫尺之间。

“灭了。”绿竹幽幽地自言自语。她慢慢站起身,机械地捡起被男人撕碎扔到地上的衣服披在瘦弱的肩膀上。她一步一步地走到窗边,如一只木偶一般。

窗外,是一片清冷寂寥的夜。几声凄厉的犬吠声自远方传来,打破了夜的沉静。不一会儿,犬吠声止,夜又似死一般沉寂。

“哎呦!五爷!您这口味还真是挑剔。当初嫌我们小桃红太风情,现在好不容易给您寻摸着一个纯情的,脸蛋又漂亮,您却又嫌人身子单薄。”老鸨虽是在抱怨,但语气中依然带着殷勤的笑。

绿竹裹着被子躲在房间里,对门外两人的对话声恍若不闻。她脑中不断闪现着刚刚那恐怖的一幕:一个陌生的男人像抓小鸡一样将自己摁倒在床上,粗壮的十根手指像铁箍一样箍在自己身上,稍有反抗便是重重的一巴掌或是一脚……

忽地,她奋力爬上窗台,纵身向下一跃……

忽地,一个灰色的身影自黑夜中一跃而出,倏忽间“飞”到绿竹跟前。绿竹只觉得身下一股力道拖住了自己,紧接着一阵温暖,似是被谁抱在了怀里。

“咳!”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男人声音咳了一下,“不过就是太瘦了点儿!没啥啃头!”

明代永乐年间,京城。

“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是一个尚有些稚嫩的男人的声音,语气中却透着那个年纪不该有的决绝与透彻。绿竹稍稍定了定神,抬起头借着清冷的月光看去,只见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儿。男孩儿穿着一身灰色的粗布衣服,粗眉朗目,高鼻阔唇,长得很有几分英气。

深秋的天气处处都透着清冷的寒意。月亮像冻成了冰,模糊而寒冷。冷风自窗外肆虐地钻进屋中,绿竹散乱的长发被撕扯着。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冷。绿竹失神地望着远方,双眼空落落的似没了灵魂。

她裹在一条半新不旧的福字纹棉被里,略有些发黄的皮肤上醒目地印着一块一块的淤青。

“哈哈!”那“五爷”浪笑了两声,“我是嫌小桃红风情吗?我是嫌她……”两个人的声音越飘越远。

男孩儿将绿竹放在地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绿竹想起自己身上被撕破的衣服,害羞地低下头,下意识地将双手抱在胸前。男孩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绿竹身上,又说了一句:“天凉了,多穿点吧。”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冷。“&着这句

    绿竹愣愣地朝着那个方向瞧着,一时间忘记了寒冷。“她若想活,只能靠自己。”绿竹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 一阵温&暖,似

    忽地,一个灰色的身影自黑夜中一跃而出,倏忽间“飞”到绿竹跟前。绿竹只觉得身下一股力道拖住了自己,紧接着一阵温暖,似是被谁抱在了怀里。

  • &儿来找

    “爹、娘,女儿来找你们了。”绿竹心中想着。泪水自眼角流下。

  • &头向着

    “来啦!”阿铁转过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应道。他说完,又朝绿竹看了一眼,便转身向着那个方向奔去。绿竹也不见他跑得如何快,却倏忽间不见了身影。

  • &:“天

    男孩儿将绿竹放在地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绿竹想起自己身上被撕破的衣服,害羞地低下头,下意识地将双手抱在胸前。男孩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绿竹身上,又说了一句:“天凉了,多穿点吧。”

  • 物燥,&声音和

    “天干物燥,小小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绿竹感觉自己似乎在飞,耳边回响着打更人悠长沙哑的声音和哀嚎般的风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