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仙娥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那个小仙,很快意识到对方升仙的时候正好赶上湛玉仙尊下凡悟道的日子,并没有听说过湛玉仙尊的各种丰功伟绩,赶忙将他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

小猫咪的耳朵下意识的抖了两下,灭了姑奶奶,那个臭道士还真是敢说。

“怎的,伤口又痛了?”苏湛玉双手支在小猫咪腋下把她抱起,仔细的瞅了瞅她腿上的伤口。

春花揉了揉发红的额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拿起盆子朝村里唯一的水井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只是那个小院的门关的紧紧的,半点苏湛玉的身影都看不到。

小猫咪闭上眼,一副认命的样子。

这不,隔壁的张婶家里又聚了一堆人,正摇着蒲扇坐在摇椅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扯着嗓门议论纷纷。

柏崖山是天庭上一个特殊的地界,是整个天庭之人最想去的地方之一,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那上面有着整个天庭最秀丽的风光,最浓郁的灵气,更多的原因是,上面住着天庭新贵,此次天庭大选新帝候选人之一的湛玉仙尊。

苏湛玉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品种,就姑且叫它小猫咪吧。

想到愤恨处,小猫咪呲了呲牙,头上一双温暖的大手覆上,温柔的揉了揉自己的头。

张婶的闺女春花站在自家门口结结巴巴的说道:“笑了,苏公子笑了。”

他是苏湛玉,他更是湛玉仙尊,他怎么能容忍一个凡人以自己为饵,伤害自己最爱的小猫咪,所以他自断心脉,放弃这一世的悟道,所以他要尽快赶回去,以免自己的小猫咪彻底发疯不顾自己的性命帮自己报仇。

云雾在眼前散开,这一世悟道的种种谜团也在眼前缓缓清晰起来,他闭上眼,凡间与她相遇的一点一滴在眼前快速闪过…

捡起地上的盆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又塞回春花怀里:“还好,盆没砸坏。赶紧的,再去打一盆水来。你小姨子拿了好几个上好的桃过来,大伙儿都等着你这盆水洗桃子呢。”

要不是姑奶奶怕误伤那些小哥儿,就是腿上那点伤都不会有。

苏湛玉被小猫的动作逗乐了,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推开自己小院的门。

苏湛玉却仿佛猜出了小猫咪的想法,单手把小猫咪圈进怀里,用手点了点小猫咪那小巧的鼻子:“你这个小家伙,难道是害羞了不成?”

梅瑶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与湛玉相识多年,见惯了他风轻云淡的模样,可从未见过他如此沉着脸。

“听说了没有,隔壁的李家村有猫妖出没呐,都丢了好几个青壮了,都是十七八岁的俊哥儿,啧啧啧,真是可怜呀。”

张婶大步迈出,就看到春花呆呆的看着苏湛玉的院子,嘴角挂着傻笑。

楔子

2021-09-09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样的看&一言我

    一群仙娥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那个小仙,很快意识到对方升仙的时候正好赶上湛玉仙尊下凡悟道的日子,并没有听说过湛玉仙尊的各种丰功伟绩,赶忙将他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

  • 这位仙&的拍了

    这位仙娥的眼里冒着星星,最开始说话的仙娥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傻了吧你,湛玉仙尊本就无意大选,是被帝姬硬推上去竞选的,心里可不乐意了。不然他干嘛要跑到凡间悟道去?”

  • 天庭,&近千年

    “开玩笑,这偌大的天庭,谁积分不够也轮不到湛玉仙尊呀,他可是近千年来修炼天赋最好的人了,光是突破获得的奖励积分就足够他挥霍好几次了。”

  • 备的好&”

    “你刚回来就要下去呀,就不能先陪我喝一杯吗?我跟你说,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好酒……”

  • 梅瑶的&见过他

    梅瑶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与湛玉相识多年,见惯了他风轻云淡的模样,可从未见过他如此沉着脸。

  • 了。”&着第一

    “听说了吗?湛玉仙尊回来了。”一个小仙娥激动的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分享着第一手的消息。

  • “啊!&尊到底

    “啊!跑到凡间悟道不是要花很多积分吗?这个湛玉仙尊到底是何方人物,这么土豪。”有新进渡劫升仙的小仙发出惊叹。

  • 拿着个&了湛玉

    梅瑶仙尊手中拿着个碧玉酒壶,顾不得给自己倒上一杯就挡在了湛玉仙尊的面前。

  • 对此次&湛玉仙

    一个仙娥当下做西子捧心状,惊呼道:“呀,这下可有热闹看了。晓白仙尊对此次的大选势在必得四处演讲,不知道湛玉仙尊会不会和他斗起来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