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她,心念微动。

知意痛得快要死掉了。

“你笑什么?!你占了诗雅的位置整整十八年,你知道她为你受了多大委屈吗?你不迁就点她就罢了,还对她动手,真是养不熟的狼!”

知意爱惨了他。

意识渐渐回笼,知意蜷缩着身体,神经质的痉挛了一下,耳边嗡嗡嗡的声音,令她下意识蹙眉。

眼见着知意越说越离谱,养父林大海阴沉着脸怒吼,“够了!犯错就要承认,你死不悔改的样子真是丑陋!”

知意撑着手坐起身,脑袋传出一阵刺痛,她凝眉靠坐起来,眼中划过淡淡狡黠,语调轻悠悠的。

“对不起啊妈妈,都是我不好让你们伤心了,怪我让妹妹被保姆偷走,怪我婴儿时期没有拼死拒绝您的收养,怪我……”

豪门婚姻中,尤其忌讳第三者插足,豪门太太们登时看向林诗雅的眼神隐带鄙夷。

可惜她上辈子太傻,自愿奉献自己给林诗雅铺路,奢望得到养父母的关爱。

知意微微眯起眼睛,学着林父骂她的语气,回敬给林诗雅,“你做小三的样子真是丑陋!”

怎么回事?难道……她重生了?

萧逸微沉着脸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林诗雅,后者脸色骤变,急忙摇头否认。该死,林知意怎么知道?她可从来没说过!

知意心中恨意骤然喷涌而出,恨不得立刻弄死眼前烧死她的仇人!

知意猛地睁开眼睛。

而如今……

“龙生龙凤生凤,乡下人生的就是小家子气,不过是一间卧室罢了,许家别墅这么多大房间,哪个不够她住。”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这么久,林家都没给她叫个医生来,可见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不买账&告辞。

    陈婉怡有心想解释,奈何客人们并不买账,纷纷找借口告辞。

  • &那双温

    作为校草的他,无疑长得很出色,最吸引人的是那双温柔的眼。

  • 讳第三&向林诗

    豪门婚姻中,尤其忌讳第三者插足,豪门太太们登时看向林诗雅的眼神隐带鄙夷。

  • &萧逸不

    门口的萧逸不知何时走过来,他穿着和知意同款黑色休闲装。

  • 下来这&本不在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这么久,林家都没给她叫个医生来,可见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