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沈栖柔出门采购蔬菜。

沈栖柔微微一愣,眼前这人,正是方才身着华服的男子。他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竟然喊她娘亲?

她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齐思酩的手轻轻扯了扯衣角。

她说的没错。

“好久没见过这么正的汉服小哥哥了呀!”

她抬起头来。

她前几日刚辞职,成为了一名全职作者。而这正是她在心底构思了许久的故事,忱宴不是书中的男主,而是黑化程度几乎百分之百的大反派。

沈栖柔觉得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香。

齐思酩低着头,唇畔携着一缕清浅的笑意。

可是她把他写死了呀。难道他怨念深重,真的从书里跑出来了?

明央低估了忱宴的病态程度,终有一日被逼疯了……

-----

有人怜悯忱宴悲惨的身世,怜悯外戚夺权后那些暗无天日的光阴,卷土重来实属不易,认为他做的事无可厚非。有人认为,明央与齐思酩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更何况,明央是唯一愿意与他亲近的人,却落得那般境地。反派不应该成为赢家。

齐思酩,齐思酩。

沈栖柔还从未因为一个角色而被这样骂过。

“小哥哥,可以给个微信么~”

反派从小便受尽旁人冷眼相待,他善良的代价就是被太子在隆隆冬日推进冰冷的河水中,高烧三日,醒来后却发现唯一在意的母妃惨死……他这一生都是悲凉的,作为创造者,沈栖柔觉得,唯一能够给予他的便是强大。她不希望这样一个人从自己笔下消逝,便咬了牙,将男主与女主的结局写的悲惨。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为了一&思了许

    她前几日刚辞职,成为了一名全职作者。而这正是她在心底构思了许久的故事,忱宴不是书中的男主,而是黑化程度几乎百分之百的大反派。

  • ,她大&:“你

    明央曾逃出去过一次,再被抓回时,她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朝着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人说:“你就是个疯子,你根本不配得到爱,你也根本不爱我。你只是因为自己得不到,就这么玩弄别人的人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