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是一方世界神凰族族长之女,自幼婚约他身,一言一行按龙后培养出来,却爱不该爱之人,父母无可奈何解开封印了她的记忆,她却在最后关头与他一起坠下悬崖。 他本是域界少族长,一门心思为父母报仇雪恨,没想遇上了她,与她渐生情素,无可奈何他与她隔著家仇,她自幼提着婚约。他愿坠入三生崖,忘掉前尘往事。下回分解他与她再再次相遇会突然发生怎样故事。但对于白离歌来说,这点冷并不算什么,甚至手心微微有这湿润,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格外兴奋,过了今天,不是自由就是地狱,她在等,等对面的麻将馆关门。。

从没听说有人到过这里,这次也算因祸得福了,不过如果不是老祖宗留下的破界玉牌,只怕他也没机会见识到银月湖。

男子看着面前微张着樱桃小嘴的小人儿,没有一丝玄力或者灵力,有些惊讶,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随即略带戒备的问“你是什么人?”

毕竟受过训练,白离歌很快反应过来,眼前的男子受伤太重了,尤其是小腹的那个大口子,像是被什么动物撕咬的,附近也没有什么可以医治的草药,虽然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是如果不处理感染了就不好办了。

而且他的手没动,食物自己飞出来的,她很肯定他那破破烂烂的衣服里藏不下这么多东西。

真是傻得可爱,明明半死不活了,还有心情带他去看大夫,“不用了,扶我到前面的银月湖边去就好。”

有些忐忑往水边走去,借助银色的水,她看清了自己的容貌,样子没变,可这是她十岁的时候的样子,她是真真长到了十八岁啊,难道她穿越到自己十岁的时候,可是她十岁的时候在组织基地穿着冰冷的训练服在训练呢,除了黑漆漆的半袖褂子,和防水套服,还有带点迷彩的裤子,从未在基地里见过其他的服装,更别说这般雅致的古装了。

“唉,我也听说了,为了他师傅的百岁大寿,他都在外面奔波大半年了,一直没找到适合心意的宝贝,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压制一弱他就进去了,就是不知道这次花落谁家了。”其中一个大胡子说到,他的衣服十分脏乱,头发也结在一起,显然是在玄月之森呆了不少时间了。

她恐高,无论组织怎么训练她罚她都没用,这也是组织的人明知她天生力气很大却为什么没有派人来守她的原因,可是今天,她在未知面前,选择了一条死路,她必须跳,以她一人之力,和组织对抗,无疑是鸡蛋对石头,但只要她能出去,找到实质的证据和幕后的大boss,一切都还有转机。

不过她是在担心他吗?半死不活的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不由得有些心疼。

没人回答,白离歌抬起看着脚尖的眼睛,扫了一眼地上的人。

夜晚还有死亡压制,所以也无法得知宝贝的具体位置,只是知道大概的方向,内圈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但对于白离歌来说,这点冷并不算什么,甚至手心微微有这湿润,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在这个漆黑的夜晚格外兴奋,过了今天,不是自由就是地狱,她在等,等对面的麻将馆关门。

这是一栋二十一层高的房子,所有训练人员的床床单被套加起来编制成简单的安全绳,只要不出意外,也差不多够了,况且被套被撕开,可以抵两床床单了。(危险,请勿模仿)

不想坐等着组织告诉她那天,到了那个时候,她是不是就成了组织菜板上的鱼肉了,

想到他小时候被人故意扔在外面,和乞丐抢食,甚至和狗争食,那时候他还没她这般大,心也不够狠,经常被人打得遍体鳞伤,是那个掌柜家小女孩每天偷偷给他吃的,给他药,他才活了下来,又想起那个小女孩,那时候也和她这样一般大,却是那么的善良,每次看到他,黑黑的大眼睛里满是心疼,他曾想,等他回去了,拿回自己的东西,便给她世上最好的东西,守护她,可当他再次找到她,她己一病不起了,憔悴得不成人样,她的青梅竹马,待她也是极好,一直默默守护她身边,也是,那样善良的女子,谁得到会不待她好。

眼前这小家伙刚才看着他的伤口发呆,如玉的小脸皱着眉头,两条黑黑的眉毛皱得跟爬虫似的,一张小嘴皮都干裂了,丑死了,难道她不知道多少人垂涎三尺的银月湖就在她旁边不远处,看样子也不像,看她走的方向是去银月湖的方向。

从此再无人敢在玄月之森过夜。

额,差点忘了,这是古代,应该叫大夫,医生是21世纪的叫法。“就是大夫”。“你还好吧?还能起来吗?天快黑了,我们要赶快出去找大夫,晚上我怕迷路”

北如陌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起来,直到看到面前的小丫头有些恼了,才从玄空袋拿出一些糕点和水,“先吃点垫垫肚子,才有力气扶我。”说完就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第五章出去

2022-05-14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走,还&是一样

    看着不管怎么走,还是一样远的森林,算了,先省点力气再想办法吧。退而求其次找些野菜,想着回去试试那银色湖泊的水,看可以喝不,要不烧开试试,还可以煮点野菜吃。

  • 逃出来&算是自

    每天还要偷偷的制作绳子逃生,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好不容易逃出来了,虽然说是灵魂逃出来,但是也算是自由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不在了,心情一下子放松,睡得也香。

  • 笑了起&来,直

    北如陌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起来,直到看到面前的小丫头有些恼了,才从玄空袋拿出一些糕点和水,“先吃点垫垫肚子,才有力气扶我。”说完就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