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脑出血是怎么引起的  脑出血偏瘫能恢复吗  脑出血严不严重  什么人容易得脑出血  脑出血的好转的标志  脑出血植物人  突发脑出血  新生儿脑出血  我都是脑出血  我的脑出血  

 

 一个00年的大男孩患脑出血后的真实的故事。从哪里开始呢?。

“我头好痛,如果我出了事就打电话给我父亲,我的手机密码是……”这是2016年10月6日下午昏迷前我站在公司门口对王哥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这个病情可能是脑出血,里面脑血管爆了。”

梦里我和一个富二代调换了灵魂,他女朋友来找我,我看到她抽烟,是那种几根几根地抽,她还把烟递给我,烟雾让我感到非常难受(之所以我会感到难受应该是在现实生活中护士在给我的气切做雾化吧。),我求助于大树叔叔把我的身体换回来。后来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用她男朋友的身体睡了她,我下意识认为她男朋友会来报复我了。我让大树叔叔给了我一辆车,于是我便去找这个富二代调换灵魂。当然我是一个人去的,当我找到他的时候我看到他和他女朋友站在一起,我看到是他的身体而不是我的,我看了看自己才发现身体已经换了回来。我打开车门下车,我看到他拿着一把枪对我说“我要让你死的很难看”,他向我开了枪,但并不是子弹而是两支液体管,液体管打入我的鼻子,我倒在地上发起了癫痫,我心想“原来他说的要我死的很难看是让我发癫痫啊。”

我在这期间是没有任何意识的,只是在很久以后听到我父母提起这事我感到我父母的睿智和伟大。

很多年以前我在河池市中医院接受康复治疗,你们以为康复治疗是什么?是很快就能治好出院的吗?

第二天一觉醒来小女友便收拾东西回家了,回去前她紧紧地抱住我,泪水吧嗒吧嗒地流在我的肩膀上,我轻轻地吻着她的唇,我不知道我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我还想保护她,我还想继续做她的天。

在我刚患病的时候我不是这个样子的,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啊,我不想了。

在多次求助大树叔叔无果后,我开始想办法自己清理,我没有一点力气,我选择了一个最懒的办法:我把头缓缓转过一边(我转头的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我的脖子很僵硬。),当我把头全部偏向一边后我轻轻张开嘴巴,痰就这么慢慢从我嘴里流出来,痰流在枕头上(我能看到枕头是粉色的、毛绒绒的,这应该是我父母自己买的。),痰粘在我的脸上黏糊糊的,然后我又把头转过另外一边清理嘴里的痰。整个枕头都黏糊糊的,我没想太多,把痰清理干净后我就很快昏睡过去了。这个过程是没有人看到的,若是有人看到,他肯定会叫醒我的,但是没有。

我母亲嘲笑我说“你现在躺在这里动都动不了,半边头还没有颅骨丑死了,H那么漂亮有大把人追,她怎么可能喜欢你。”

她先是对我母亲说“阿姨,生日快乐。”

我母亲走到我跟前,她拿起我的鼻饲管,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注射器,先是从碗里吸出一些水,然后打进我的鼻饲管里。我看着她心想“大树叔叔,快用果汁和肉丸填饱我的肚子,让我母亲知道我已经饱了不用给我打食物了……。”

小潘哥帮我把肢体都扳开后我开始可以玩手机、可以站床,小潘哥还教会了我简简单单发几个音,我也在慢慢练说话。

我母亲说的没错,H人长得漂亮,家境也好,医院里有很多医生都在追她,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福气被她喜欢。

很多年以后我还能听到龙城医院在流传我昏迷苏醒的神事,但我并没有什么感触,因为这件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所以我觉得很平常。

在这期间我做了很多个梦,大树叔叔也在梦里实现我很多的想法,但很多年以后我已经记不清很多梦了,只是依稀记得我和一个富二代调换灵魂的梦。

可能在你们眼中我的运动治疗就是简单的弯弯胳膊肘、弯弯腿,但这几乎要了我的命。小潘哥每扳动一下我的肢体都会让我痛不欲生,怎么形容那种疼痛呢?就好比胳膊肘被扭出骨茬儿的感觉还被活生生扭断的那种疼痛,我疼得哇哇大哭鼻涕眼泪全出来了,你们也别笑我,这种疼痛是没有人能忍受的,一具僵直的身体能被活生生扳到有正常的活动角度,你们自己想想就知道这个过程有多痛苦了。反正那段时间我一天擦三次消肿止痛酊都无济于事。

她用手轻轻盖住我的眼睛,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我听到我母亲的抽泣声,我没有看到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没有一点力气。

想得简单!

H笑嘻嘻地看向我:“我跟你说句话。”

第一章

2022-05-13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走过来&起了拳

    后来的一天,我躺在大厅里的床上做治疗,我父母在一旁聊天,他们走过来对我说“坤,你还不努力点,女朋友说过两天来医院找你。”我傻傻地躺在床上握起了拳头示意好,H笑嘻嘻的帮我做治疗,我知道她也听到了。

  • 就在想&?”

    我当时就在想:“我是不是出轨了?我要怎么面对H?怎么面对我的小女友?”

  • 肢体都&潘哥还

    小潘哥帮我把肢体都扳开后我开始可以玩手机、可以站床,小潘哥还教会了我简简单单发几个音,我也在慢慢练说话。

  • ”她知&患病的

    做完治疗后,H和我道别,小女友推着我回病房,小女友突然问我“坤,那个治疗师是不是喜欢你呀?”她知道我没患病的时候就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所以H喜欢我她不感到奇怪。我没有回答而是拉着她的小手呆呆地看着她。

  • 被H提&前擦干

    在大厅里,H很认真地帮我做治疗,我的小女友静静地在旁边看着我,她时不时走过来帮我擦口水,但每次都被H提前擦干净了。

  • &么时候

    一天下午我从高压氧舱里出来,只见我母亲拿着手机疑问地对我说“H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等我接过手机我才知道H给我发消息表白了,很多年以后我也记不清她是怎么表白的,我也没有截图,不然一定晒出来给你们看看。

  • 也从不&拒绝,

    我没有回复消息,但后来她每天晚上都会来病房找我,我对她的示好也从不拒绝,她给了我安全感。

  • 的治疗&我一天

    后来我的治疗就都做上了,我一天的治疗有运动、针灸、理疗、敷中药、高压氧,医生没有给我服用任何降肌张力的西药。

  • 该怎么&都是无

    那时我每天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盲目地生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想过未来也没有任何打算,但我每天的生活都是无忧无虑的,我没有一点压力,我被父母保护得太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