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月熙国的月清公主自幼玩劣,长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怎奈皇上仅有这么一个女儿,定是疼爱无边,望着这丞相上官青墨平时里做事情很聪明沉稳,把自家女儿放去他府上,这玩劣的性子也得好好的的磨一磨,但是这丞相长的犹如妖孽,基本上是女子心中的倾慕之人,但皇上就怕自家女儿被拐了,再后来那两人牵着手求他赐婚,皇上这才明白自己家的白菜要被拱了!树上的女子一袭红衣,冷艳妖娆,青丝用一根金钗挽起,一举一动都撩拨着人心。。

皇后摸了摸白青恬的头,“你呀你,每次都这样,也没见你改,我们呐想让你去丞相府磨磨你这性子,你看怎么样?”

流玟捂嘴偷笑:“公主小点声,若是让人听了去,皇上的面子可往哪搁啊。”

“父皇!我不会喜欢他的你放心吧!我吃饱了我先启程去了!”

这时面前颤颤巍巍的走来一人,那人装扮简朴,此刻害怕的低着头,朝着白青恬跪了下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看没什么可看了,也都纷纷散了去。

“公主,奴婢求求您了,要是公主出了什么事!奴婢……奴婢也不活了!”说完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流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急忙来问白青恬的身体。

“公主怕不是忘了去我府上是干什么?皇上下旨让我治你顽劣的性子,而不是让你对人指手画脚。”说完,挥挥袖子就走了。

树上的女子一袭红衣,冷艳妖娆,青丝用一根金钗挽起,一举一动都撩拨着人心。

“罢了罢了,你回去吧,日后切莫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她们不知道怎么到丞相府的,踏进门就坐在地上靠着门喘着气,那么多东西,硬是被两个人拿回来了。

白青恬听着突然就笑了:“父皇其实是个老顽童,平日里在朝堂上严肃的紧,在我母后面前,做错事被罚跪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着马车上‘不多’的行李,陷入沉思。

“小的……小的见过公主……今日这马突然失控……导致今日的局面……公主要罚就罚我吧……”

“回公主,在下并未乘马车,若公主想要去我府上,怕是要走一段路了。”上官青墨语气平淡,白青恬气不打一处来。

皇宫离丞相府有一段路程,马车上的人干脆睡了过去

.

“怕什么?这树也才不过一丈高,掉下去也摔不死。”

白青恬确实是无事干,有人说说话也好,便点头应下。

第四章习字

2022-05-12

第六章

2022-05-12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简朴,&朝着白

    这时面前颤颤巍巍的走来一人,那人装扮简朴,此刻害怕的低着头,朝着白青恬跪了下去。

  • 别哭了&,我下

    白青恬被这哭声吵的不耐烦了,摆了摆手:“行行行!别哭了,我下来就是了!”

  • 马失控&马车撞

    马车后,一匹马失控,直直的朝着马车撞去,马的主人认出那是公主的马车,吓的脸色苍白。

  • 一动都&撩拨着

    树上的女子一袭红衣,冷艳妖娆,青丝用一根金钗挽起,一举一动都撩拨着人心。

  • …奴婢&起来。

    “公主,奴婢求求您了,要是公主出了什么事!奴婢……奴婢也不活了!”说完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 放心吧&”

    “父皇!我不会喜欢他的你放心吧!我吃饱了我先启程去了!”

  • 下来,&“父皇

    白青恬从树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父皇让我去做甚?”

  • ,掀开&帘子出

    流玟因为马车急拐弯,摔了下去,马车上的人也被这动静惊醒,掀开帘子出去查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