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妤去看流星雨,流星雨没看到,回来的途中遇到了简绪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天降萌宝,喊她做麻麻怎么办?就算萌宝很可爱,就算萌宝很会卖萌,也不能碰瓷啊!她坚决不会上当。最终:这么可爱的人类幼崽,又不能扔,要不暂时养着呗!片段一:宁妤和简绪知将小星光送警察局。警察看着眼前这对高颜值夫妻,再看看女的怀里抱着的白白胖胖可可爱爱的萌宝,痛心疾首地说道:“你们怎么能干出扔孩子这种丧天良的事呢?……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你们可得好好照顾,别想扔孩子……”片段二:惹麻麻生气,被罚的小星光简绪知:那你说要怎么罚他宁妤憋了半天而宁妤无暇关注什么流星雨,她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十点,风城惊现流星雨。

而宁妤无暇关注什么流星雨,她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连简绪知的存在都忽略了。

“粑粑……”

“麻麻……”

一个萌萌哒的白白胖胖的不知有几个月大的小孩对着她和简绪知叫道。

许是见她和简绪知都没有回应,小孩脸上满是疑惑,疑惑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应他,不来抱他,见宁妤他们久久不来抱他还以为爸爸妈妈没有听清他在呼唤他们。

小孩再次加大声音响亮地叫起了他们。

“粑粑……麻麻……”

这次的声音比刚刚那声洪亮了许多。

出神的宁妤终于被这声响亮的“麻麻”给惊醒了,眼见小孩坐在地上朝她伸出白嫩嫩的手要她抱的样子,宁妤顾不得多想立刻上前将小孩抱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让这么小的小孩一直坐在地上。

地上凉,现在又是晚上又是在外面,坐久了怕小孩生病。

宁妤上前的动作很快,简绪知伸出去拦她的手慢了一步。

时间倒退到十分钟前。

从网上看到风城今天晚上会有流星雨,宁妤一早就来到了地势广阔的城郊好看流星雨。

风城北边有座山,叫香山,这座山上没有什么危险的动物,山上的树木常青,风景优美,是风城的人们闲暇时间玩乐的好地方,也是风城观看流星雨的最好地点。

因为风城的人时常到香山玩,一些人抓住了商机在香山附近开了酒店饭店等商店,到了现在,香山也算是风城的一大景点了,这里也成了旅游景点。

宁妤在网上看到的消息是今天晚上七八点左右有流星雨,她一大早就来了香山想先找个好位置好看流星雨,她打算看完流星雨就回家的。

只是没想到网上的消息根本不准,说好的七八点的,结果她等到九点了,别说流星雨了,她连一颗流星的影子都没看到。

本来早就想走了,但心里怀着也许再等等就能看到的想法,就一直等到了九点,结果还是连流星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等得不耐烦的她,又见手机快没电了,就想干脆回家就算了,至于流星雨就这样算了。

香山半山腰有一块不小的平地,旅馆饭店小摊都集中在那。

宁妤从山顶下来,看到更多的人往山上走,这些人应该都是来看流星雨的。

山腰的停车处停满了车,人很多,宁妤找不到下山的车,加上她心情不好也没耐心找下去,她干脆决定先走下山再打车,反正从这里步行下山只需半个小时。

下山的路上,宁妤连一个和她一样步行下山的人都没看见,经过她身边的车子也没几辆。

还好通往香山的这条路上安了路灯,一路上都有光亮,宁妤一个人下山没怎么害怕。

正当宁妤郁闷地走着时,一辆汽车从她旁边疾驰而过,不过没有行驶出多远就停下来了。

车主从车上下来向宁妤走来。

车子停下的声音宁妤听见了,她疑惑地停下来抬起头看向前方,自然看见了向她走来的车主。

车主穿着一声浅灰色的运动服,行走间额前的碎发动了动,高大挺拔的身姿没有任何停顿地一直往前走,他紧抿薄唇,一身冷峻的气势似乎在告诉他人他不好接近。

看清向她走来的男人是谁后,宁妤撇撇嘴继续往前走。

“宁妤,要回城里吗?一起吧。”简绪知说道,开口后他周身的冷峻仿佛消散了不少。

他也是来香山看流星雨的,只是一时等不到,他也没有性子等下去了,虽然明日是周六,但他向来都是待在研究所里的,既然看不到流星雨,他也不想浪费时间等了,有这个时间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没想到会在下山路上遇上宁妤,自从回国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宁妤,看到宁妤一个人走着身边也没有其他人陪同,他想都没想就停下了车。

宁妤没有搭理简绪知,继续往前走。

简绪知这几年已经习惯了宁妤对自己的冷淡,他不甚在意地继续劝宁妤坐他的车。

“坐我的车吧,你一个人下山不安全。”

宁妤对简绪知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忧视而不见。

她一声不吭地继续往前走。

眼见宁妤要走出车子所在的范围了,简绪知快步走到宁妤面前将她拦住了。

烦死了,宁妤瞪着冷着一张脸站在她面前的简绪知。

简绪知有必要这样多管闲事吗,她和他又不熟……

“你到底想咋样?”

简绪知不说话,他只是想让她上车而已。

两人一个不想上车,一个非让对方上车,双方都不肯妥协,一直在原地僵着。

就在宁妤受不了继续站在原地吹冷风,想着要不要暂时妥协坐简绪知的车时,天空突然亮了起来。

霎时间,流星划过天际,照亮了沉寂的夜空,一颗颗流星划过,场面甚是壮观。

但是,宁妤和简绪知都没有被突然出现的流星雨惊到,也没有抬头去看流星雨,反而是看向了前方。

就在开始下流星雨时,宁妤的前方不远处突然大亮,但这个亮的范围并不大,光亮形成了一个圈,光圈的直径大概有一米多。

光圈由远及近,向着宁妤他们的方向飞来,大概飞到离宁妤差不多十步远的距离就停下了。

如此匪夷所思的场景,宁妤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见宁妤目瞪口呆地盯着他身后,简绪知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疑惑地回身也看见了光圈。

光圈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就没有了,而令人更震惊的在后头。

只见光圈消失后,光圈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不知几个月大的小孩子和一个圆柱形看不出什么材质做的盒子。

小孩坐在地上双手正碰着盒子,大大的,乌黑发亮的眼睛睁着,一脸迷茫地盯着前方,这是哪。

忽然他看见了宁妤和简绪知,脸上顿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粑粑……”

“麻麻……”

宁妤咽了咽口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问题了,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孩子呢,此刻她暂时忽略了小孩冲着她和简绪知叫‘粑粑’‘麻麻’的事。

转头望向简绪知,想向他求证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她转头却发现他正盯着前方看,眼睛也不眨一下。

所以,她的眼睛没有出问题?真的凭空出现了一个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太过惊讶,宁妤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先别轻举妄动……”简绪知说道。

在这一刻,宁妤暂时忘了她刚刚不想搭理简绪知的事,她很赞同简绪知的话。

虽然那凭空出现,坐在地上的小孩子,借着路灯的灯光看过去有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脸上的婴儿肥看得人很想戳,长得白白胖胖的很讨喜,是个萌萌哒的小宝贝。

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他的来历是个谜,就连他到底是不是个‘人’都不能确定,怎么敢轻易靠近他。

所以哪怕看见萌萌哒的小宝贝坐在冰凉的地上,宁妤十分不忍,她也没冲动地上前将小宝贝抱起来,而是十分地听简绪知的话站在了原地。

简绪知看着眼前的一幕难得地皱起了眉头,活了这么久,他就从没有见过如此奇怪超乎科学的事,宁妤现在就在他身边,他必须十分谨慎,以免宁妤出事。

他观察了四周没发现是有人恶作剧的痕迹,当然想必也没有哪个人恶作剧会用这么小的孩子。

他们站在原地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吧,然而并没有出什么事。

坐在地上的萌宝,此刻手已经从一旁的盒子上放下来了,他很疑惑,为什么他喊了‘粑粑’‘麻麻’,他们都不理他呢?

搞不懂的小萌宝习惯性的将右手的大拇指放进了嘴里吮吸着。

宁妤看见小萌宝吃手指这一幕,心里都要被萌化了,简直太太太太......可爱了,太萌了。

小萌宝咬着手指,发现麻麻看着他温柔的笑,粑粑也在看着他,他很喜欢粑粑麻麻这样看着他,但是他的小屁股现在感觉有些不舒服,粑粑麻麻怎么不理他,不把他抱起来啊。

小屁股实在是很不舒服,他从嘴里拿出手,然后向宁妤他们的方向伸出手,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响亮的喊道:“粑粑……麻麻……”

宁妤被这一声‘麻麻’震得不知该作何感想,她才刚大学毕业不久,这就当妈了?

她现在也想起了小萌宝刚出现时就喊了简绪知和她做‘粑粑麻麻’,这是怎么回事?

碰瓷吗?那不得了了,现在才几个月大的小孩都能碰瓷了……

这么可爱的小宝贝,谁能抵挡住他发出的可爱攻势。

就算是被碰瓷了,想必也有的是人心甘情愿。

可是眼前就有一个招架得住可爱的小萌宝的人,简绪知面无表情地打量小萌宝,完全无视他萌萌哒的笑容。

宁妤被小萌宝脸上的笑容萌得心都化了,再加上小萌宝那声‘麻麻’,她现在恨不得把小萌宝抱起来好好亲热一番。

眼见简绪知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而小萌宝在地上坐了也有一会了,宁妤顾不得多想了,她走过去将萌宝抱了起来,地上凉,怕小萌宝生病。

简绪知伸手出去拦宁妤的动作慢了一步,虽然没有拦住宁妤,但他一直跟着宁妤,仔细地注视着宁妤那边的动静,以防出现什么变故。

宁妤抱到了心心念念的萌宝,她乐开了花,小萌宝软乎乎的,身上有股奶香味,闻起来很舒服,特别是小萌宝暖暖的,抱着他宁妤完全都不用怕这夜晚的凉风了。

简绪知和宁妤商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先上车进了城里再说。

再说不管小萌宝是不是真的人类幼崽,他顶着人类幼崽的模样,宁妤他们心里就免不了担心他再待在外面吹一阵冷风会不会生病。

因为担心在香山的旅馆里谈事情不保险,他们决定进城再说。

简绪知的家离香山要近一些,于是他暂时开车向自己的家而去

他们离开时没有忘记将和小萌宝一起出现的那个盒子装上车一起带走。

流星雨出现得突然,结束得也很快,流星的光芒转瞬即逝,没有给天空留下一点痕迹,很快夜空便恢复了沉寂。

不过这些宁妤和简绪知都没工夫去注意。

车上。

宁妤一边玩着小萌宝胖乎乎的手指,一边和简绪知猜测着小萌宝的来历。

小萌宝被她玩着手指,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软软地叫了一声‘麻麻’。

冷不丁的一声‘麻麻’响起,即使这声音再软再甜再萌,也无法让人忽略里面的内容。

宁妤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这小孩子怎么总是叫她麻麻,叫简绪知粑粑,似乎他们刚见面时,他就这样叫了。

她搞不懂想不通就问简绪知。

“你说他为什么喊我们‘粑粑麻麻’啊?”

“这么大的小孩不记得自己的父母很正常,而且刚刚到一个陌生环境,身边也没有熟悉的人,他第一眼就见到了我们,可能潜意识地就将我们和他最亲近的人混淆了,也有可能我们和他父母有什么相似的地方……”简绪知一边开车一边回道。

“哦。”

这个说法,宁妤是相信的。

宁妤不再纠结为什么小萌宝喊她‘麻麻‘的事,目前,小萌宝对他们是什么称呼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小萌宝的来历。

她和简绪知说出了自己对小萌宝来历的猜测。

“你说他是不是来自外星或者是平行时空啊……”宁妤有些天马行空地想道。

想到这里,宁妤兴奋了起来,“这很有可能的,你看电视小说里穿越时空时天空都会出现异象,电闪雷鸣什么的,而他出现时刚好下流星雨,还有那个光圈……”

“穿越时空不是不可能,无条件量子电运可以无条件传送东西,虽然以目前的科技只能运送一些微小的粒子,但是在未来科技发达的时空运送大的粒子并不见得是问题,只是时空穿梭也伴随着危险……

假设这个小孩真是从平行时空来的,时空穿梭总是不稳定的,他身上显而易见的没什么问题,并没有受伤的痕迹,且他还携带了东西,说明他所在的那个时空科技并不一般……”

身为科研人员的简绪知并没有否决宁妤的猜想,也没说宁妤的话不科学,他反而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一下小萌宝穿梭时空的可能。

但简绪知的分析倾向的是小孩的穿梭时空是人为的手段并不是意外发生的。

毕竟发生时空穿梭的可能性很小。

况且若小孩的穿梭是偶然发生的,这过程中不可能一点伤也没有。时空穿梭的隧道并不稳定,里面会有许多不稳定的因素,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毫发无伤没有一丝问题地穿梭了时空。

宁妤眨了眨眼,她只是想到看过的那些穿越小说,再加上小萌宝出现的不寻常方式,这才说小萌宝是穿越的,没想到简绪知这个科研人员竟然没有反驳她这不严谨的猜想,反而还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了一遍时空穿梭的可能性。

只是……

“你是说现在的科技已经能运送一些小东西进行时空穿梭?”宁妤有些惊奇地说道。

科技已经发达到这种地步了吗,她怎么不知道?

“准确的说是从我家这里运送一些微小的粒子到你家,这是在同一时空内,目前的科学技术只能做到这样,至于从一个时空运送到另一个时空,目前还做不到…….”

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虽然可以运送极小的粒子,但其实做到这点也很不容易,也并不是随时想运送就能运送的。

简绪知之所以没有完全否决这小孩穿越时空的可能,是因为虽然现在穿越时空还没有被证实也没有真实案例,但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说它不存在。

在没有确实的证据前他不会偏向任何一边。

“哦……”

宁妤表示她明白了,虽然有些云里雾里,对他说的什么无条件量子电运也搞不懂,但不妨碍她知道简绪知果然是个天才,还以为他两年多就将博士读完有些夸张听起来一点也不靠谱,没想到天才果然是天才,不是她这种凡人能比的。

她虽然好奇怀中小萌宝的来历,但这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知道的,她抱起小萌宝借着车窗外传来的微弱光芒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实在举不动了就将他放在腿上。

在宁妤眼里这小萌宝和她见过的其他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即使她心里胡乱地猜测着小萌宝是外星人,也始终无法将这个与普通的人类幼崽没什么不同的小萌宝与科幻片里看到的那些外星人放在一起。

小萌宝还以为宁妤在和他玩,在宁妤将他举起后,他的小手握成拳,小脚缓缓摇摆着,嘴里发出清脆的笑声。

宁妤被他的笑声感染了,脸上也挂着笑容。

也是奇了,在车内这么昏暗的环境里这小萌宝没有一丝害怕,还自娱自乐地玩了起来。

宁妤将小萌宝放在腿上后,小萌宝就自己玩起了自己的手指,仿佛是在玩着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嘴里不时地就发出几声‘咿咿呀呀’的叫声。

看着看着,宁妤无聊地扫向小萌宝。

一会儿,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小萌宝的手上,发现小萌宝的两只手腕上都带着一个银色的手环,每个手环上都有着两颗小铃铛。

昏暗的车窗内看得不是很清楚,她抱起小萌宝凑近了看。

她突然想到一般小孩子身上戴着的东西上面都会有他们的名字,这是一种习惯,也是怕孩子丢了有个凭证。

虽然不知道这小孩从哪里来的,但也许小孩他们那里也有这种习惯。

可惜车内光线暗,她看不清,不知道上面到底有没有字。

她心里痒痒的,想知道这上面到底有没有刻字,于是她一只手围着站在她腿上的小萌宝,轻轻地举起他的一只手,然后另一只手打开手机手电筒照向小萌宝手上的手环,同时凑近看去。

宁妤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几个字。

她不禁念了出来,“小……星……光……”

“小星光是你的名字吗?”

小星光听到麻麻念他的名字,兴奋地叫,“噢……”

见面前的小萌宝有些兴奋,她自认为没错了,这果然是小萌宝的名字。

“小星光……小星光……你的名字真好听。”

“啊啊。”小星光兴奋地应和着。

手环上面的字让宁妤确定了,不管这叫小星光的小孩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应用的文字都是同一种。

额,语音应该也是同一种,不然小星光可听不懂她在喊他的名字。

小星光的来历现在也无从去寻找,暂时放下心中的思绪,宁妤和小星光玩闹了起来。

宁妤和小星光玩闹间忽然发现车子停下了,她一边好奇地往车窗外看去一边问道,“你怎么停下了,这是哪……”

说着她的话戛然而止了,因为她知道他们现在这是在哪里了。

“你怎么将车开到警察局来了?”

宁妤看着‘警察局’这三字疑惑地开口道,不是说要进城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小孩的事吗?

简绪知看着她抱在怀里的小星光说道,“自然是要把他的事告诉警察…...”

话没说完就被宁妤急忙地打断了,“我不同意,他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清楚,怎么跟警察说,如实说,那他……”

一个来历奇特的小家伙,没准会被有心人研究,如此后果会是什么样,谁也不清楚。

虽然宁妤和小星光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看出来小星光就单纯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而已,这么小的孩子,她无法想象他若是被有心人抓去研究的画面。

宁妤这样想着,她的脑海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她看见小星光被人放在一张洁白的操作台上,他的手脚都被固定住了,他正撕心裂肺地哭着喊‘粑粑麻麻’……

想到这个画面她打了个寒颤,不行不能将小星光送警察局,而且小星光怎么来的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

简绪知可不知短短的时间里宁妤脑海里都脑补了一个科幻大片,外星人到了地球被有心人抓住去解剖的那种,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不送警察,难道还养着?”

宁妤刚想说就养着,但是简绪知没等她开口。

“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孩,你能保证他对我们什么危险都没有吗?这事还是交给警察比较好,至于他的来历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宁妤知道简绪知的话有道理,遇到突发情况第一时间找警察并没有什么错处,她也不说什么了,她决定若是警察们不养小星光的话,她就把小星光带回家她来养。

和小星光相识一场也算缘分了,怎么也舍不得他受苦,虽然她没有照顾过小孩子,但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将小星光给照顾好,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无用。

“好吧,进警察局没什么问题,到时候就说小星光是我们在香山捡的就行了。”

小星光怎么来的还是不要告诉警察了,当然就算他们如实说了警察们也不一定会信。

“嗯,走吧。”简绪知说完就打开车门下车了。

宁妤也紧接着抱着小星光下车了。

被她抱着的小星光可不知道他即将会被‘粑粑麻麻’送去警察局。

即将完成警察局一游、到警察局打卡的成就。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不时地&呀’的

    宁妤将小萌宝放在腿上后,小萌宝就自己玩起了自己的手指,仿佛是在玩着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嘴里不时地就发出几声‘咿咿呀呀’的叫声。

  • ,她的&小铃铛

    一会儿,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小萌宝的手上,发现小萌宝的两只手腕上都带着一个银色的手环,每个手环上都有着两颗小铃铛。

  • ,也并&。

    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虽然可以运送极小的粒子,但其实做到这点也很不容易,也并不是随时想运送就能运送的。

  • 并不见&危险…

    “穿越时空不是不可能,无条件量子电运可以无条件传送东西,虽然以目前的科技只能运送一些微小的粒子,但是在未来科技发达的时空运送大的粒子并不见得是问题,只是时空穿梭也伴随着危险……

  • 显而易&伤的痕

    假设这个小孩真是从平行时空来的,时空穿梭总是不稳定的,他身上显而易见的没什么问题,并没有受伤的痕迹,且他还携带了东西,说明他所在的那个时空科技并不一般……”

  • 宁妤不&的还是

    宁妤不再纠结为什么小萌宝喊她‘麻麻‘的事,目前,小萌宝对他们是什么称呼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小萌宝的来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