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月光缝她的嫁衣  她为情敌缝嫁衣 山河美  

 

 创作背景及内容简介:本书以家庭教育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主人公孔向红出生于在一个非农业家庭,其母亲是某公社干部,她望女成凤爱子心切,恨严禁女儿一夜慢慢长大,及早出人头地。因此在女儿五岁时,她就不惜牺牲有违教育规律,揠苗助长,每日让孩子学唱紧随形式的成人歌曲,读背晦涩好懂好懂的报刊杂志,梦想创造出神话。在母亲的非常特殊教育下,女儿囫囵吞枣地背下了几篇文章,经过媒体过度炒作,一瞬间便戴上了“神童”的光环,大会小会表演不断地,真是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媒体的焦点。她失败地为母亲争来了政治资本,也为自己羸得了显耀的荣誉。她放佛一下子首登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坐反了?去马路对面,再乘2路车返回去”。售票员说。

向红十岁那年,在公社驻地的一次朗诵表演中,台下人山人海,场面异常火爆,向红光彩照人,激情澎湃,朗诵发挥得淋漓尽致。观众们热情高涨,尽管她频频向观众鞠躬谢幕,但“再来一个,来一个!”的呼声还是不绝于耳。人群中,一束亮光映入向红的眼帘,光源的下面,一个男孩儿挥舞着口琴上下跳跃,他挤到人群的最前面,呆呆地望着台上这枚充满光辉的“童星”。过了一会儿,观众渐渐散去,男孩儿却流连忘返。他转到后台,把口琴放在唇边,一串悦耳的音符撩动了向红的心弦。她顿时脸蛋儿通红周身发暖,两个少年相对而立,两双纯真的眼睛将彼此的美好铭刻在心间。

在湖滨的一所监狱里,一阵刺耳的铃声将孔向红从沉思中惊醒,她定了定神,站起身来,尾随着同室的两名女囚走出牢门。这是上午放风的时段,向红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深秋斑驳的草坪上。她抬起手掩住额头,眨巴几下干涩的眼睛,仰望着苍穹之下一队南飞的大雁,舒展了一下双臂,深深吸入一口新鲜空气,感觉身上轻松了一些。

向秀英随后也爬下车来,她从挎包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纸,展开仔细地看了看地址和公交路线。母女俩走出车站,穿过一个大十字路口,在交警的指引下找到了2路公交车的站牌。他们饥肠辘辘地等了十几分钟,“来了!好漂亮的汽车啊!”向红激动地喊道。汽车在向红面前停下,刚打开门,她一步登了上去,“妈,你坐这个座位。这么多窗子,真明亮!”向红感觉全身舒爽。母女俩刚坐了一站,就听到了售票员高声提示:“乘客同志们,终点站到了,请您拿好行李准备下车!”向秀英感到疑惑。她犹豫着站起身,向车外张望了一圈,没瞧见第五中学的门牌。她急忙掏出纸条,问售票员:“同志,去五中是在这里下车不?”

然而,令她讨厌的是,二女儿向东比姐姐向红逊色了许多。因为她不喜欢背诵自己不懂的东西,反而喜欢听爸爸讲述古老的故事。可是欲望扭曲了向秀英的价值观,她对向东父女的做法非常反感,甚至经常对其奚落和刁难,经常爆出封建迂腐的爹,只能培养出迂腐的孩子,不通时事的傻瓜蛋之类的恶言辣语。她甚至把“没出息”当成孔向东的代名词,常常挂在嘴边。

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表姐您放心,我会尽力的。”张百顺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他告别了向秀英,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舅舅好!”向红拘谨地打了个招呼。她跟这位表舅没见过面,但看到母亲与他聊得那么亲热,她感觉轻松了一些。在省城能有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表舅,自己的未来就有了依靠。

“反了?”向秀英一脸茫然地问道,“怎么坐反了呢?”

向秀英却反问道:“你看见有几个是凭功课上大学的?你那老夫子论调留给你自己暖肚子吧。不要毒害我的宝贝闺女!我要送她去省里上学。”向秀英此话一出,全家人都愣住了。孔令夫感觉不可思议,妹妹向东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向红好像张口叼住了一个大馅饼,得意地朝向东撇了撇嘴。

向红实实在在地领悟到了什么叫“覆水难收”。雪糕本来就比较松软,不像家乡卖的透明的冰棍那么坚硬。况且雪糕在街上晒了大半天了,从箱子里拿出来时就已经开始融化。

向秀英看了看汗淋淋的女儿,便停住脚在箱子前面站了片刻,老太太问:“来两块吧?”说着就要开箱子。向秀英迟疑了一下,说:“俺买一块。”她从挎包里摸出一毛钱递了过去。老太太接过钱,一只手把木箱掀开一条缝,像变戏法一样,把另一只手伸进棉被底下,摸出一块雪糕递了过来。向秀英接过雪糕,揪开皱巴巴的包装纸,送到女儿面前。向红没有立刻伸手去接,但眼睛却暴露了她的渴望。这样一块雪白晶莹的美食,冒着似有似无的蒸汽。要是咬上一口……她拼命压抑着味蕾,将雪糕递向母亲,“妈妈,你吃。”向卫兵没接。向红又把雪糕往前递了递。蒸汽升腾,越来越浓,白色的乳液垂垂欲滴。向红把嘴凑近雪糕,小心翼翼地呡了一下,丝滑甜润……凉凉的,绵绵的,果真和雪花一样。并且这雪花里还掺了牛奶,撒了白糖。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雪糕就是积雪融化后,房檐上垂下的冰溜子呢。

她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天空,此刻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她本该像前夫张小乐一样站在讲台上,播撒知识,教书育人;或者像何花儿一样自主创业,努力奋斗。然而,此刻她却因无知和虚荣而身陷囹圄。孤寂落寞的铁窗生活,常常把她带回过往的经历……

而向红就不一样,她从小就表现得乖巧,母亲指到哪里她就打到哪里。在公社举办的朗诵比赛中,她多次拔得头筹。她不仅为苛求荣誉的向秀英增了光,也为整个家庭添了彩,向秀英因此被誉为“模范母亲”。母女俩迅速红透了半边天。那片“大红大紫”甚至遮盖了男主人孔令夫的黑暗形象。对于整个家庭地位的飙升,大女儿向红功不可没。她经常作为榜样被邀请去各个村镇朗诵表演,瞬间成了人们追捧的偶像,一时风头无两。

往常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尽管孔令夫极力反对妻子揠苗助长的方式,可她始终固守自己的观点,并且认为自己的教育卓有成效。孔令夫十分焦急,他找来一些小学课本,准备为女儿补习功课,把荒废的学业补起来。而向秀英见了,却一把抓起课本扔出门外,双手叉着腰吼道:“这么优秀的孩子,还要补习小学的功课,你丢不丢人那?!”

几年来向红都以“神童”自居,而此时却连小学的课都跟不上,也拉不下脸来向别人求教。但成绩太差又上不了初中。向秀英认为,然而向秀英却似乎胸有成竹,她总觉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送向红去省城表弟那里读中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发展,“红”遍全省,乃至全国。向秀英的这个表弟叫张百顺,是她表舅的儿子。因为在运动中表现突出,不仅入了党,还被任命为大队副主任。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如同鲤鱼跳过了龙门,他成了省城一所高校新学员。两年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省城的第五中学,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

孔令夫据理力争,“扎扎实实学好知识,做个诚实本分的人,有什么不妥?不学无术才叫丢人呢!”

虽然举办这种表演的初衷是不为名利,可是一旦有人成了神童,便可名利双收。以后每次外出朗诵,都能够饱餐一顿免费的豆腐粉条蔬菜汤。幸运的话,菜汤里还会飘着几颗油炸丸子,那可都是奢侈品。即使食品非常匮乏,可无论走到哪里,向红会被作为贵宾招待,不仅能混个肚儿圆,还能博得观众的崇拜,甚至会遇到令她心跳的男孩儿。

突如其来的那场大地震以后,大小余震频频造访,人们不得不暂居在室外的防震棚里。那是些用庄稼杆和树枝搭成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窝棚。当时既没有塑料布也没有油毡之类的防水物资。每逢下雨,常常是外面大雨,棚内小雨。外面雨停了,棚内还要下个把钟头,直到滴完渗进棚体内的每一滴水。夜晚,人们的眼睛死死盯着悬挂在上方的柴油提灯,虽然玻璃灯罩被熏得黑茄子一般,但是地震到来时,它能够第一时间发出警报。提灯左右摇动时,人们立刻冲出窝棚逃避厄运。

向红依依不舍地把母亲送出校门。母女俩等车时,向秀英安慰女儿:“红,好好学习,别想家。你尽管放心,舅舅会尽心尽力地照顾你的。我每个月给他寄十斤粮票,当你的口粮。当初如果不是我的保举,他连大学都上不了,更别说能在省城工作了。他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理应报答我。俗话说得好,‘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向红眼睛一亮,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心里踏实多了。认为表舅为她付出理所当然。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境遇放&认为,

    然而,向秀英并没把女儿的境遇放在心里,她想当然地认为,干部子女有的是升学机会。但是孔令夫却十分担心女儿的未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