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他是青梅竹马。更是血王的后选人标准之一,虽然两人却是平空会出现。奸诈的预谋己经向他们席卷而来,最后能不能可以得到血族王位呢?他们究竟该何去何从呢?里面埋着这个家族的祖祖辈辈,一圈接着一圈、整整齐的水晶棺,可以通过上面的玻璃罩清楚的看到,里面躺着的人无一例外神色恬静安然,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好慢,还好,因为规矩,墓地没人,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你可不能露馅啊!”安染将手中变红色的‘百合花’给乔·佩西看,另一只手拉着乔·佩西的左手,看着上面的纯黑色的‘鸢尾花’:“我们~本来是仇敌!要不是他们四个,我们哪能这么欢快和平的聊天?”

“吾为乔·佩西,请吾王放心,我一定守护您,助您顺利登位。”乔·佩西跪下双手放在额头向言辞宣誓。

“吾王,已经完成了。”男人向男孩行礼,此礼将右手放在心上,微微向男孩弯腰低头。

墓地安静了几分钟,男孩像想了什么,眼中红光一闪,眯着眼转身冷声吩咐道:“你们都给我走!我就在这儿等着接她回家。”

一个接一个的词语从黑袍人口中缓缓说出来,涟漪凌的面色恢复了血色,唇再回粉嫩,有了些许生气。身体开始消失,开始慢慢聚成一个淡紫色的小圆点,小圆点稳稳落在黑袍的手上,手中一朵纯白色的‘茉莉花’图案将小圆点快速收入。

“噢?那么,乔,你的礼数可是一分一毫不差,还有亲卫有多少也是只有亲王之间才知道的。”言辞淡笑温声说出破绽。

“去干嘛了?”这一边,言辞注意到乔·佩西眼中有光。

沉默了很久,言辞将涟漪凌的手放在另一只手上,轻轻摸着光滑白皙的脸,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示意将玻璃盖放下。

双方父母在怀孕后就定了件事:两家日后如果生一男一女就订婚,如果是两男或两女就结拜为兄弟或姐妹。

乔·佩西继续跟着言辞,脸上保持着微笑,看起来没有一点变化。

男孩笑了,阴森的目光看着男人:“行~你可要坚持住。”

棺材里躺着的,看着像是个9岁的女孩,紫色的头发蓬松散开,细碎的散发微微搭在脸上,让她白皙可爱的脸显得愈发宁静祥和,仿佛陷入了一场甜蜜的梦,一只手放在腹上,另一只被男孩用力的握紧着,男孩的语气中有着悲伤与气恼:“凌,你醒过来好吗?我不会再强迫你,不喜欢的事都可以不做。只要你能醒过来,不要连你也丢下我!行吗?”

一个跪在地上的仆从连忙接过乔·佩西松开的玻璃盖一侧。其他仆从继续跪着。

男孩右手抓着袭来的枯瘦的左手,身体没动分豪,蓝色瞬间布满眼睛,冷哼一声道:“怎么棋银是不知道仆从条例吗?居然对我出手,好太的胆子!”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人,没拿伞的另一只手扯着男孩的衣服,平静稳声说:“言少爷,涟漪小姐已经睡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请少爷不要阻止,放手!让涟漪小姐入馆。”

棋银领命带着仆从们回到言辞的地盘,给他们做了一个登记,就安排他们去做事。

棋管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听男孩的话离开墓地。其他人跪在地上,连呼吸都很小,生怕男孩真的生气。抬棺的两人中,其中一个眼中是惊讶与惊喜。

乔·佩西将手伸向边缘线,一道雷电向他劈了过来,侧身躲过了闪电:“染划了吸血鬼和人类的区域,只把我困在这里……现在,我们和好了。”

他永远都记得父亲离开他们之前跟他说过“不要相信这里的所有的事和人。”

“涟漪……这个性氏真是好久不见。嘿,真像我家帅气的儿子。”从袍中伸出一只带着银链的手,口中恋恋有词:“无也,缘也,命也……”

变故

2022-05-11

失忆

2022-05-11

族花

2022-05-11

故往

2022-05-11

学校

2022-05-11

开学典礼

2022-05-11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一只手&。请少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男人,没拿伞的另一只手扯着男孩的衣服,平静稳声说:“言少爷,涟漪小姐已经睡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请少爷不要阻止,放手!让涟漪小姐入馆。”

  • 母在怀&婚,如

    双方父母在怀孕后就定了件事:两家日后如果生一男一女就订婚,如果是两男或两女就结拜为兄弟或姐妹。

  • 棋管家&是我们

    棋管家叹了口气道:“对不起,言少爷,对不住您!但是我们需要您,您必须离开这里!”

  • 而过,&,然后

    所有人都一笑而过,直到……他和凌的父母全部无冤无故死亡,然后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但那老人并没有出现。

  • 着棺所&以允许

    “小人有一个办法,我这里有一个祖传的药,可以让他们说不出去。”听到男孩的话,露出了欣慰的眼神,然后收好眼神,毕恭毕敬的对着男孩说。因为他抬着棺所以允许不向男孩行礼。

  • &不堪的

    也就在这天,一个身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头发散发着霉味的老人走进这里。

  • 祖祖辈&清楚的

    里面埋着这个家族的祖祖辈辈,一圈接着一圈、整整齐的水晶棺,可以通过上面的玻璃罩清楚的看到,里面躺着的人无一例外神色恬静安然,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 不作声&冷漠的

    咔啪一声脆响,男孩将棋银的手扭断,余光扫过跪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穿着白衣的仆从们。男孩冷冷的嘲笑一声,用残忍、冷漠的语气:“看来,我的人真不是一般的感情好。不知道能不能一起承担灰飞烟灭的下场!”

  • 孩的话&,连呼

    棋管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听男孩的话离开墓地。其他人跪在地上,连呼吸都很小,生怕男孩真的生气。抬棺的两人中,其中一个眼中是惊讶与惊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