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穿越多少次才能逆天改命?欧皇会说你:一次就好。可她,作为一名勤劳朴实勇敢地正直善良的少女,那幸运的人值要是妥妥的-1。没关系,咱愈挫愈勇不撞南墙不回……不,咱誓把南墙撞塌从上面跨过去的!还得对着它:呸!依稀记得那一年进宫时,也是这样的一场大雪,这样的冬。。

那时她还小,虽是姐妹中最明白谨言慎行的,入得宫来也难掩好奇,眼睛免不了偷偷向四处瞄,宫里的雪好像特别大。

她靠右行走,将行进路线尽量保持成一道直线,但左右脚却颇有风情地左右交替,她的脚是这样动的,迈出右脚的时候将右脚的脚跟摆在左脚的大脚趾头右前方一寸处,迈出左脚的时候将左脚的脚跟摆在右脚大脚趾头左前方一寸处。如果你仔细研究她的动线,将其描出来的话,会发现这是一条轨迹笔直的波浪线。

当然穿越不一定非是进宫母仪天下这一条路,所以她也编排了多种身份的体态让自己适应。

我不是李贵妃吗?

如果有人从她后面超过去,她便会向一旁闪躲并作“哎呀~差点摔倒了呢”的那种险些跌倒的柔弱样子,并同时对被她的举动吓到的那个超过她的人报以“没有关系妾身理解您”的胸怀天下状笑容;如果有人和她迎面走来,她的双臂便会施展出某种古典民族舞的姿势,划出优美的线条,然后定格成一个雅气别致的pose,这个pose多少和谦让沾一点点边吧,她就以这个姿势恭敬地等候迎面走来的人路过她,走到她的身后。

小学!初中!!高中!!

伺候她的宫女看时辰差不多便近前来服侍,她早已醒了靠在床边,翻着书。

“真不愧是贵妃娘娘,这翻身下床动作一气呵成,为了上位没少练身法吧。”

“鬼哭狼嚎的,都说伴君如伴虎,我看是伴君会变虎吧。睡一觉都不会口吐人言了。”这句是宿舍里她最烦的小B。

看来这个办法也不太行,开始阶段总在试验这些睡着类型的,看来不行,今天要研究个其他类型的方法实践一下了!噢!耶!fighting!

雪漫长安,今年似是特别冷。

“是呀是呀,我们学校氛围真好!”

穿越到贞观十年?那个冬天很冷,雪很大……

这学期开学,她就正式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经过大学三年的调查研究,她总结出一本内容丰富详实的穿越笔记,里面记录着各种有关穿越的知识点。

第2次:看穿越小说,并睡着……

“贵妃娘娘,过几天冬至万岁宴请百官的新菜品,尚食局今日要安排人送来尝尝,要娘娘尝了之后定下来。”

“听说医学院主攻精神科的学长通过观察研究她的日常行为,记录下了详细的病历……”

然后就是这次:研究历史论文,并睡着……

“对呀,估计小姐姐是汉服或者国风之类的社团的吧,好想加入啊。不如我们一会儿去问问她吧。”

书评(269)

我要评论
  • 事发突&受宠的

    宫里的事情,皇帝的事情,有多少事发突然,多少机缘巧合?又有多少圣怒难熄,多少此生不必相见?她不敢用一生去赌。即便最受宠的时候,她也从不敢怠慢任何人事物。

  • 的一场&大雪,

    依稀记得那一年进宫时,也是这样的一场大雪,这样的冬。

  • 疑是宿&奚落她

    “哟,咱贵妃娘娘醒了嘿。”这无疑是宿舍里最烦她的A姐在奚落她。

  • 是有点&且顺利

    她,李大花,一个从小就被老师断言“孩子是好孩子就是有点傻”的不及格少女,如今可以在这所小有名气的大学就读,并且顺利升为大四学姐,这背后不止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寒窗苦读,更是她一心追求穿越的崇高理想。

  • 那时的&,还以

    那时的心又有多活泼,还以为不争不抢,心里常是明媚便总归能等到幸福。怎会明了这青春比一片雪花长久不了多少,再多晶莹,再多温存,转瞬即逝。

  • 根清静&。

    一天之中,她最喜欢的就是独自用早膳的时间,晨间总是清凉明朗,并且鲜有人来打扰,她可以落个耳根清静。

  • 差不多&,她早

    伺候她的宫女看时辰差不多便近前来服侍,她早已醒了靠在床边,翻着书。

  • 拿出小&面记录

    闲言少叙,她拿出小本,上面记录着开学以来已经实施过的四次穿越。

  • ,好在&地搀着

    虽是御花园,冬天一样是少了生机,好在有雪帮衬,这御花园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宫女一左一右地搀着她,空气真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