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乌鸦一样黑 无非你笑笑我 我在笑笑你  天下乌鸦一样黑的歇后语  天下乌鸦一般黑指什么生肖  天下乌鸦一样黑的说说  天下乌鸦一样黑是什么意思是讽刺吗  天下乌鸦一样黑天下男人一样贱  天下乌鸦一样黑图片  天下乌鸦一样黑怎么回复  天下乌鸦一般黑下一句是什么  天下乌鸦一样黑什么意思  

 

 暮色,书上树上枝头占满乌鸦,嘎嘎嘎的叫声了辗压车笛声了,女主终于等到捱到了下班,但又每天未知的恐惧路过此地这条回去必经之路之路。 一地都是黑色的乌鸦排泻物,不偏不倚一个鸦的排泻物落在了女主的额头两眉之间穴。抬头一看两眉之间已发出黄色的光芒,她消失了在暮色的车水马龙鸦叫之中。回家虽然开心,但是必须要经过一个满地都是黑色的乌鸦排泄物的路。黑黑的乌鸦站满枝头,每个初春这个条街都这样。这些乌鸦独爱这一片的梧桐树,也不知道这梧桐的魅力在哪里?它们嘎嘎的叫声每次都会让何河心脏不舒服。好巧不巧一个乌鸦的排泄物落到了何河的额头印堂穴。何河刚想破口大骂。只见印堂发出黄色的光芒,她消失在黄昏的车水马龙鸦叫声中。只是她没有看到,此时天空中的月亮超级大,并且是血红色的超级血月。在她消失在慕色之中时,月亮也慢慢的出现。而整个城市的电视新闻都在报道,今日9点零9分,月全食和超级月亮同时出现实的天文奇观属罕见。。

二货乌拉拉又突然开口“你这个灵宠的灵力已经恢复了,但这个蛇中极品品为什么会认你这个毫无灵力的人做主人很是让人差异。”

乌拉拉听不懂,我又转达了小蛇的话语。没想到我能听懂小绿蛇的语言。听乌拉拉讲,只有自己的主人才可以听懂自己的灵宠的语言。他们可以无障碍交流。哎,可惜我这个主人什么都不会,反而需要灵宠保护。也是难为小绿蛇了。

我大口呼吸着,不知如何是好。小绿蛇用虚弱的眼神提醒我,跳进河里。我不知道我怎么可以这么段时间就可以通过眼神明白小蛇的意思。

可是她却怎么也爬不上去树,这个树又高又粗,重要的是为什么她所够之处一个能让她够到的树枝都没有。等等刚刚是她可是从这个参天大树上掉下来的,为什么一点没有受伤也没有疼痛。她看向小蛇,小绿蛇看到何河看向它。又歪着头看向它。难道是它?这只小蛇帮了自己?

它没有直接嚼而是感受味道,然后它的眼睛突然放了光。何河知道,这货一定觉得好吃,然后迅速的嚼啊嚼。蛇不是就几颗牙嘛,何河疑惑的看着。也许它用的是牙龈吧!哈哈哈。何河想想都想笑。小绿蛇吃完后意犹未尽,还想在吃。不停的摇着尾巴。好像在说“好好吃,再给我一块”。

“在下乌拉拉”

“太好了小绿蛇,你没事就好。”何河和小绿蛇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

“你也想吃?”何河掰下一块

走的我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我身处何地?行走路线是否正确。现在不仅没吃的,我还口渴。我停下来喘口气,准备继续勇闯。突然我感觉身后的小绿蛇有颤抖,我回头看它,它的眼神充满恐惧。我意识到,可能遇到什么凶猛的东西,小蛇感觉害怕了。难道是鹰?

“请问现在我们在哪个国家?”何河小心翼翼的询问。

小蛇还扭着身体开心的向何河身边爬了爬。

“啊!别过来,别过来。”何河坐在树下一手抱住自己的腿,另一直手伸出去坐个禁止的手示。这只嫩绿色的小蛇真的停止爬行了,伤心的低下了头。

“啊!~~~”何河大喊,也顺势从树上掉下来,地上的土和草也顺势进入了口里。

何河上下打量一下自己,T恤牛仔裤。再正常不过了,反而是他穿成这样,还是黑色的袍子。

我挥舞着棍子开路,为了缓解我再看见什么大蟒蛇的受到惊吓。我用我五音不全的嗓子,唱着永远记不住歌词和曲调个歌曲。小绿蛇仍旧跟在我后面,看它爬的有些吃力。我就蹲下来让它钻进我的背包。它露出脑袋萌萌的看着前方。小绿蛇是我遇到第一个听我唱歌没逃跑的人,啊,不是。是一个懂人类说话的小蛇蛇。

何河吐出口中的土和草,发现那只小蛇也从树上下来了。还是那样萌萌哒歪着脑袋看着她。何河赶紧向后移动。

“你没毛病吧!当然在我的国家乌国。”乌拉拉很是差异,感觉此人是个怪人。

何河环顾了一下四周,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路,杂草丛生。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走。

“小蛇,你别跟着我啊!我的肉不好吃”她赶紧抱紧双臂。

“嗯,可不可以帮我拿下来?”

我穿越了1

2022-05-11

虎口脱险

2022-05-11

进城了

2022-05-11

吸魂虫1

2022-05-11

吸魂虫2

2022-05-11

公主殿下

2022-05-11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好。小&。

    我大口呼吸着,不知如何是好。小绿蛇用虚弱的眼神提醒我,跳进河里。我不知道我怎么可以这么段时间就可以通过眼神明白小蛇的意思。

  • 河想起&什么时

    “你穿的也很怪异啊!”此话一出口,何河想起。自己不知身处何地。更不知这是什么时候。

  • 挺直胸&我,我

    乌拉拉突然站了起来,从头整理一下仪容仪表。挺直胸脯说“我,我就是未来乌国的国王。整个乌国羽毛最漂亮的的乌鸦,乌拉拉”

  • 生,总&。何河

    干脆向着太阳的方向走吧!向阳而生,总该没错。何河捡了一个枯枝,用来拨草。没有路,我就走出一条路。

  • 要用漂&容吗?

    羽毛最漂亮的乌鸦?乌鸦的羽毛需要用漂亮来形容吗?还未来的国王,一看就是无脑的那啥青年。

  • 然张开&再犹豫

    飞虎突然张开了翅膀,慢慢悠悠向我走来。我不再犹豫,深呼一口气,然后跳进湖泊里。也不知那只带翅膀的虎用了什么功夫,我能感觉到有股力量突然把我向下压。它是想淹死我,然后再吃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