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首辅娇娘》已开,评论交流跳坑。*一觉醒过来,再次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也没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她是有多倒霉透顶?睡个觉也能赶上了再次穿越大军?还连跳两级,成了两个小包子的娘亲。望着小包子嗷嗷待哺的小眼神,乔薇讲不出一个表示拒绝的字来。罢了罢了,既来之既来之吧,不是当个娘吗?她还能当好了?养包子,发迹致富之路。不为恶,不圣母,人敬我,我敬人,人犯我,虽远必诛。杏林春暖,侯门弃女也能走出来个锦绣人生。小剧场之寻找亲人:“囡囡呐,婶娘可算找到了你了!你当初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呢?婶娘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还好好活着啊太好了,跟婶娘回去吧!一个女人一处破败的小茅屋内,两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衣衫单薄地跪在地上,守着面前昏睡不醒的女子。。

妇人啐了一口:“想赖账是吧?好,别让我搜出来!”

从今天起,孩子是她一个人的。 

他吃一半,留一半,开始喂娘亲,一小片鸡肉,一小片馒头。

小包子们屁颠屁颠地跟在娘亲身后,做两条欢喜雀跃的小尾巴。

孩子们吃完东西后躺在草堆上睡着了,乔薇一边给孩子们盖上干草,一边思考着明天的早饭吃什么。

乔景云急得快哭了:“娘,我没偷东西,我真的没有……”他不怕别人冤枉他,但他好怕娘亲不信他,他不是坏孩子,娘亲说过的,饿死穷死,都不能去偷去抢,他记得的,一直都记得……

乔薇是被塞醒的,嘴里鼓囔囔的,不知谁不停地往里塞东西,她最讨厌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了,正想把那恶作剧的家伙拎起来打一顿,却发现自己根本抬不动胳膊。

妇人不屑道:“你没偷东西,我腌的鸡咋没了?一天少一只,我都看见了!就是你偷的!”

妇人眼珠子一瞪:“你还不承认?”

她一开口,被自己那沙哑的嗓音吓到了,她好像没干什么吧,嗓子怎么哑成了这样?

乔薇不让路:“你说搜就搜?我同意了吗?”

女子看上去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上凌乱地盖了些干草,以及孩子的两套棉衣。但他们的衣裳实在太小了,她的手和脚还裸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乔薇把工具洗干净,磨了刃,收纳到厨房,随后,拿出铁锹铲开院子里的雪,挖了一堆泥,浇上热水。

在这个生产力与科技都十分落后的古代,水泥还没有诞生,只有夯土和生土,经过加固处理的叫夯土,纯天然的是生土。夯过的土密度大,坚固,缝隙少,建房子用它再好不过了,长城、故宫、秦始皇陵墓的地基便是夯土。但乔薇不会夯,只得退而求其次,用了生土。生土糊窗子倒也还凑活,起码不透风了。

乔薇拍拍儿子的肩膀:“娘信你。”

“够了啊,有什么冲我来,别凶我儿子!”乔薇将乔景云护到身后,将妇人怨毒的眸光毫不留情都瞪了回去。

小男儿轻声道:“哥哥很快就回来了,你乖乖地守着娘知道吗?抓着娘的手,就不会害怕了。”

乔薇先把厨房收拾干净,从水井打了水烧热,把锅碗瓢盆好生消毒了一遍。随后,把生锈的菜刀给磨得又利又亮。她对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刀不行。

乔景云将目光投向了罗大娘,罗大娘冲他点点头,转头对刘婶子道:“你真想知道你的鸡去了哪儿,就去问你男人!除了他,谁都不清楚!”

乔薇吐出了嘴里的东西:“你是谁家的孩子?爸爸妈妈呢?”

书评(86)

我要评论
  • 了她手&了起来

    乔薇哪里怕她?伸手便扣住了她手腕,她用的巧劲,只轻轻一下便叫妇人哭爹喊娘了起来。

  • ,许多&,包括

    饭后,乔薇告诉他们自己撞到脑袋,许多事都不记得了,包括他们的名字。

  • 这原是&。

    这原是守林人住的地方,后面乡亲们渐渐都在山脚落了户、种了田,很少上山,便也没人守林了。

  • 溜溜地&。

    罗大娘有个在县衙做长工的丈夫,连村长都给她几分薄面,刘婶子不敢与她横,灰溜溜地走掉了。

  • 大娘跟&了声“

    乔景云走到罗大娘跟前,腼腆地唤了声“罗奶奶”,之后拉着罗大娘的手对乔薇道:“娘,我真的没有偷东西,我进村,是去找罗奶奶了。”

  • 了自己&。哥哥

    兄妹俩乖得不得了,立马报了自己的名字。哥哥叫乔景云,女儿叫乔望舒。

  • 的菜篮&萝卜。

    外头一个空落落的大院子,有水缸有水井,还有一些生了锈的工具。厨房就在隔壁,锅碗瓢盆胡乱摆着,锅里有吃剩的面疙瘩汤,米缸已经见底,一旁的菜篮子里倒着两个不太新鲜的胡萝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