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29 limit 1

 

 复活前的曲长笙会觉得,她最不幸的的事情是娶了赢尘,因为一粒毒药入肚,与他死生荡然无存再相见。复活后,她欢欢喜喜备完美规避任何会遇见了赢尘的角度。竟毛骨悚然的意外发现,这个这句话如同滚烫的铁板烙印在黄昏时刻的紫禁城中,伴随着宫中起的阵阵惨叫声,似乎正应了阎王爷手下渲染的大片朱墨。。

这一眼,足有一辈子那么漫长。

倒数第一个,是……她。

“哦?”

这是落晖宫中,倒数第二个死人。

她心跳如麻,牙关打颤:“皇上天颜,贱奴怎敢。”

绯色长袍斑驳的血迹,男人青丝至腰间,白皙得近乎无血色的肌肤,血红的唇,如水墨般渲染,独得玉皇宠爱,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恰到好处的眉眼,衬那眉心间一道红痕,像是从深山里修炼而来的妖精。

“皇后娘娘!!皇上,皇上过来了!!”

这是落晖宫中,倒数第二个死人。

曲长笙从软榻上滑下,急忙忙的拢了自己的长裙,刚要走出门,便见黑压压的队伍踩在整齐两列的雪色宫女中央,沉稳的朝她走来。

却还不等她喘口气,侍女桃子便急忙忙的冲进来,脸色惨白,如同见了什么洪水猛兽:

狰狞的脸,歪着的嘴巴,和那脖颈上豁了个大口子的血痕。

不能动,不能哭,不能做出失仪的姿态。

曲长笙瞪着眼,仿佛能感觉到死神就在自己身后,周身蔓延的凉意,和那步步逼近自己的双足。

余光中,可以看见裸露的双足,那双脚白皙无暇,沾染的人血如同上好的胭脂色,些许粘在男子的脚趾上。

那落晖宫的杀人狂魔,如今,却成了她的丈夫。

抬撵轿的步调一致,踏着整齐的脚步声,一下下的踩在曲长笙的心尖上。

她整理神色,抬起双臂,艳红色的广袖滑至身前,双手抵在眉心,恭敬行叩拜大礼。

却还不等她喘口气,侍女桃子便急忙忙的冲进来,脸色惨白,如同见了什么洪水猛兽:

“爱妃请起。”

什么!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等她喘&,脸色

    却还不等她喘口气,侍女桃子便急忙忙的冲进来,脸色惨白,如同见了什么洪水猛兽:

  • 心,恭&敬行叩

    她整理神色,抬起双臂,艳红色的广袖滑至身前,双手抵在眉心,恭敬行叩拜大礼。

  • &皙无暇

    余光中,可以看见裸露的双足,那双脚白皙无暇,沾染的人血如同上好的胭脂色,些许粘在男子的脚趾上。

  • 脸,歪&痕。

    狰狞的脸,歪着的嘴巴,和那脖颈上豁了个大口子的血痕。

  • ,却也&地感觉

    他美得似乎能让人忘记死亡的恐惧,却也是片刻的的着迷,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修长的手指勾勒着自己颈上跳跃的动脉,狠一用力——

  • &抬撵轿

    抬撵轿的步调一致,踏着整齐的脚步声,一下下的踩在曲长笙的心尖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3:01:35','','classid=15','0','4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