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28 limit 1

 

 长这么大,唐重锦即使遇见了了人渣男友都没输过,虽然一对上陆之恒,她就觉得自己被克住了!虽然,克住又怎么样?服输?不可能会,这辈子都不可能会!——下回分解傲娇小记者如何收伏唐重锦穿着了件清凉无比的碎花吊带裙,站在公寓门口,纤细的手指飞快的摁上密码锁。。

唐重锦怒极,冲到床边,揪着李浅露的长发,狠狠将她拖到了地上。

李浅露摔疼了,楚楚可怜的瞥向吴用,“阿用……”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因为被唐玉生拦着,贺彩蓝朝唐重锦的方向淬了一口,语气讥讽的说:“要是我们家阿用成了植物人,你就给我等死吧!”

大床上的男女,女人的侧脸美的极具攻击性,长卷发披肩。

唐重锦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咬了咬下唇,漂亮的瞳孔里烧出一蹙火苗。

“嘶。”她倒抽了口冷气。

“爸,我这是怎么了?”

一睁眼,她就看到父亲唐玉生坐在病床边,苍老的眼角似乎又添了几条纹路。

“贺女士,我们有话出去说,我女儿现在需要休息。”唐玉生显然已经与贺彩蓝协商过了,但看现在的情况,协商的结果一定很不尽人意。

唐重锦抿唇一笑,打开了公寓的门。

似乎料定了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贺彩蓝的气焰越发的嚣张,言辞也是越来越难听。

她额前鼻尖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嘴角却洋溢着甜美的笑意。

江城八月,酷热。

“重……重锦……”

唐玉生欲言又止,看了看唐重锦,站起身说:“我出去看看。”

“啊——”吴用应声倒地,像团面一样软趴趴的不再动弹。

“阿用!”李浅露捂着嘴惊呼一声,旋即抡起床头的台灯朝唐重锦的后脑勺砸了过去,“你这个贱人,敢打阿用!”

“呵,我说的有错吗?你们家唐重锦出手打伤了我儿子,我儿子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她不是没教养的泼妇是什么!”

而吴用的耐心也在此时耗尽,他终于忍无可忍的上前一把将唐重锦推开,扶起了明显“柔弱”的李浅露。

唐玉生正要开口,病房外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吼声。

第1章 捉捕

2021-07-22

第1章 捉捕

2021-07-22

第3章 官司

2021-07-22

第3章 官司

2021-07-22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狈的抓&在身上

    吴用看到唐重锦明显一副错愕到难以复加的表情,反应过来,他几乎是立刻推开身下的女人,狼狈的抓起遮羞布似的被单盖在身上。

  • 色铁青&。

    可如今,唐重锦看着父亲脸色铁青,双拳紧握的模样,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 注意你&她发过

    “贺女士,请注意你的言辞!”唐玉生是位中学语文老师,脾气极佳。 唐重锦从小就没有母亲,他一直觉得愧对于她,更从未对她发过火。

  • 来,拨&开身上

    “重锦你怎么会来?你听我解释……”吴用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拨开身上女人的手臂,急欲抓住唐重锦的肩膀说道。

  • &深吸了

    唐重锦深吸了口气,眼神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吴用,你不是说,你在家有重要的文件要忙吗?”她指向李浅露,“这就是你说的重要文件!”

  • 唐重锦&碎花吊

    唐重锦穿着了件清凉无比的碎花吊带裙,站在公寓门口,纤细的手指飞快的摁上密码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91.36','2021-07-27 22:37:23','','classid=15','0','46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