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19 limit 1

 

 

  “嗯,那明天把孩子带去取名儿。今天忙了一天,也该休息了。”刘四说完这一句,便上chuang呼呼的睡去了。

  “恩。。。”

  “什么。越儿他。。。。”

  “谨遵法旨。。。”众人齐声道。

  老者顿了顿,叹了口气:“非老夫所愿,尊上的命令你也是知道的,谁敢违抗呢?”

  “没儿子送终,这我都已经认了,你还瞎想啥啊?这孩子必须送上去的。”

  “回不来了,我不该派他去的。不该啊不该。”

  “罢了罢了,众弟子听命,今日起,封山二十年,观内弟子,此间不得离开天云山一步,安心修炼,山下来客,一律拒之。”

  “啊。。。。。。”秦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一口鲜血喷到了手心上。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摇了下,一阵痛苦的表情之后,竟是一张微笑着的脸。

  “你已经死了。泣血大法用到这个程度上了,你不可能不死,损已杀人的招数,终究是这样反噬的。”老者缓慢了吐了这样一句话。

  “有劳了。。。”这三个字,便成了秦越在人世上的最后三个字。。。

  “不,湘儿,别走,别走。”

  “是这样吧,天界已在六十年前遭遇浩劫,虽然我不知道以天界之力,为何挡不住那魔头,但终究,那一战的结果是魔尊胜了,否则,我们的情报不会是六十年来魔宫势力逐步扩大。而我们天云山的通天树,却获取不到任何关于天界的信息。”

  天云山下,一个紫衣中年男子,面无血色,左手抱着一个婴孩,这会儿,他已经没办法再爬上山去了。回想七岁那年,父母送自己上山修行,师傅天云真人曾对他说,维护天下正气,就靠你了,于是自己努力练功,为的正是天下之大计。不曾料想,两年前,被师傅派去魔宫打探消息,并且机缘巧合的认识了魔宫里的丫鬟---月湘,情投意合,一个月前,月湘产下男婴,同时,魔尊发现了他天云真人座下弟子的身份。

  山下,有一个小村庄,名曰刘家村,村里人世代在此定居,千百年来,因为天云一系的实力,大家都过着平平安安的日子。逢年过节,也都带着自家种的粮食蔬菜,上山赠予天云观里的修真人士,以感谢他们的庇护。

  “谁叫你失信了,我在想呐,不如把这孩子带大点,再送往山去,也不迟啊,孩子的爹妈想必也会理解的,现在送上去,指望谁来养啊。”

  秦越像没听到一般,吃力的说道:“那孩子是我的骨肉。。。我已经不行了,有劳二位。将此子送往天云观天云真人,就说这孩子姓秦便可,咳。。咳。。”

  “尊者,我去试下吧。”另一名华衣男子走上前来,缓缓的对黑衣老者说道。

  “希望你的孩子可以平安的长大,活下来。”老者不禁望了望那红色棉袄,“我们终究是朋友的。”

  “在这儿呢,孩子都怕一天没吃东西了,见着你们的时候,他还在哇哇的哭呢。今早我取了些羊奶喂给他喝下了,放心,没事的。”突然出现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男子走&说道。

      “尊者,我去试下吧。”另一名华衣男子走上前来,缓缓的对黑衣老者说道。

  • 经死了&,你用

      “你也已经死了,你用最后的真气维持住自己的肉身,就为了说这样一句话吗?”

  • 双怒目&杀光我

      老者距离中年男子大概十米的距离,身后跟着2个穿着华丽的中年人。那名被唤作秦越的男子,轻轻放下怀里的女子和婴孩,站起身来,眼里充满了悲伤和仇恨,那一双怒目盯着黑衣老者:“你当真要杀光我们全家吗?”

  • 者顿了&令你也

      老者顿了顿,叹了口气:“非老夫所愿,尊上的命令你也是知道的,谁敢违抗呢?”

  • ,永远&。

      砰------老者的肉身随着一身爆炸声,永远消失了。

  • ,心是&笑,继

      “你还是老样子,八位护魔尊者里面,恐怕只有你,心是仁慈的,”秦越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怕他死,所以叫他回宫里去,相信你也作好了和我同归于尽的准备了吧?”

  • 越没死&,岂不

      “完成?现在还没杀死秦越,万一秦越没死,岂不是欺瞒了魔尊,这怎了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18:43:30','','classid=15','0','48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