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513 limit 1

 

 

    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有人开心也有人伤悲,万家灯火的时候,在一所位于郊区的地方传来一阵一阵的咒骂声和瓶子摔碎的声音,这是单宇家的别墅,闲时父母都不回来这里,这是单宇经常带朋友来聚会的地方,也是在这聚会的时,第一次接触了谢苗苗的。

    “苗苗,即使你不是最美的,可是你的心是那么的美丽,就算你是哪么得平凡,可是你的笑容和笑声总在我眼前和耳边,苗苗,我爱你,,, ,你不会死的,你肯定没有死,等着我来找你,等着我,,”

    看着手里的资料,谢智航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心里暗示道

    “好的,谢总”

    林楠的手紧紧的握住,眼神充斥着仇恨“谢苗苗,你死了也不安生,你最好给我立即死去,没有喘息的机会,要不然我会要你生不如死,哼”离开了单宇的别墅。

    “苗苗,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在我18岁那年我们的爸妈就去世,留下来只有8岁的你,和整个家业,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哥哥不能失去你,我一定要知道你在校发生了什么?”起身拉了拉被子就转身出去了    sat jun 25 19:54:45 cst 2016

    在一栋大厦谢氏集团,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威严的坐在总裁位置上看着手里的资料,身边一位身穿职业服装的男子,在一旁解释着

    。

    小李看了看身边这位把妹妹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人,便决定好好跟着做事,便回道

    “谢总,我很惶恐,谢小姐是受了一些刺激,才会忘了,这叫选择性失忆,大脑打开的自我保护意识,不希望自己记起那段时期发生的事情,要看她自己是否愿意想起,要不然我们也没有办法”

    “喂,朱管事,怎么样了,有消息了吗?”

    就在另一个地方,白皙的房间,白皙的床单,白皙的被子,一切都是雪白的,连躺在床上的人,脸庞和嘴唇也是雪白的,就这样安静的躺在床上,了无生气,没有昔日的笑蓉,就这样安静的睡觉了,似乎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在病床旁边一位小麦肤色,身高180,坚挺的鼻梁,全身散发着威严的气息的男子在病床边看着了无生气的人,眼里满是心疼。想着医生对自己说的话

    谢智航离开医院,拨打了号码“小李,你去查一下小姐在校期间发生了什么,还有封闭关于小姐的一切事情,若有人查起就说谢苗苗再去医院的路上去世了,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影响小姐的治疗”

    单宇也在查关于谢苗苗出车祸的事情,可是一直没有音讯“叮叮叮”

    “还有派几个人随时看着小姐保护她的安全,同时她醒来时第一时间通知我”

    “苗苗,对不起,,呜呜,,”

    “你们慢慢等着 ,我会让你们痛不欲生的,这是你们伤害她的代价,”

    他立即拿着手机拨打号码

    单宇抬头看向身边这位身材苗条,前凸后翘,白皙皮肤的女子,内心感慨万千,曾几何时我是那么为她着迷,可现在对她只有满满旳恨,同时也在怪自己的花心,如若没有这些苗苗是否就不会死去,对她我只有愧疚,一切都是因为我,“苗苗对不起”

    内心充满喜悦,多希望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也好,可是得到的只有无尽的伤痛,听到这样的事,单宇的内心充满着心酸和无奈,如果不是自己,苗苗也不会,,,,,

书评(17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

Table './ys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68.118','2021-08-03 18:48:43','','classid=15','0','49736');